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朵格桑花,我和甘南藏民發生了爭執

地理歷史綜合 | www.aqiusha.com

為了一朵格桑花,我和甘南藏民發生了爭執

離開桑科草原之後,我們計劃經如果爾蓋,一路往色達奔去。但仔細斟酌之後,感覺路途過於遙遠,時間大概不夠,所以在如果爾蓋擦了個邊之後,我們掉頭北上,去一個叫做扎尕那的地方。事後證明,扎尕那才是甘南的精華,是甘南最值得一去的地方。

扎尕那在甘南迭部縣,從如果爾蓋以及甘南的大草原上往迭部走,路上的風景已慢慢發生了變化,從一望無際遼闊無比的草原過度到山路,倒沒有什麼七拐八拐,只是在狹窄的山縫中穿行,偶爾經過面目可憎的大山,公路上掉落的碎石讓人微有些不安。山的兩側,通常都有藏族的各種村寨,道路上也跑著體型非常小的藏香豬,那豬是半放養狀態,吃鮮草,運動量又大,據說味道極好。

在奔赴扎尕那之前,對扎尕那略有耳聞,也見過幾張圖片,可能印象是非常雄奇的山峰,高聳入雲,但直到見到那一刻,才曉得實景要遠比圖片震撼的多。

靠近扎尕那時已近傍晚,我們拐過許多山頭之後,突然視野就開闊了,眼前有一大片還在開放的油菜花,更遠處則是敦實又如利劍的山峰,這就是扎尕那,我們不約而同的發出「哎呦」的驚呼,這種風景以前很像只是在瑞士的圖片上見過,當今卻呈現今眼前。

扎尕那在藏語裡的意思是石匣子,有幾個自然村落,依高度不同散落在幾座山峰中。我們還沒進村口,就有藏族少年騎摩托車攔客,我們簡單問了幾句,房間也不貴,很像是100一間,也就索性由他帶路,開車山上,進入了一家客棧。

客棧的主人叫知尕,是一個藏族青年,我們安頓下來後,夕陽正慢慢紅了天空,於是我們也顧不得休息,沿著村裡的山路,一直登到拉桑寺,這兒位置較高,視野開闊,能看到整個扎尕那的風貌。夕陽西下,整個扎尕那被紅色的晚霞籠罩,炊煙在不同的位置緩緩升騰,空氣中飄蕩著燒柴火的淡淡清香,巨大的山峰像山神一樣環抱整個扎尕那,不同形狀的山尖刺向天空,好像要隨時與天空中浮現的巨魔開戰。

天慢慢黑下來,我們回到客棧,那晚只有我們一家遊客,扎尕那的燈光星星點點的亮著,可非常快,陷入了黑暗,停電了。等了許久,也不見來電,於是知尕起火,幫我們做了一頓比較可口,同時價格也不算貴的晚餐。

知尕告訴我們,這個客棧是他開設的,這兒的藏民過著定居和放牧的生活。因為有地,所以種著青稞等農作物,同時也在牧場放牧。在這兒的規矩是,男人主外,來的遊客都是由家裡的男人出面接待,女人主內。知尕的媳婦晚上牽著馬回來,我不曉得她是不是承擔起了放牧的職責。

第二天,我們又重新登上拉桑寺,然後又去了扎尕那的景點,景點就在村子,沿著修好的棧道沿著山一路攀登,大約一小時左右句能走到盡頭,一路上可以近距離的欣賞到扎尕那的山地風光,那山從平地崛起,因為完全是石質的,又很陡峭,幾乎沒有什麼植被,所以你看到的是真正的山,而不是附著其上的植被,所以更有震撼感。

假如你去過美國的優山美地國家公園,會發現這兩處山的特徵是極其相似的,都是巨大的山石拔地而起,山體上寸草不生,巍峨與雄壯就從這光禿禿的山體上散發出來,偶爾滑翔而過的老鷹更讓人驚歎。

早上在去往拉桑寺的路上,幾個藏族婦女各自採了滿滿一藍子花從眼前走過,我掏出手機拍攝的時候,她們露出友善的微笑,藏民的淳樸讓我這樣的遊客頓感欣慰,後來我發現她們是把花背到景區門口,編成花環去賣,許多遊客買來戴在頭上,算是實現了和扎尕那的某種連線。

但沒想到,因為這花,我跟知尕發生了爭執。

因為頭一晚跟知尕聊得還好,我就加了他的微信。第二天拍到幾位藏族婦女揹著花籃行走在路上的照片時,我寫了一行字,可能是一大早揹著狼毒花去賣。我自以為走過草原這麼多次,對狼毒花還是認識的。這種花的根有毒,但搗爛後經過加工,可以做書寫經文的紙張,所以我對狼毒花並沒有什麼情感上的好惡,甚至覺得,這花一簇簇的開放,倒也緊緻和繁榮,是有一定的觀賞價值的。

但知尕顯然不這麼以為。他在我發的這條朋友圈動態上回復說,這是格桑花,你不懂不要亂說,並要求我刪掉。我愕然了,這麼多年以來,我一直以為這就是狼毒花,並且在內蒙的草原上,也曉得當地人就管這花叫做狼毒花,而格桑花是那種亭亭玉立,顏色多為純色,花瓣平展的花,也是我最喜愛的花,這種花在西北尤為常見。難道我真的錯把格桑花認作了狼毒花?

在知尕看來,這絕對不是一個無知和有知的問題,而是一個無知中帶有惡意的問題。他說你跟我上法院打官司,看這花有沒有毒死過人,他們藏族人絕不賣狼毒花。我有些無奈,我只是說了我以為這花是叫做狼毒花而已,並沒有引申出這花有多麼不好,甚至毒死人的意願和想法,但知尕如此情緒激烈,卻又拿不出說服我的證據,所以我只好把他從好友裡刪除了。

他說這是格桑花的時候,我又立即查了百科,感覺這花是狼毒花並沒有錯,但也有一種說法,格桑花並不是一種花,而是草原上對許多花的泛指,從這個意義上說,知尕以為那是格桑花,也是對的。

所以,假如有專業人士能給出信服的解釋和說法,讓我明白畢竟是哪一種花,我覺得是幫我解決了一樁懸案。這樣我再遇到這種花,就能給出一個更準確和更自信的說法,也不至於傷害其他人的感情了。

雖然和知尕產生了分歧,但我對扎尕那的懷念還是不變的,那兒有天堂一般的風光,有神奇的藏族以及他們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我想還會再去,那裡有讓人忘卻塵世的魔力。

我認為這是格桑花,也叫波斯菊

這是狼毒花,圖片引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