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國際

日韓都親美,但是大不同,我們要認真觀察加以區別

2022-08-06國際

南韓日本都親美,但是親法大不相同,效果大相徑庭。

日本親美是抱著親、摟著親,恨不得與美國夥穿一條褲子,同鉆一個被窩。南韓親美是說著親、喊著親,偶爾也有一些親近的動作。

日本親美是心甘情願、自動自發的,南韓親美是迫不得已、身不由己的。

日本偷襲過美國的珍珠港,有罪在先;日本挨過美國的原子彈,吃虧在後。美國從前為了應對北方的蘇聯,現在為了應對西鄰的中國,需要在東亞地區安插一個支點,於是在日本的脖子上套了一條繩索,把日本當一條狗豢養著。因而日本不能不親美,說白了它親的不是美,而是美國人套在它脖子上的這條狗鏈子。

南韓從前沒有日本那樣的罪惡,現在也沒有日本那樣的野心。北韓半島本來是日本的殖民地,二戰後好容易結束了日本的殖民統治,卻因為美蘇受降日本的需要,而將北韓半島分開占領,實質上導致了南北韓的分別建國和國家的實際分裂。從這一點上說,南北韓是二戰的實際受害國,也是最委屈的國家。韓戰的爆發和美國軍隊的介入,進一步強化了美國對南韓政治經濟和全面局勢的掌控。

日本親美是為了借美國的保護,放飛自己的軍隊,實作國家正常化的夢想。因此日本不斷配合美國,在東亞地區制造緊張氣氛,哪怕造謠誹謗、顛倒黑白,也要渲染中國威脅論,並不斷地在台灣問題上挑起是非。日本的動機,無非是想讓美國松一松它脖子上的拴狗繩,從而在修改憲法上取得突破。

南韓親美因為政治上受到美國的控制,經濟上受美日財閥的左右太多,南韓政府總是想擺脫這種控制,卻始終力不從心。南韓政府期望東亞地區和平穩定,不願意看到中美沖突、台海生戰,但是南韓卻沒有能力為此發揮作用。

日本已經進了美國的核心圈,是G7集團的成員,因而日本在反華上也跳得更高,叫得更歡。南韓顯然在美國的核心圈外,但是美國這些年為了進一步加大遏制中國的力度,正在拉攏南韓向美國的核心圈走近。南韓一度為此感到榮幸和興奮,但南韓在認真分析形勢和權衡利弊之後,又十分矛盾,左右徘徊。

美國每一次掀起新的反華聲浪,日本都是不加考慮、沒有條件的配合、渲染、攻擊、抹黑。而南韓並不如此,往往是等一等,看一看,想一想,不得已時表個態。

由於南韓和日本的歷史不同,國情不同,現狀不同,受美國控制程度不同,政治追求不同,再加上地緣政治因素,歷史上的戰爭因素,現實中的領土糾紛因素,還有日本軍國主義思想復活的因素,南韓和日本盡管都是美國的盟友,但是兩國的關系卻從來沒有好過。即使兩國領導人想要改善關系,即使美國出面調解兩國的矛盾,韓日也從來沒有真正從內心親近過。而日本從來不反思二戰的罪惡,還經常對亞洲國家進行民族情感傷害,在這一點上南韓與中國卻有著同樣的歷史傷痕和共同的情感訴求。

佩洛西存取韓日,兩國政客的不同表現就是一面最好的鏡子。南韓總統尹錫悅以在家休息為由,去劇院看戲,與演員一起吃烤肉,而不與佩洛西見面,最後即使打了一通電話,卻絕口不提中國台灣一字。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則與佩洛西一唱一和地挑唆台海話題,並在中國發起反制措施之後,與美西方一起顛倒黑白,對中國橫加指責,還抗議什麽中國軍演的飛彈落到了日本專屬經濟區內,實際上就是操作,因為那本是尚未劃界也並不屬於日本的海域。

因此盡管韓日兩國都親美,但是南韓與日本在親美上原因不同,動機不同,距離遠近不同,主動程度不同,做法不同,效果不同,我們對此一定要認真觀察,加以甄別。我們要有打有拉,分化瓦解,團結南韓,並在某些事項上容忍南韓,在另一些事項上支持南韓,從而達到孤立日本,並抓住機會狠狠予以打擊的目的。

要充分利用東方文化的歷史影響,綜合運用我們高度的政治智慧和靈活的外交手腕,與南韓多加溝通,在能夠合作的事項上盡量合作,盡可能淡化弱化南韓的美國盟友作用,把美國在東亞做成的兩目變成一個沒氣的獨眼。

如果能夠這樣,日本在反華上的有限作用,就能再次大大降低。有中俄南北韓三面制衡,南邊台灣一帶的海路再被中國實際控制,看日本在東亞還能翻起什麽大浪?

俗話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