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國際

美媒:為何美國人覺得民主在崩潰,開發中國家人民卻情緒樂觀?

2022-08-04國際

中國日報網8月4日電 【紐約時報】近期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對當前世界提出了思考:世界是否進入了一個不尋常的動蕩時期?還是僅僅是人們的感覺?

【紐約時報】網站截圖

新冠疫情、全球糧食短缺、俄烏沖突、斯裏蘭卡的政治動蕩與經濟危機、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美國的通貨膨脹、大規模槍擊事件、2021年1月6日國會山暴亂事件以及美國反墮胎案推翻……透過觀察最近的媒體重大新聞事件,不難得出結論:某些秩序已打破。這種混亂感可能很難與一些長期性數據保持一致,即在許多指標上,世界總體上正變得更好。

作者指出,從某些方面來看,如今的戰爭比過去五十年的大部份時間都要少,戰爭的致命性也明顯降低,種族滅絕和大規模暴行也普遍減少。平均而言,預期壽命、識字率、生活水平都在提高,達到歷史最高水平。與此同時,饑餓、兒童死亡率和極端貧困也在穩步下降,數億人從人類面臨的首要威脅中解放出來。

盡管所有的數據都顯示一切正在變好,那為什麽人們經常感覺事情只會越來越糟糕呢?作者認為,造成這種差異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收益甚微VS明顯危機

讓世界改變顯著的方式往往是漸進式的,需要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方能實作。數以億計的人可能比他們的父母生活得更健康,更安全。但往往是這些細微的變化會帶來整個社會的進步,使個人難以註意到這種變化。人們傾向於與周圍的人做比較,或者與自己以往相比較,以此判斷生活得怎麽樣,而不是與抽象的標準或與上一代人來比較。許多積極的變化是在於預防出現不好的狀況。沒有人會註意到戰爭沒爆發,家庭成員沒病亡,孩童沒夭折。

由於互聯網的存在,新聞消費遠超從前,即使是那些遠離危機的人,現在也生活在一個不斷更新的數位世界裏,感覺生活中總是存在大規模槍擊或俄烏戰爭等重要事件。如果社交媒體和主螢幕為你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關於災難的資訊,它們可能會助長一種壓倒性的威脅感——盡管有時是錯位的威脅感,就好像世界本身正在崩塌。當人們表示他們感到世界正在分崩離析時,不是在談論像預期壽命這樣的長期指標。相反,他們傾向於感受到人類被前所未有的動蕩和緊急情況所圍困。

有一種觀點認為,今天的危機比過去的危機更少,也不那麽嚴重,盡管這可能只是經濟學家的自我安慰。回想20世紀90年代中期,美國人傾向於將這段時期視為全球穩定和樂觀的時期。如果今天真的是一個異常混亂的時代,那麽相比之下,這個世界一定看起來會更好嗎?

實際上,情況恰恰相反。20世紀90年代中期見證了盧安達和波士尼亞的大屠殺;南斯拉夫解體期間,歐洲經年累月的戰爭;南蘇丹、索馬利亞和北韓的淪陷性饑荒;十幾個國家發生內戰;不勝列舉的鎮壓和政變。事實上,這些事件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遠比今天更為常見。在大多數方面,之前的幾十年甚至更糟糕。但你不可能像回憶本周的恐怖襲擊或政治危機那樣,對幾十年前的每一場災難都記憶猶新。

此類危機的減少僅僅是減少了全球出現的問題數量,並沒有消除這些問題。沒有人會為一場沒有過去那麽嚴重的饑荒歡呼,尤其是那些處於危險中的家庭,特別是當他們了解到未來的沖突或與氣候相關的危機總是可能引起另一場饑荒時。

此消彼漲的樂觀情緒

然而,世界正變得越來越糟糕的感覺並不普遍,事實上,主要是美國等富裕國家的居民普遍認為世界正變得更糟糕。一項項調查顯示,在肯亞或印度尼西亞這樣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絕大多數人傾向於對自己和社會的未來持樂觀態度。這些國家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大多數,這表明,無論你是否相信,樂觀是全球普遍存在的情緒。畢竟這些國家的健康和福利增長最為明顯。其中許多地區在冷戰期間也經歷了數十年的內戰和動蕩,在當時被美國和前蘇聯視為戰亂之地。

同樣的調查也往往發現,在富裕國家,大多數受訪者對未來表示悲觀。這很大程度上歸結於經濟流動性,而非全球新聞頭條。低收入國家的人們傾向於相信他們在未來會有更好的經濟狀況,而富裕國家的人們則相反。但是,對個人情況的悲觀情緒很容易變成對世界的悲觀情緒。美國的民意調查發現,那些認為個人經濟發展希望渺茫的人也覺得整個國家正在衰退,他們不認可其政治領導人。隨著制造業流向海外,工會衰敗,有保障的工人階級的工作崗位受到影響——這被認為是西方民粹主義反彈的主要誘因。由此來看,美國人將20世紀90年代視為全球和平與繁榮的時期也就不足為奇——即使這主要只是美國人的和平與繁榮。

但是,經濟財富停滯不前並不是富裕國家悲觀情緒的唯一原因。在所有顯示世界穩步改善的指標中,有一項指標確實面臨著劇烈的、不穩定的侵蝕——民主。

一個民主衰退的時代

七十年來,民主國家的數量被認為在不斷增加。這些民主國家在選舉的公平性、法治和其他方面也穩步提高。不過,民主國家的數量增長大約在20年前開始放緩。研究人員發現,從五六年前開始,世界上民主國家的數量自二戰以來首次出現縮減。現有的民主國家也變得不那麽民主,更加兩極化,更容易出現政治失靈或徹底崩潰,這些可能是特別嚴重的情況,但它們代表著全球趨勢。美國也是如此,民主監督者普遍認為美國民主正經歷著持續的侵蝕。由於較富裕的國家更有可能實作民主,因此,它們更有可能受到這一趨勢的影響,這可能表明這些國家的悲觀情緒正在上升。這也許能解釋美國人感覺好像整個世界都在瓦解。

對於那些一生中大部份時間都在安全和穩定的社會中的美國人來說,轉變為似乎無休止的政治危機是不穩定的。它會讓世界變得更黑暗,更令人擔憂,而這可能會使人們對未來感到更恐懼和沮喪。人們自然地尋找看世界的模式。有些事,特別是創傷性的經歷,只要經歷過一次,你就會覺得它無處不在。對美國人來說,對國內的選舉盜竊或內亂威脅有所反應後,海外發生的類似事件會突然感覺更能共情。這合乎情理。30年前,美國人可能認為一些遙遠的危機互不相幹,但今天看來,這些危機是相互關聯的。它甚至可能感覺像是全球崩潰的證據。

(編譯:廖雅琪 編輯:王旭泉)

來源:中國日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