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動物

如何消家中的蚰蜒?

2021-06-20動物

沒看到任何有用的回答。

問的是如何消滅、如何高效地消滅(如果有辦法預先防治就更好了)。結果你跟我說它是益蟲,吃蟑螂?蚰蜒是不是益蟲關我屁事?!它吃什麽關我屁事?!它對我造成的精神傷害遠勝於它為環境帶來的改善。

蚰蜒本質上是一種蜈蚣,你會說蜈蚣是益蟲嗎?

說它是益蟲的,純粹就是一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即,賦予其正面價值已減少其造成的恐懼。這是一種懦夫行徑。不敢面對現實的恐懼,只能透過幻想來美化它。

我在上海的時候,每年固定見到一次,一次見一只,見一次殺一次,用的是很低效的辦法:當即用拖鞋找角度拍死,因為晚了就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後來家裏裝修,減少了木質材料,地板全換成地磚,窗戶全部加固氣密性,空調也換成中央空調減少與外部的連通,這才根絕了蚰蜒。連帶著衣魚、螞蟻什麽的也都沒了。我這還是住五樓的情況。

我是個有潔癖的人。我可以很負責得告訴你,蚰蜒的出現和環境幹不幹凈沒毛線關系,只和濕度有關系,但這也不能說明什麽。蚰蜒有這個習性,不代表它是因為這個習性才出現在你面前。

後來去美國,在租房的臥室裏碰到一只蚰蜒。眾所周知美國東岸冬季的環境是很幹燥的,上床都要被被子的靜電電幾下。然而它還是出現了。臨睡前鉆到了我床底下,我以為我眼花了,探出頭去看,看到它又爬了出來,把我嚇得半死,回想起多年前的招式,當即抄起拖鞋找好角度把它拍死了。然後用紙巾收屍。

第二年秋季我決定搬家。在新家住了一個月,就在剛才,起夜下樓去喝水,一開燈發現走廊的墻上趴著一只。心中暗嘆宿命如此,一年一次,一次一只。然而這是我第一次處理墻上的蚰蜒。非常棘手。拿拖鞋去拍,它瞬間啟動,完美閃避,掉在了地上。我找了半天,釘選,連拍三下,抽紙,收屍,沖馬桶,洗手,洗拖鞋,洗腳。最後一個人回到床上瑟瑟發抖,開啟知乎尋求幫助,結果看到一堆人在那兒復讀「哎呀是益蟲啦放走就好啦」。恕我直言,一群孬種sb.

蚰蜒在房間裏的出現純屬隨機事件,不是化學訊號的必然結果。蚰蜒怎麽知道你家裏有蟲有螞蟻有蟑螂?難道後者能釋放資訊素告訴一千米外的蚰蜒自己很可口?顯然不可能。蚰蜒怎麽知道你家裏有水?它能感受到一千米外的水分子振動光譜?顯然不可能。它們的這些習性根本無法用來作為防範的辦法,因為它們的出現不是因為這些習性。什麽你家蟲子多啦,你家裏潮濕啦,你家臟亂差啦.....放屁!老子家的馬桶比你臉都幹凈,然而這不妨礙蚰蜒到處亂爬。解釋其出沒的正確的邏輯應該是,因為你的住宅和自然環境是連通的,蚰蜒在自然環境裏隨機遊走,碰巧進了你的住宅,然後被你發現。進入住宅是一種巧合,而連通內外的道路不易察覺和返回,如同黑體實驗裏用光線照射開了一個小孔的巨大空腔,光子從小孔進入後來回反射千萬次也很難從這個小孔返回出來。既然出去的機率小於進入的機率,那麽換言之,它被你發現是早晚的事。

從這個邏輯出發,防範的方法就很顯然了:斷絕內外環境交流。把破了的紗窗補好,把門縫修齊,把窗台、地板的朽木都換掉,就跟我之前在國內房子裝修一樣。

可惜的是,我現在這房子是租的,那麽我所能做的只有布置樟腦丸、定期噴殺蟲劑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法了。

至於「蚰蜒吃蟑螂」,所有寄希望於蚰蜒來消滅屋內蟑螂的人,腦子都有點問題。他們以為動物之間的互動是機械的、如同初中化學在燒杯裏加試劑一樣是線性的、一份酸和一份等量的堿是可以中和的、一物降一物的。實際情況是,蚰蜒不抓蟑螂。蚰蜒、蟑螂、蜘蛛,一起在你家分享日常物料剩余。它們不僅不會相互制裁,還將心安理得地傳宗接代。所以,看見就搞死,不然後患無窮。


補充一下,經過一番調查,我發現美帝人民也很討厭這種東西。

這是一家加州的殺蟲公司,這個殺蟲公司專門有一欄 occasional invaders ,其中就有蚰蜒。

蚰蜒的學名,拉丁語,Scutigera coleoptrata,不過它的常用名是 house centipede,這個名字是不是很令人絕望?

如何消家中的蚰蜒?

塗掉的部份是這個公司的廣告

最後一點倒是很重要,設定一道屏障,阻斷與外界的連通。這是治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