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國際

這個夏天,你加入了上海「公路騎行」族嗎?

2022-08-02國際

如果你在夜晚來到黃浦江邊的苗江路,便會發現這裏熱鬧非凡,有人散步,有人遛狗,有人夜跑,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苗江路「繞圈」群體:騎行運動愛好者。這條繞圈路線以苗江路半淞園路為起始點,沿著黃浦江邊繞圈騎行,一圈2.8公裏,愛好者們有的編隊騎行,有的獨來獨往,繞個十來圈,方才過癮。

苗江路繞圈地圖 圖 Club100在如今上海街頭越來越龐大的騎車愛好者隊伍中,大致可以分為兩類,有人騎車是為了休閑放松,想從不同的角度重新認識自己所在的城市,騎上共享單車也能出發。而另一批人,則將騎車當做一項更「嚴肅」的運動。他們也有自己的圈子,騎行俱樂部、活動組織者、路線、相關APP一個不少。騎車是他們的日常運動方式,他們有專業的裝備,也有固定的騎行路線,一次騎行少則數十公裏,上百公裏更是常事。此外,和以享受路線為主的休閑騎不同,這些騎手們更追求速度和耐力。他們中有不少人,同時也是各大自由車賽事的參與者。

青浦區的太浦河是Club100經常舉辦騎行活動的路線 圖Club100創辦了單車店「鏈輪單車」和騎行俱樂部Club 100的鄒成,便是一位資深自由車騎行愛好者,幾乎每周,他都會騎車前往上海的近郊「拉練」一把,也經常在城市道路上繞圈騎車,作為日常練習。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騎行作為一項運動,優點在於它不是十分激烈,也不一定要組隊,一個人就可以自己騎五六十公裏左右,這在目前的參與者中也十分普遍。不過,如果要一個新手單獨騎一百公裏以上,他可能會覺得枯燥,鄒成說,這也是目前有組織的騎行活動十分熱門的原因之一。疫情之下,許多室內健身活動暫停,出於鍛煉和社交需求,越來越多人加入了騎車者的隊伍。他們中許多人都會參加自由車銷售店和騎行俱樂部組織的騎行活動。

車手能騎多快?鄒成說了一個數位,在日常騎行中,他和夥伴們的時速可達30-40公裏,普通的城市道路並不能滿足這樣的速度要求。「無論是你是專業騎手,還是業余愛好者,如果想要在城市裏做公路騎行,相對安全的方式,是在固定路線繞圈騎行。」

此前提到的苗江路,便是騎車族中的「網紅」,虹橋附近的申蘭路也是深受繞圈族喜愛的勝地,擁有幾個要素:路面開闊,行人和機動車都不多。

當然,隨著上海建設中的慢行系統逐漸完善,也有許多車手會選擇城市裏的騎行道。比如全線22公裏的浦東濱江騎行道就是滬上騎行愛好者的打卡勝地,這裏騎行道、跑步道與漫步道分離,沿路設定補給站、休息室和洗手間,而來回50公裏的長度,也對入門的城市騎手十分友好。更不用提一路濱江風光,讓人在運動中也能心曠神怡。

不過鄒成認為,在騎行活動變得熱門之後,在騎行道上騎車也不能掉以輕心。比如,騎行道上也有許多新手車手,或是休閑騎手,他們的速度不會太快,如果騎車時貿然「飆車」,一樣會帶來危險。而騎行道同時兼具的「景觀道」的性質,會吸引許多騎行者停下來拍照,還會有行人在騎行道上逗留。「相關部門或民間組織應該增加騎車安全的日常教育,在騎行道上沿路設定提示牌,請大家不要隨意停車和穿越,讓社會形成共識。」他認為從意識上來說,中國的城市騎行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大家的行為和觀念需要得到轉變。

浦東濱江騎行道 資料圖那麽,上海是否是一座適合開展公路騎行的城市呢?鄒成的答案是肯定的。「海外經常會評選最適合騎行的城市,如果上海也參加評選,那一定會上榜。上海是一個非常適合騎行的城市,因為我們最初的城市規劃裏,就有自由車道。」有朋友認為上海有什麽好騎的,他會說,你去郊區看看,不用離開上海市區太遠,就可以找到看不見一個人的路。周末,許多騎友都會聚集在上海郊區。如果你開啟騎行AppStrava,會看到許多騎友們分享的騎行軌跡圖,對於像鄒成這樣的資深騎友而言,他們會選擇一個可以騎車抵達的點,直接從家裏一路騎到郊區。他們的軌跡便一路從上海市區一直延伸到各個郊縣。「像澱山湖那樣的地方,如果開車,路上的時間就浪費了。」他說。

周末的早晨沒什麽人,清晨出發,在上海騎車是一件很愜意的事,尤其是過了虹橋機場,路況就會很不錯。到了中午左右騎回來時,盡管車流量大了,但他們依然可以找到一些可以騎車,風景也不錯的小路。

郊區公路上騎行 圖Club100在上海,許多騎行者在春天的這波疫情過後加入了騎行隊伍。鄒成的單車店「鏈條單車」也多了不少新客人,他們中的許多人,是鄒成的老客人或騎友的鄰居。疫情讓大家成了朋友,也將自由車這項運動帶到了更多人面前。剛剛騎行兩個月的如如幾乎每周都會參加鏈條單車舉辦的騎行活動。上海疫情期間,和她一起在小區裏鍛煉的鄰居恰好是一位騎行老手,本就對騎行有興趣的如如在他的「安利」之下,買下了她的第一輛自由車。現在,她已經去過了上海郊區的好幾條路線,上周末還去浙江體驗了山路騎行。「此前我很少會想起來去上海的郊區。」她說,長途騎行既能讓她在一開始感到團隊的樂趣,也能在隊伍拉開後,使她找到和大自然獨處的時間。「騎車是能讓我感受到療愈的時刻。

當然,與這波熱潮應運而生的便是「一車難求」。如如沒有等很久便買到了合適的車。但許多和她一起買車的朋友因為身高等因素,便沒有那麽幸運了。

一般公路自由車的消費區間在5000元以上,10000元-15000元價位檔的車型最受歡迎。而據央視財經最近報道,目前銷量最好的,正是價格在1萬到1.5萬元之間的運動自由車。現在,要買到一部合意的車,許多人要等數個月甚至更多。

據鈦媒體調查,很多熱門牌子的自由車,如捷安特、美利達、TREK等,很多型號目前都處於斷貨狀態。還有媒體報道,高端自由車的交貨期目前長達兩百多天。這跟疫情之前的狀況迥然不同。TREK品牌中國市場部負責人王昊便告訴鈦媒體App,正常情況下,消費者訂購入門型的自由車,一到兩個月就能供貨,但現在供貨時間非常不確定,可能三四個月,也有可能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

這是否意味著國內自由車運動真的「火了」?騎行愛好者張文皓不大贊同這一說法。他從2018年開始每周長距離騎行2-3次,每次約200公裏。在他看來,騎行仍是相對小眾的戶外運動,目前的熱潮更像一種嘗新,可能會隨著在社交媒體上找到新的熱點而退燒。

鄒成也有類似的看法。經營高端自由車店十幾年,他的態度相當謹慎,認為現在自由車的短缺情況,和自由車海外訂單暴增、疫情影響下零部件的短缺都有關。「一旦海外零部件生產恢復,這種一車難求的情況就會緩解。其實從銷量上看,中國的自由車市場還有相當大的潛力。現在,我們全國銷量還不如幾千萬人口的澳洲。」

讓下一代早早加入騎行隊伍圖Club100根據凱泰資本調查顯示,中國約有一億騎行人口,但運動自由車人口僅在600萬左右,只占總人口0.4%,遠低於美國的20%。中國運動自由車的銷量,占自由車總銷售僅為6%,在歐美國家這個比例卻非常高,運動自由車占整個自由車消費產業的50%以上,英國甚至達到了62%。鄒成期待著有更多人加入公路騎行的隊伍,「雖然公路騎行有些門檻,但現在參與者多了是件好事,無論是真的有興趣還是追趕潮流。等到潮水退去,總會留下些真心熱愛這項運動的人」。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