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軍事

蘇聯舔地狂魔,德軍眼中的黑色死神,「整活大師」尼古拉·普爾金

2022-11-21軍事

對於衛國戰爭時期的紅軍航空兵部隊而言,東線天空中的主旋律,不是空中華爾茲般的咬尾遊戲,也不是遮天蔽日的戰略轟炸,而是伊爾-2頂著迎面而來的防空火力和德軍呼嘯的機群,一次又一次奮不顧身的沖擊。

蘇聯舔地狂魔,德軍眼中的黑色死神,「整活大師」尼古拉·普爾金

作為歷史上產量最大的軍用飛機之一,從19411戰爭爆發到1945年踏進柏林,在這段艱難的歲月裏,伊爾-2共生產了超過36000架,占到了整個蘇聯飛機總產量的1/3。

伊爾-2不光產量驚人,對地攻擊能力也十分強大。1942年的改進型號,搭載兩枚23炮和兩挺7.62機槍,在攜帶八枚火箭彈的同時,還能搭載400-600公斤的各型航空炸彈,超過600公斤的裝甲,安裝在座艙和機身上的各個重要位置,顯著提高了生存性,在低空中遭遇德軍對地攻擊編隊時,甚至還有一定的空戰能力,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效能最好的對地攻擊機之一。

蘇軍叫它飛行坦克,德軍則稱之為黑色死神,就連史達林本人也說它「如同是麵包和空氣一樣不可或缺。」

蘇聯舔地狂魔,德軍眼中的黑色死神,「整活大師」尼古拉·普爾金

但是在伊爾-2成群結隊的起飛對目標發起進攻時,往往要面對空戰效能優秀的德軍各型戰機的威脅,突破攔截後更是要直接頂著地面上的防空火力進行攻擊。在這種情況下,很少有伊爾-2單機能執行超過20次打擊任務。

戰況激烈時,一架飛機甚至出擊不到十次就會被擊落,或者因受損過於嚴重而報廢。伊爾-2取得了戰果豐厚,但損失也同樣慘重.即使是擁有厚重的裝甲,駕駛伊爾-2的飛行員在戰爭中的傷亡率仍居高不下。

衛國戰爭期間,共有2771名航空兵官兵榮獲蘇聯英雄稱號。在航空兵部隊各兵種中,占比最高的就是來自強擊機部隊的飛行員,共有860名,其中追授的也占了相當一部份比例。所以說,想要開著伊爾二舔地還活著迎來勝利,還真得是斯拉夫超人才行。

今天我們的主角——尼古拉·伊凡諾維奇·普爾金就是這些猛男當中的一個,他在戰爭中駕駛著黑色死神伊爾-2在鬼門關前反復橫跳數百次,拿到了上千的KDA,並成功迎來了最後的勝利。

1923年2月19日,尼古拉·伊凡諾維奇·普爾金出生在蘇聯科斯特羅馬省的一個農民家庭,他在學校裏學習不算優秀,運動能力也不強,長相也一般,甚至名字都很大眾,連最開始加入飛行俱樂部都是受到了周圍同學的影響。

雖然他逐漸對飛行產生了一些興趣,但是也並沒有在這方面展現出過人的天賦。尼古拉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孩子。

1939年底,念完了九年級的尼古拉覺得自己繼續讀書,也不能為蘇維埃多做啥貢獻,反而覺得發揚自己開飛機的特長,更能為社會主義建設添磚加瓦,但俱樂部裏的飛機不多,開過癮顯然是不太可能。想要飛得爽,那還得是到軍隊裏去。

蘇聯舔地狂魔,德軍眼中的黑色死神,「整活大師」尼古拉·普爾金

1940年4月,在父母眼萊恩靜聽話的尼古拉收拾好了行裝,踏上火車參加了紅軍航空兵部隊。入伍後,尼古拉被分配到巴拉索夫飛行學校,開始接受真正意義上專業的飛行訓練。

但是好景不長,1941年6月22日,蘇德戰爭爆發,尼古拉所在的航校的學員都被轉移到喀山附近的預備役團中繼續服役。自從戰爭爆發以來,前線和後方的物資都越來越吃緊,油量和飛機部件的短缺使得飛行員們的飛行訓練時間相比剛入伍時大大減少。

學校裏的教官不少也都被指派到了前線,剛開始還能不時地給同學們寫信,但往往不久後就都沒有了訊息。廣播裏面前線的戰士節節潰退,周圍很多人的家鄉都已經被德軍占領,甚至親人也在淪陷區中遭遇不幸。年輕人們按耐不住上陣殺敵的熱血,紛紛給上級打報告,說哪怕是到步兵部隊也要求加入一線戰鬥。

可這些報告得到的回應卻只是校長在大會上的一句話,「蘇維埃需要你們流血,但不需要你們自殺。」

無奈缺乏訓練的學員們實在是有心殺賊,無力回天,他們現在能做的也只是抓住有限的訓練機會,盡力提高自己的飛行技術,希望是有一天能夠親手從侵略者那兒討回血債。

時間就這樣來到了1943年,在史達林格勒保衛戰勝利後,第三帝國淩厲的攻勢也現出了疲態,蘇軍在付出了慘痛的犧牲後,逐漸進入了戰略反攻階段。

盡管此時已經站穩了腳跟,但前線巨大的損失迫使蘇聯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參與到接下來的戰鬥中,飛行學員們也終於迎來了參加戰鬥的機會。尼古拉的飛行技術在學校裏並不出眾,沒有在前線飛行員的選拔中脫穎而出,求戰心切的他鼓起勇氣向前來選拔飛行員的軍官提出了參戰請求。這名鬥誌昂揚的年輕人打動了軍官,隨即安排他參加了伊爾-2的戰鬥訓練,但是因為前線戰事緊迫,尼古拉只接受了短暫的理論學習,駕駛伊爾二剛飛了七個小時,就被指派到已經部署在前線的第820強擊航空兵團。

1943年7月5日,蘇德雙方派出了百萬級別的兵力和最新銳的裝備,在庫爾斯克突出部共襄勝舉。

蘇聯舔地狂魔,德軍眼中的黑色死神,「整活大師」尼古拉·普爾金

數千輛坦克和飛機,伴隨著上萬門火炮的怒吼,在地面和天空爆發的激烈的碰撞。尼古拉在庫爾斯克戰役首日,就駕駛伊爾二參加了自己的第一次實戰,任務目標是打擊德軍陣線淺縱深的一個機場。

當蘇軍的四個九機攻擊編隊到達目標上空時,就遭到了德軍防空火力的熱烈歡迎。沒上過戰場的尼古拉努力壓抑住自己本能的恐懼,頂著迎面襲來的炮彈和周圍的爆炸,按照中隊長的命令把自己的火箭彈和炸彈一股腦的都投送到目標範圍,然後頭也不回的拉起飛機就走。

返航路上,他們遭遇了20架BF109的攔截,給攻擊編隊護航的雅各戰機立即做出反應,與德軍戰機纏鬥在一起,為伊爾-2機群組成環形防禦隊形爭取時間。

然而,尼古拉所在的九機編隊因為大多數飛行員都是新手,在死亡的威脅和巨大的壓力下,他們手忙腳亂,沒能快速地組成防禦隊形,本應該行之有效的防禦戰術立馬變成了一次潰逃。

德軍一架接一架的擊落蘇軍飛機,空中四處都是曳光彈的亮光和飛濺的破片,尼古拉根本不知道他的同誌們是被哪裏的火力擊落了。

也許是命運的眷顧,尼古拉終於安全降落,蘇軍在這次空襲擊毀了德軍機場裏15架各型飛機,擊傷了八架,執行打擊任務的蘇軍也損失了1/4的攻擊機。尼古拉終於來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戰場,也在血與火中明白了勝利的代價。

一周後的7月13日,尼古拉第三次駕機出戰,這次出擊也成為了他最為難忘的一段經歷。

當時他與長機剛剛爬升到巡航高度,就遭遇了兩架BF-109戰機,德軍戰機利用速度、高度優勢朝笨拙的伊爾-2猛撲過來,長機立即下令撤退,但尼古拉認為直接撤退的話,他們兩架飛機四個人今天都得去見列寧同誌。

隨即主動要求斷後,為長機提供掩護。長機飛行員知道這個剛上戰場的新兵,獨自面對兩架德國戰鬥機,肯定是白給,不忍心丟下這個勇敢的年輕人不管,於是也放棄返航加入了戰鬥。

就這樣,兩架對地攻擊機和兩架制空戰機展開了纏鬥,尼古拉笨拙地操控戰機,盡量與長機互相掩護,不給德軍飛行員舒服的射擊機會。交戰中,尼古拉的座機兩側機翼、尾舵和機身多處受損,起落架都被直接打飛了。德軍飛行員看到對面的伊爾-2千瘡百孔,搖搖晃晃,那肯定是回不了機場,自己的油料和彈藥也不多,再打下去也很難再占到便宜,只能悻悻而歸。

尼古拉逃脫了敵人的攻擊後,強忍著身上的傷,在四處漏油的機艙裏勉強操控住戰機,艱難地返回了機場。落地後才發現飛機的油箱和發動機也都被擊中,他的第一架戰機就這樣在出擊三次後報廢了。

這次戰鬥後,團長為他申請了一枚勇敢獎章,這是他的第一枚獎章,也是他最珍視的一枚。尼古拉在自傳中曾說,當他做出掩護長機的決定後,自己就變成了一名真正的戰士。

蘇聯舔地狂魔,德軍眼中的黑色死神,「整活大師」尼古拉·普爾金

尼古拉在庫爾斯克戰役期間共出擊47次,除了對敵軍縱深的空襲行動,戰果難以一一對應之外,在對前線地面部隊的支援行動裏,他親手摧毀了8輛坦克、30余輛載有貨物和人員的車輛,五個防空陣地,一個前線彈藥庫,並斃傷約220名德軍步兵。

一個剛從航校走出來的學員,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適應戰場,並取得這樣的戰果,實屬不易。出眾的表現也為他帶來了榮譽和晉升。尼古拉被晉升為中尉軍銜,又得到了一枚紅星勛章,而他付出的代價則是滿身的傷痕和四架報廢的飛機。

庫爾斯克突出部上空的硝煙還未散去,820強擊航空兵團未經什麽休整,就直接參加了聶伯河戰役。尼古拉和他的同誌們負責為克拉諾斯格勒方向的進攻提供空中支援,並在爭奪地聶伯河東岸喬頭堡的戰鬥中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1943年10月20日,尼古拉奉命執行對奇羅沃格勒地區德軍防線的打擊任務。在飛行途中,蘇軍由九架伊爾-2和六架雅各組成的編隊遭遇了一個由蘇圖卡和護航的BF-109組成的大型電腦群,共有超過50架飛機。

盡管敵我力量對比懸殊,但蘇軍飛行員依然選擇正面出擊。德軍機群覺得50架對15架,那肯定是優勢在我,也沒認慫。

隨即雙方機群攪在一起,爆發了激烈的空戰。尼古拉在戰鬥中盯住了一架高度更高的斯圖卡,盡管自己曾在對空射擊課程中學過,伊爾-2如果在大仰角的情況下朝敵人射擊,猛烈的後坐力會導致飛行速度快速下降,會有失速的危險。但尼古拉仍然想利用短暫的射擊機會試試。

他加大油門,奮力拉起機頭指向斯圖卡,帶著一些角度對目標實施了一次大偏轉角的射擊。一連串曳光彈如同鞭子一般抽斷了斯圖卡的機翼,德軍飛機翻滾著栽向了地面,尼古拉取得了自己的第一個空戰戰果。

這次戰鬥蘇軍打退了德軍的空中攻勢,共有十架斯圖卡和一架BF-109被擊落,蘇軍僅損失了一架伊爾-2和一架雅各1。

蘇聯舔地狂魔,德軍眼中的黑色死神,「整活大師」尼古拉·普爾金

1944年初,烏克蘭第二方面軍為創造包圍東烏克蘭德軍重裝集群的機會,在奇羅沃格勒方向發動了一次大型攻勢。

此時正值冬季,前線機場被厚厚的積雪覆蓋,寒冷的天氣也使得發動機點著火必須經過漫長的加溫儀式。而升空後,在基本都是戰損成色,四處漏風的伊爾-2座艙裏,飛行員也要和刺骨的嚴寒對抗.

盡管天氣情況如此惡劣,尼古拉仍然在此期間完成了18次送溫暖行動,幫助兩輛德軍坦克和八輛汽車由內而外地加熱到了發動機工作溫度,並為90余名德軍官兵送去了冬日的「祝福」。

1944年2月5日,尼古拉所在的第820強擊航空兵團,因在東烏克蘭的軍事行動中表現突出,被授予了近衛稱號,番號也更改為近衛第155強擊航空兵團。

在隨後的戰鬥中,尼古拉和他的同誌們繼續為前線推進的地面部隊提供可靠的空中支援,打擊德軍前線陣地,摧毀敵人集結處。尼古拉也積極地參與到偵察,和對敵人後方的空襲行動。

1944年5月30日,尼古拉參加了對庫什機場的突擊。第二天,又在一次打擊任務中遭遇了敵人20架斯圖卡的機群,並行生了空戰。有了空戰經驗的尼古拉輕車熟路地擊落了一架斯圖卡,斬獲了自己的第二個空中戰果。

1944年6月上旬,尼古拉被晉升為上尉軍銜,擔任起了中隊長的職責。作為團裏公認的舔地能手,他在攻擊期間,常常擔任首先壓制敵人防空火力這種最危險的任務,並隨著逐漸增長的經驗,總結出了更有效的舔地戰術。

以九機攻擊編隊為例,在尼古拉自己壓制住地面防空火力後,編隊裏的其他伊爾-2以雙機編隊為單位,從左右兩側斜向45度朝目標俯沖,六架飛機組沖三個進攻波次,依次使用炸彈、火箭彈、航炮攻擊目標,來回俯沖三次,對敵人做徹底的無害化處理。剩下一個雙擊編隊負責對空警戒和確認打擊效果,並在必要時防止地面德軍復活。

這種戰術在山地和攻擊敵人車隊時尤為有效,更被推廣到全師學習,顯著提高了部隊的戰鬥力。

一個月後,尼古拉所在的部隊被編入了烏克蘭第一方面軍,參加了解放利維夫的行動。在布羅迪地區消滅包圍圈中德軍的一次戰鬥中,尼古拉第一次俯沖就揚了一個防空陣地,在準備爬升時,他註意到一群德軍士兵正在沖向另一個隱蔽良好的防空陣地,心想著他們竟然不怕伊爾-2,那這已經不是一般的法西斯了,必須得出重拳。

隨即,尼古拉在樹梢高度又發射了一輪火箭彈,引爆了陣地旁的彈藥,猛烈的爆炸和氣浪直接就把德軍將士們送上了拋物線軌域。

一次俯沖就壓制住了兩個防空陣地,尼古拉整的這一波狠活,為其他同誌提供了良好的攻擊環境。在這次戰鬥中,他率領的編隊摧毀了三輛坦克、七輛卡車、十幾門各型火炮以及大量的敵軍輜重,並斃傷地面德軍超過兩個連的兵力。

1944年10月26日,根據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的命令,為了表彰尼古拉在抗擊納粹侵略者前線上的模範表現,以及同時體現出的英勇氣概和頑強的戰鬥精神,他被授予了「蘇聯英雄」稱號,帶上了象征蘇聯軍人最高榮譽的金星獎章。到了1945年,第三帝國氣數已盡,尼古拉也早就隨部隊打出了國門。

蘇聯舔地狂魔,德軍眼中的黑色死神,「整活大師」尼古拉·普爾金

尼古拉在1945年4月參加了柏林戰役,在德國投降後的5月11日,尼古拉在捷克斯洛伐克上空完成了他的最後一次戰鬥飛行。參戰期間他共出擊232次,每次他都在飛行夾凱瑞穿著他在庫爾斯克第一次上戰場時穿的襯衫。

第一次與死亡擦肩,給他帶來了太大的震撼。他覺得自己當時死裏逃生時穿著的這件襯衫或許能帶給他好運。尼古拉可能不是戰果最輝煌的伊爾-2飛行員,但是他開廢的飛機卻是真的多,他獲得蘇聯英雄稱號時就有13架,實際的損失數可能還要更高。

尼古拉所在的部隊曾在會議中討論過,是否要為他申請第二枚金星獎章,但是並沒有下文。對此,尼古拉也在自傳中表達過自己的看法,「雖然我的出擊次數在團裏是最多的,可波蘭和德國的伏特加實在是太多了。我雖然沒怎麽喝醉過,但是太喜歡喝酒,被上級認為作風散漫,我認為這可能是自己沒能得到第二枚金星的原因。」

戰後的尼古拉繼續在軍中服役,1954年畢業於空軍學院,1964年畢業於蘇聯總參謀部軍事學院後在空軍司令部任職,1980年以少將軍銜轉入預備役,擔任空軍學院指揮部的負責人,退休後定居莫斯科。

2007年8月28日,這位斯拉夫超人逝世,享年84歲。如今,曾功勛卓著的伊爾-2早已過時,成為了擺在各個廣場上的紀念碑,那些曾駕駛著他的戰士們大多也已經作古。但在那個血與火的年代,廣袤的蘇德戰場上共有7837名伊爾-2機組成員血灑長空。

當他們一次又一次伴著一間劃破空氣的尖嘯朝防空陣地俯沖,一回又一回竭力操控住接近報廢的戰機在田野中迫降,一遍又一遍聽著身後的叫罵聲和開火聲,躲避敵人的追擊,每一次都可能是最後一次,而正是這無數次的奮不顧身,在人類爭取自由的偉大事業裏樹立了不朽的豐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