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國際

科索沃局勢還沒怎樣,西方又要幹涉?

2022-08-02國際

唯恐天下不亂啊!

文 | 海上客

科索沃局勢,因為一場事先張揚的政策改變,而似乎要被引爆。

科索沃當局此前聲稱,科索沃塞爾維亞族人該於2022年8月1日前更換該當局簽發的相關證件,此前塞族簽發的證件自動失效。

科索沃當局因換發駕照惹出事,塞族民眾用卡車阻擋科索沃北部道路

隨著8月1日的到來,不願意更換證件的科索沃塞族人開始表達各種不滿。

就是這麽點小事。據海叔了解,隨著科索沃當局再次表示,將延緩換證,科索沃局勢有望暫時緩解。

可西方有人在蠢蠢欲動了,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01

科索沃本是南聯盟的一個自治地區。盡管早在2008年其就自行宣布獨立,且還單獨組隊參加過奧運會,可至今為止其並未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承認。這種情況下,以「獨立國家」自居的科索沃當局,卻依然認為有必要推進其自以為是的「國家治理」。要求其域內民眾擯棄塞族所發證件,統統采用科索沃當局證件,成了其一直想要完成的事。

具體來說,就是住在科索沃的塞族人需要在兩個月時間裏將塞爾維亞的汽車牌照更換為科索沃車牌。所有持有塞爾維亞身份證件和護照的人員也需得到額外的檔方可入境,這與塞爾維亞貝爾格勒當局對科索沃地方人員入境采取的政策相類似。

夜巡中的科索沃警察

在此,海叔要說,不管科索沃認為自己已經是「獨立國家」多少年,就國際上來說,並沒有諸如「科索沃不再屬於南聯盟,而成為一個獨立國家」之共識。

以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而論,起碼有兩個國家目前是不承認科索沃獨立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曾經是南斯拉夫聯邦之一部份、高度自治的一個地區,在南斯拉夫聯邦解體後又是南聯盟一部份的科索沃,何去何從呢?

科索沃當局暫緩行動 圖:路透社報道螢幕擷取

目前看,單以換發科索沃當局證件這件事來說,科索沃當局在眼看塞族居民反對而無法順利換證以後,目前對外宣布,將暫時延期換證。

在海叔看來,這不啻為明智之舉。無論如何,有利於地區局勢緩和的事,做做何妨?再說又沒有犧牲既得利益。

當地時間7月31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發表全國講話

塞爾維亞中央政府的舉措,海叔認為也是合適的。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針對此事發表電視講話——

一方面稱,這是塞爾維亞政府從未遇到過的困難局面;

另一方面,武契奇繼續指責科索沃當局自我標榜為受害者,實際上是在繼續向貝爾格勒發起「攻擊」。

海叔認為,某種程度上說,科索沃當局這次及時叫了暫停,系武契奇講話之功效也!

02

在這一事件中,頗值得一觀的是北約。又是北約啊,在俄烏沖突中站在烏克蘭背後瘋狂拱火的北約,看到科索沃地區有異動,「科索沃和平實施部隊」(KFOR)立即宣稱,自己已經註意到科索沃北部局勢的緊張,並準備幹預。

海叔要說,上世紀90年代,如果不是北約一而再、再而三地搞事,巴爾幹是否會碎裂成如此地步?

南斯拉夫聯邦誠然是鐵托在二戰時候強力整合出來的一個新國家,但其一度是妍妍向榮的。在社會主義國家中都是有些特別的存在。

北約「科索沃和平實施部隊」進行反暴亂演練 圖:北約網站

當蘇東劇變之後,南斯拉夫就一定要分裂嗎?當時來說,即使分裂,許多問題和平解決的可能性難道就不存在嗎?譬如,同住在貝爾格來德,甚至是鄰居、同事,某些人還有親戚關系,堪稱「血脈相連」,可在西方一些勢力百般慫恿下,原本非常熟悉的人之間,都可以兵戎相見。

如今,即便是居住在科索沃北部的塞族人,他們與科索沃當地居多數的阿族人,就沒有和平相處的機會?大家都居住在同一座城市,真有必要如此你死我活嗎?在科索沃塞族、阿族爭鬥的過程中,西方又掏出了目前在烏克蘭正在使用的劇本。

03

武契奇一度被西方威脅。西方希望他能在俄烏沖突中選邊站隊,支持烏克蘭抗俄。還稱,如果塞爾維亞不聽話,就甭想加入歐盟。但塞爾維亞有自己的打算。

海叔猶記得,在俄烏沖突以後,烏克蘭駐塞大使要求武契奇譴責俄羅斯的「侵略」行為,武契奇對外宣稱:

「我們是一個小國,不想結束與任何一國的友誼。我建議烏克蘭駐塞大使立刻打電話給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要求他譴責美國、英國和其他國家對塞爾維亞進行的侵略行徑,如果澤連斯基這麽做,我就接受烏克蘭大使的要求。」

在海叔看來,這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當時表面上說話還算客氣的武契奇,實則決心已下。

在科索沃戰爭中被北約擊落的南聯盟米格—29戰機

在俄烏問題上不選邊,不站隊,有機會的話拉起雙方求和,要不就不吱聲。這樣的做法,其實是符合塞爾維亞利益的。

畢竟,這個國家當年被北約狂轟濫炸,戰後也沒得到過任何好處。如今,又有一些西方政客拿俄烏問題類比塞爾維亞和其科索沃問題。這居心,也是一眼就能看出的。

唯恐天下不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