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衛裝備採購方式改變,美國吸走日本軍費?

地理歷史綜合 | www.aqiusha.com

防衛裝備採購方式改變,美國吸走日本軍費?

為應對反覆實施挑釁的朝鮮,日本政府在2018年度預算案中計入史上最高的防衛費,約5.19萬億日元,這是日本防衛費預算連續6年增加。安倍政權加緊從美國進口「陸基宙斯盾系統」等最尖端裝備以應對有事事態,不過日本國內的防衛產業相關人士卻滿臉愁容。原因是日本政府的姿態使得與美國之間形成了對本國不利的合約形態,更產生了收益和國防上技術積累方面的諸多問題。

「川普總統不愧是一名商人」,參與防衛產業的一名日本大型重工企業相關人士略帶自嘲的這樣評說道。在2017年11月的日美首腦會談上,訪日川普總統敦促日本大量採購美國的防衛裝備品,安倍迴應稱「將盡最大努力」。這位重工企業人士嘆息道:「這樣一來,日本的防衛預算又被美國拿走了。」

由於朝鮮局勢日趨緊張以及提出「美國第一」政策的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圍繞日美的防衛裝備品,採購方法發生了變化。

交易不再「互惠」?

一直以來,日本在採購美國產防衛裝備品時,多采用獲得美國授權進行生產的方式。雖然日本企業支付了授權費,不過由於可以負責組裝等工序,日本方面易於採用本國產零部件和進行成本管理等,因此有助於加強國內防衛產業的生產和技術基礎。應當說這是「互惠」的交易。

但是,最近採用「對外有償軍事援助(FMS)」方式的合約急劇增加。FMS是指在出口包含重要機密的裝備品之際,美國政府作為視窗推進交易的政府間交易。由於擔心技術流向國外以及保護本國的防衛產業,美國政府積極採用 「對外有償軍事援助」政府間交易。日本方面,2011年度為431億日元的FMS採購額到2016年度猛增至4858億日元。

「對外有償軍事援助」合約的價格由美國政府決定,日本政府需預付貨款。而且,美方不確定提供裝備品的時間,合約內容有時就會發生改變。主導權掌握在美國手中。另外,提供授權原則上也不被允許。

採用「對外有償軍事援助」方式的裝備品採購在日本政府內部也被視為一大問題。

2017年9月,日本會計檢察院對防衛裝備廳指出,最尖端的隱形戰鬥機「F35A」上並未搭載原定採用的日本零部件。原因是向日本廠商供貨的美國造材料出現延期。雖然 「對外有償軍事援助」對於日其實講具有獲得最尖端裝備品的好處,不過由於需預付費用,存在日本向美國支付過多費用的問題。日本會計檢察院一直要求與美國談判改善這一狀況。

日本防衛產業的市場規模日前為1.8萬億日元,不過由於採用 「對外有償軍事援助」方式從美國擴大裝備品採購,進口裝備品所佔比重將不斷提高,而日本國內防衛產業的份額正在萎縮。

日本防衛產業的尷尬局面

估計 「對外有償軍事援助」今後還大概繼續增加。日本將在2019年度之後引入2套「陸基宙斯盾系統」,每套的費用約為1千億日元。假如搭載高效能雷達,金額將進一步膨脹。川普敦促日本增購美國裝備品也將促進FMS金額的增加。

在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出現升溫的背景下,「通過FMS引進高效能的美國裝備品對於加強日本的防衛力至關重要」。日本防衛相小野寺五典表示 「對外有償軍事援助」的急劇增加也是沒辦法的事。

日本最大的防衛產業企業三菱重工業防衛部門的年銷售額約為4000億日元左右。防衛領域的銷售額比例方面,纵然是川崎重工業等日本大型防衛企業也不足1成。不過穩定盈利的防衛部門對造船和工廠裝置建設陷入苦戰的各重工企業的業績仍然構成支撐。

假如美國政府掌握主導權的 「對外有償軍事援助」增加的話,日本企業不僅難以進行成本管理,最新技術的積累也大概陷入停滯。假如日本企業沒有自主技術,還將影響與美國以外國家的防衛裝備品共同開發。

小野寺五典也表示「必須採取措施,避免 「對外有償軍事援助」採購的增加對國內防衛產業的生產和技術基礎產生影響」。不過防衛裝備廳的官員指出「由於防衛費有限,(在這一狀況下)中長期的技術研發將不得不被推後」。在朝鮮的威脅出現增強的背景下,愈發依賴美國的日本國防的應有方式將受到拷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