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日本人眼中的「最強日本兵」:孤身1人突襲1萬美軍

地理歷史綜合 | www.aqiusha.com

他是日本人眼中的「最強日本兵」:孤身1人突襲1萬美軍

文/快哉風

二戰的日本兵,單兵技術過硬,吃苦耐勞,凶殘頑固,在輕步兵的戰鬥力上堪稱二戰第一。

誰是最強的那個日本兵?日本人自個給出了答案:一個奮戰在太平洋小島上的日本軍曹:舩阪弘。

圖:被日本人稱為「最強日本兵」的舩阪弘

他是唯一被日本官方《戰史叢書》記載其戰鬥記錄的日軍士兵,被日本人稱為「舊日本軍最強的軍人」。來看看,他究竟做了什麼瘋狂的事。

一、

舩阪弘1920年出生於栃木縣的一戶農家,是家裡的第三個兒子。1941年3月入伍,隸屬最精銳的關東軍14師團步兵第59聯隊,駐紮在黑龍江的齊齊哈爾,擔任對蘇聯的警備。

圖:舩阪弘軍中舊照

這傢伙體格優異,很擅長武道和射擊技能。在齊齊哈爾的三年軍隊生活裡,他擁有了一大把頭銜:劍道六段教士、居合道煉士、銃劍道煉士,還獲得了「特別銃劍術徽章和特別射擊徽章」——「銃劍術」就是我們俗稱的「拼刺刀」。

圖:老照片,日本兵練習拼刺刀

在當時的關東軍部隊中,他是「射擊」和「拼刺刀」非常有名的一個。

隨著日軍的太平洋戰局惡化,大批關東軍精銳被抽掉到南方作戰。1944年3月,舩阪弘所在的第59聯隊第1大隊,被抽調到西太平洋帛琉群島中的安加爾島守備,當時,他23歲,擔任第1大隊第1中隊的擲彈筒分隊長,軍銜是「軍曹」,相當於中士。

圖:老照片,日軍擲彈筒隊伍

安加爾島是一個菱角形的彈丸火山島,只有4.8公里長。島上的全部日軍加起來有1400人,而美軍即將展開的攻擊行動,主力是「山貓部隊」第81步兵師,人數多達2萬1000名,是日軍的十多倍。航母、戰列艦、巡洋艦、飛機、坦克更是壓倒性優勢。

圖:安加爾島俯檢視

這是一場勝負毫無懸念的戰鬥,日軍的全滅只是時間問題。

二、

1944年9月17日,在艦炮、飛機狂轟濫炸六天後,美軍開始登陸,日軍丟失了灘頭陣地和幾百具屍體,剩下的七百多人退到島的西北部一座山裡,依託巖洞工事死守。

圖:安加爾戰役中的美軍軍艦炮擊

在美軍的猛烈火力下,日軍每日都在傷亡,但還是死硬的抵抗了一個多月。舩阪弘在自傳書《英靈的絕叫——玉碎島戰記》裡寫道,他用擲彈筒殺傷了200名美軍。仗打到第三天,他的左大腿被彈片擊中裂傷,血流如注,軍醫前來檢視後,以為無法救治,遞給他一顆自殺用的手榴彈就走了。

圖:老照片,二戰日本兵的體格精壯

舩阪弘卻沒有自殺,他用「日之丸」旗包紮後止了血,連夜爬回陣地,第二天左腳竟然神奇的可以走路了。此後他又多次受傷,但總能在第二天恢復到能活動的程度。據他本人自述「因為有天生傷後容易治癒的體質」。

在拼死的戰鬥中,舩阪弘發揮了他的個人格鬥能力:一次近戰中,他用手槍三槍打倒三個美軍士兵,接著用一支美軍衝鋒槍再次擊倒了三名美軍。還在雙手負傷的情況下,用刺刀刺殺了兩個美軍。

圖:戰後展出的安加爾島日軍刺刀

因為他屢屢受傷卻作戰蠻勇,被其他日軍士兵稱為「不死身的分隊長」、「鬼分隊長」。

三、

到了10月中旬,殘餘的日軍士兵由於缺乏食水和醫療,幾乎喪失了戰鬥力,陣地中充滿了自殺手榴彈的爆炸聲(此戰日軍共戰死1350人,被俘50人;美軍戰死260人,受傷1354人)。

圖:安加爾島上的日軍坦克殘骸

舩阪弘這時腹部中了「盲貫槍傷」(子彈射入體內沒出來)的重傷,疼痛難忍,一度也想自殺,寫下了自決書,但手榴彈居然未爆,讓他打消了自殺念頭。

看到這裡,熟悉太平洋戰爭套路的同學應當曉得,下面該是日軍的保留節目:自殺式的「萬歲衝鋒」上場了。

果然如此。但獨特的是,安加爾島的「萬歲衝鋒」只有舩阪弘一個人。

圖:日軍的萬歲衝鋒

舩阪弘決心最後一次出擊,突襲美軍的指揮官。他隻身帶著一把手槍和6顆手榴彈,連續三個夜晚匍伏前進,成功躲過了美軍的前沿警戒,在第四天爬到了距離美軍指揮部前20米處。

美軍指揮所的營帳周圍,有6個步兵營、1個戰車營、6個炮兵連、1個高射炮營,人數多達1萬人,熙熙攘攘。舩阪弘躲在草叢中,看到一輛載著美軍將領的吉普車開過來,就拔掉手榴彈的安全栓,右手高舉手榴彈,左手拿著手槍猛衝曾經。

圖:老照片,日軍扔手榴彈

周圍的美軍看到這個衣衫襤褸的幽靈般的日本兵大吃一驚,就在舩阪弘往鋼盔上敲打手榴彈時(日軍手榴彈拔掉安全栓後,要敲一下才會啟用引信),頸部被槍托砸中昏倒。

四、

美軍軍醫在給他療傷時,因為手指握得太緊,必須一根一根把手指扳開才能取下手槍和手榴彈。

一檢查,軍醫驚駭不已:舩阪弘身上共有24處負傷,其中最重的有五處:左大腿裂傷、左上膊部貫穿槍傷兩處、頭部挫傷、左腹部盲貫槍傷。此外還有右肩扭傷、右腳踝脫臼,全身大片燒傷跟20處的炮彈破片傷、長時間匍匐的全身擦傷更不用說。

圖:老照片,美國兵給瀕死的日軍點菸

這樣一個瀕臨死亡的傢伙,還頑強前來作戰。美國軍醫禁不住對士兵們說:「看,這就是真正的日本武士。」但他斷言:此人必死無疑。

但軍醫低估了舩阪弘的過人體質,三天後,舩阪弘就恢復了意識,他一醒來就深感被俘之恥,亂砸醫療器具,要求聞訊趕來的憲兵將他殺死。這一下,「一個瘋狂、勇敢的日軍士兵」被島上的美軍之間傳開。

圖:太平洋島嶼爭奪戰的日軍俘虜

舩阪弘傷勢初愈後,和其他50幾個日俘一起被移送到貝里琉島的戰俘收容所。在這裡,他屬於重點監視物件,但他還是幹了件大事:只呆了兩天,他就成功溜出收容所,潛行1000米後,從島上的日軍屍體取出子彈的火藥,成功爆破了島上的美軍彈藥庫。

爆破美軍彈藥庫的事,是舩阪弘自述所稱,他說爆破後自個順著原路爬回收容所,及時參加了第二天早上的點名,誰也不曉得。美軍方面則記載為「不明原因的爆炸」。

圖:舩阪弘的自傳書

此後,舩阪弘陸續被移送到關島、夏威夷、舊金山、德州等地的戰俘收容所,直到日本投降後的第二年歸國。

日本國內,對於安加爾島戰役的宣傳是「全員玉碎」,所以士兵家屬都立了墓碑。舩阪弘活著回到家鄉後,第一件事就是拔掉了自個墓地的墓標。

五、

戰後的舩阪弘,作為戰爭的倖存者,經營了一家名為「大盛堂」的書店,出版了許多關於二戰日軍戰事的書籍,並用版稅和其他人的援助金,在安加爾島建立了一座陣亡者慰靈碑,並終生從事戰沒者名單調查和遺族聯絡的活動。

圖:這家書店的老闆就是舩阪弘

舩阪弘2006年病死,活到了85歲。出乎意料的是,美國德州授予了他「名譽市民」稱號,對一個過去的凶惡敵人,多少有點諷刺。

舩阪弘被現代日本人吹噓為「最強日本兵」、「一人單挑一萬」、「活著的英靈」。他成為唯一一個作戰記錄載入日本官方戰史的日本兵,防衛省戰史室編撰的《戰史叢書·陸軍作戰史二卷》這樣描述:「舩阪軍曹激戰中重傷,最後時刻一人突襲敵軍將領……三日間意識不明瀕臨死亡,美軍救護下復生。昭和二十一年正月,奇蹟般復員歸國。」

日本有家投票網站,曾推出一個「誰是人類最強」的投票,得第三是俄羅斯格鬥沙皇菲多,第二的是號稱「日本史上最強格鬥家」木村政彥,排第一的則是舩阪弘。

圖:二戰日本陸軍宣傳畫

事實上,與二戰其他國家的最強士兵相比,舩阪弘的「戰績」可算寒磣。拿日本人在太平洋戰爭的對手美國來講,不管是重機槍殺死2000日本兵的瓜島戰神約翰·巴斯隆,還是單挑6輛虎式坦克、單人幹掉50名德軍的奧迪·墨菲,都是舩阪弘望塵莫及的。

圖:橫井莊一和小野田寬郎

要說日本兵的「最強」,非人類的超韌生命力才是最強:重傷後拼死出擊的舩阪弘、藏身關島洞穴28年的橫井莊一、打了30年遊擊的最後日本兵小野田寬郎,都擁有蟑螂一般的「不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