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經管

請陌生人上門做飯,靠譜嗎?記者調查代廚現狀

2022-11-26經管
請陌生人上門做飯,靠譜嗎?記者調查代廚現狀

近日,提供上門做飯服務的代廚火了。湖南湘鄉的章女士做代廚,四道菜收費68元,引發網友熱議。不少網友表示,這種服務和傳統保姆、鐘點工存在差別,感覺比外賣新奇,願意嘗試。同時,也有不少人透過網路平台發帖稱,可以提供代廚服務。

所謂代廚,是指雇主根據自身需求,找專人上門提供做飯服務,由雇主提供食材、調料,廚師根據雇主的口味、需求燒制菜品。記者近日在社交平台上以「代廚」「上門做飯」等關鍵詞進行搜尋時看到,北京、上海、杭州等許多熱門城市皆有代廚服務。

讓陌生人上門做飯,食品安全、人身安全如何保障?出現糾紛怎麽解決?對此,記者進行了采訪。

上門做飯形式新穎

卻也暗含種種隱患

上海市徐匯區的大學生魏晨(化名是代廚熱潮中的一員。今年6月,魏晨偶然在網上看到有人提供上門做飯服務,倍感新奇的他正愁一身廚藝無法施展,便也學著做起了代廚。

「剛開始的一個月,一單都沒接到,到後面才慢慢接到單子。」魏晨說,他本以為只需要上門做個飯,但面對雇主的種種要求,年輕的他顯然沒有做好準備,白白浪費了許多單。

他告訴記者,這份工作其實並不簡單,不但需要滿足雇主的胃口,還需要準備很多其他材料,比如健康證、核酸證明、身份證明等,有些雇主甚至需要簽合約才允許他上門做飯。

幾個月下來,魏晨坦言並沒有賺多少錢,而長時間的奔波和勞動讓他疲憊不堪。11月初,他不再接單,「興趣和職業真的是兩碼事」。

據了解,目前代廚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專業私廚公司,其提供的菜品繁多,包括中餐八大菜系以及西餐及創意菜,適用場景多為重要場合,如生日宴、壽宴和商務宴等;另一類是個人,適用場景一般為家庭聚餐。

在某些線上交易平台,很多私廚公司並沒有將價格明示,需要雇主私信確定價格,有些還需要透過其他平台下單購買。

記者在某線上平台上聯系了一家「我邀廚師上門服務」的私廚公司,對方在私信中稱,可以提供兩種服務形式:第一種需要雇主自備食材,廚師上門做,單次收費一桌400元至800元不等,具體價格要看用餐人數、所在城市、菜品數量、檔次要求;第二種則是廚師包工包料,帶食材上門,如果用餐人數在8人以上,人均200、300、400元均可安排,用餐人數若是5人至7人,人均300元起。下單需要前往某微信小程式。

客服告訴記者,如果是雇主自備食材,廚師提供的服務內容包括前期食材處理、烹飪以及廚房清潔,但食材購買、餐後洗碗清潔工作不包括在內。

在某些家政平台裏,同樣有上門做飯的服務。以北京市為例,上門做飯服務套餐價格為435元3次,平均每次需要花費145元,價格相較其他平台略貴,上崗人員具備健康證、相關保險等。

記者在評論區看到,該項服務的好評率達97.5%,不少雇主表示師傅制作的飯菜可口,廚房也收拾得很幹凈,服務態度很好。

個人接單的收費一般明碼標價,根據菜量以及不同城市決定價格,同時買菜、洗碗和交通也會額外收費。個人接單的代廚提供者職業不定,有可以提供健康證、營養師證的專業廚師,也有民間廚藝愛好者。

代廚是否需要出示健康證?對此,有的網友認為必不可少,但也有網友認為沒有必要,稱「有健康證就代表一個人健康嗎」?

記者還註意到,從事代廚服務的年輕人不在少數,在他們釋出的服務廣告中,評論區不乏網友擔心其人身安全。

今年9月,湖南長沙的李蕓(化名開始嘗試代廚業務,其中一單讓她記憶猶新。

李蕓回憶說,那一單離自己比較遠,車程就要一個小時,點的還是晚餐,自己並不是很想去,但對方表示能加錢,最後就答應了下來。

從溝通到下單的整個過程,對方都十分爽快,不僅口味不挑,食材、調料也一應俱全,八菜一湯132元,外加15元的洗碗費,對方直接將總金額轉賬過來,只等著李蕓大展廚藝。

當天,李蕓按時來到雇主家做飯,飯菜得到在場食客的一致好評。因為雇主還下單了洗碗清潔服務,李蕓便在廚房刷手機等待飯局結束。

隔著廚房門,客廳的碰杯聲和祝酒詞越發響亮,讓李蕓隱隱感到一些不安。宴會結束時,李蕓開啟廚房門準備收拾桌面,一位喝醉的客人突然起身,舉起酒杯要向李蕓敬酒,言語輕佻,這一舉動著實讓她嚇了一跳,最後在他人的幫助下,才將客人安撫下來。

「我當時心跳得厲害,生怕他有什麽過激舉動。」李蕓說,自己之前根本沒考慮過人身安全這件事,這次經歷讓她有些後怕。

成為代廚無需門檻

網友評價褒貶不一

「可以上門幫我做飯,還有這種好事?」來自上海浦東的小周刷手機時,無意間發現有人在網路上提供這項服務,他決定體驗一次試試。

點開貼文後,圖片顯示的是廚師做的各種家常菜、面食,光是看著就讓人胃口大開。下一張圖片是價目表:4道菜以下收費88元,多於4道菜每道菜加20元,洗碗另需支付20元,另外還有20元的交通費。

價目表下寫著註意事項,所有服務均需提前一天預約,下單後溝通需求;食材可以主人家自行采購,也可代買;廚師會在用餐前兩小時上門做飯。

經過了解小周得知,這名廚師和自己年紀相仿,十分熱衷於做飯,而且住所離自己很近,上門做飯只不過是她的一份兼職,本職工作是公司文員,「午休時間與其浪費掉,不如發揮特長賺點錢。」對方說。

服務當天,對方如期到達小周家,看著代廚熟練使用著家裏的廚具,精心烹飪著每一份食材,小周不免感嘆自己和同齡人的差距。

「平時吃慣了外賣和速食,很久沒有吃過這麽純正的家常菜了,第一次在異鄉感受到了家的味道。」小周說,這次經歷讓他感觸頗深,於是也開始學著代廚的模樣嘗試做飯。從此,空蕩蕩的出租屋裏也開始有了煙火氣。

不過,也有網友在網上吐槽代廚手藝不行。重慶一名網友發文稱,自己預約的代廚做飯效果奇差,飯菜難吃不說,做完飯後廚房就像「打過仗」一樣亂,既浪費精力又浪費錢。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發現,以個人名義提供服務的代廚群體,往往形式簡單,雇主只需要私信溝通菜品,透過手機支付費用後,即可預約上門做飯。

記者在某線上交易平台上聯系了一名代廚,對方當即向記者發來價目表,並詢問記者上門做飯地點,確認完用餐人數、菜品數量、是否需要代買食材、是否需要清潔服務等內容後,直接將收款碼發給記者。

當記者詢問對方是否能提供健康證、核酸證明時,對方表示沒聽說過上門做飯還需要提供這些。

記者隨機在該平台選取了4位元距離自己較近的代廚,僅有一位代廚表示,自己持有健康證,並且能出具48小時內核酸證明,其余代廚都無法提供這些證明,表示做飯只是自己的愛好,此前並不知道需要辦理健康證等證明。

代廚「小蝸」告訴記者,成為代廚十分簡單,只需要將自己做的飯展示出來,並標註好價格發在各大平台,等待接單即可,除了廚藝之外不存在其他門檻。

「小蝸」還說,另一種代廚形式較為規範,一般是加盟私廚公司,需要考核以及接受培訓,待遇相對穩定。

新興行業仍需規範

謹慎選擇規避風險

代廚與雇主之間的法律關系,應該如何界定?與傳統的保姆、鐘點工有何區別?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認為,從法律上講,這是一種承攬合約關系,而雇主與保姆、鐘點工往往是勞務關系。

北京盈科(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施鑫認為,上門做飯與網路打車業務有諸多相似之處,過去勞動者和公司之間大多是僱用關系,但在O2O時代,平台和服務人員將不再是僱用關系,而是一種基於勞務合約的分成關系。O2O時代的上門經濟與本地生活結合後給廣大雇主帶來便利的同時,相關問題不容忽視,也亟待解決。

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則說,代廚與雇主之間的法律關系,到底是僱用關系還是承攬關系尚存爭議,兩者的法律責任不同。如果是僱用關系,根據雙方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如果是承攬關系,定作人只有在對定作、指示或者選任有過失的情況下才承擔賠償責任。因為代廚人對雇主具有較強的人身依附性,需要按照雇主要求的時間、地點完成雇主安排的代做飯工作,故兩者之間應該是僱用關系而非承攬關系。如果代廚人具有更大的自主性,能夠自行決定上門代廚時間等事項,雙方之間則可能是承攬關系。

針對代廚可能存在的法律風險,鄭寧認為,健康風險、安全風險和品質風險是最主要的三個問題,廚師的身體健康、操作是否符合衛生要求、操作是否規範以及菜品品質是否過關,在提供服務前都應明確。

趙占領說,對於代廚人而言,主要可能存在的法律問題是,如果代廚人在代廚行為中受傷,按照承攬關系,定作人可能不承擔賠償責任;如果雙方是僱用關系,代廚人一旦在代廚過程中受傷,則按照雙方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

對於雇主而言,趙占領分析說,如果代廚人在提供服務過程中導致雇主或其家人朋友受到人身損害,比如因未煮熟食物或者不衛生而導致食物中毒,到底誰來承擔責任?如果代廚人受雇於家政公司,其代廚行為屬於職務行為,雇主可以讓家政公司進行賠償,家政公司再進行追償。如果代廚人個人和雇主合作,則應由代廚人承擔侵權責任。

施鑫同樣認為,由於上門服務涉及私密、人身等諸多安全性問題,建議平台設定預先稽核制度,另外雇主在接受服務時也有好壞評價、安全警告等消費體驗權利,這樣對服務人員的服務信用有所影響。

鄭寧建議,有關部門應當要求從事這類業務的廚師進行定期體檢和安全培訓,並建立健全投訴舉報制度和信用監管制度。同時,他還提醒雇主和代廚人,服務前需以合約明確約定權利、義務和責任。

施鑫則認為,為了保障合約的順利履行,建議對服務人員實行預付制,即雇主預先支付一部份費用,用以負擔交通費、雇主違約等情形。平台也可以向服務人員收取服務保證金,以防服務人員與雇主發生沖突或者不負責任等情形,以此提高服務滿意度。(記者 韓丹東 實習生 王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