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社會

無懼苦累臟,年輕女獸醫用心守護動物健康

2022-08-02社會
無懼苦累臟,年輕女獸醫用心守護動物健康

27歲的女獸醫呂燁,最初的夢想是當一名醫生。高考時,她第一誌願填的是臨床醫學,卻「稀裏糊塗」地被調劑去了動物醫學。

一詞之差,工作的物件和環境由此天壤之別。

頂著7月的烈日,她和同事王盈盈穿上厚厚的防護服,戴著手套鉆進了羊圈。一人摟住羊頭,一人迅速將針頭紮進羊的頸部,殷紅的鮮血瞬間註入采血管。「采樣回去做血清檢測,排查羊是否患病。」抽完血,呂燁摸了摸羊頭,全然不顧刺鼻的膻氣。「羊和孩子一樣,得哄著它。」

在地處渭北旱塬的陜西省千陽縣,呂燁和王盈盈是縣畜牧獸醫工作站8名女獸醫中最年輕的兩位,也是經常一同下鄉的「黃金搭檔」。整日與豬牛羊、雞鴨鵝為伴,旁人眼中又臟又累的工作,兩位姑娘卻苦在其中,也樂在其中。

「守護全縣的動物健康,很光榮,也很浪漫。」王盈盈說。

從實驗室到羊圈牛棚

動物無言,給它們看病,除了需要忍受腥、臭、膻,最難的是如何迅速、準確掌握病情。「盡管現在許多牛羊都佩有耳標,也有診療記錄,但畢竟不能像人一樣自訴癥狀。這就要靠獸醫的眼力、經驗和功底。」呂燁說。

望聞問切,詢問養殖戶的飼養方式,觀察病體的典型臨床表現……在這些書本上學到的知識派上用場之前,獸醫們首先要學會的是,如何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不少初入行的獸醫,都曾遭遇過被羊頂、牛踢的經歷。汲取同事們「慘痛」的教訓,從一次次實踐中,王盈盈和呂燁慢慢摸索出了與動物的溝通之道。

「先觀察動物群體的狀態。對異常個體診斷時,我們會對它進行安撫,比如順著頭撫摸,使之處於放松狀態。遇到狀態不佳的個體,有時還需要大家一起幫忙,用‘保定’技術將其固定住。」王盈盈說,其實,有時動物也通人性,「你對它好,它也會更配合你的診療」。

與人們想象中「動物生了病、獸醫便背起藥箱出診」不同,隨著規模化養殖漸成潮流,動物醫學的發展思路也從以治療為主轉變為以預防為主。

「動物一旦出現重大疫病,比如高致病性禽流感、非洲豬瘟等,都是無法治愈的,只能集中撲殺。如果控制不住,就會給畜禽養殖產業造成巨大損失。」王盈盈說,她的主要工作職責,就是做好動物疫病的預防控制。

千陽是畜牧產業大縣,僅奶山羊存欄就有22萬只。為了給畜禽築起疫病救治的「防火墻」,王盈盈和呂燁一年的工作日程被安排得滿滿當當:春秋兩季為所有畜禽打疫苗,進行集中免疫,1月、5月和9月重點對奶牛進行程式化免疫,常年持續開展奶山羊布魯氏菌病監測。

由春到冬,從實驗室到雞舍、羊圈和牛棚,她們幾乎沒有閑下來的時候。

類似於人類社會出現疫情時需要做流行病學調查,「流調」也是王盈盈和呂燁工作的重要內容。

一旦轄區內出現狂犬病、口蹄疫、布魯氏菌病等病例,她們要立刻走村入戶進行專項流調。如果疫病發生在周邊地區,她們也要迅速開展緊急流調,為轄區畜禽設計防護措施,及時切斷傳播鏈條。

危險與緊張,亦是獸醫們的日常。有些病是人畜共患的,工作時需要「全副武裝」,穿上厚厚的防護服。

走進千陽縣畜牧獸醫工作站的實驗室,一摞摞厚厚的畜禽流行病學調查資料,凝集著獸醫們的心血。翻開其中一份奶山羊養殖場的檔案,從產奶量、飼養方式到血清檢測結果、疫苗註射時間,數十項內容被分門別類詳細記錄在案。

王盈盈說,動物們的醫療檔案,她視若珍寶。

「和動物近些,心裏踏實」

「一個女娃,為什麽要幹這又臟又累的工作?轉行不好嗎?」

34歲的王盈盈,已經記不清被多少人問過這樣的問題。

與「歪打正著」入了獸醫行的呂燁不同,王盈盈從小就有一個田園夢。「小時候我在村裏見過獸醫給牛羊看病,覺得很有意思。高考時,我的第一誌願填的就是動物科學制藥工程專業,研究生又繼續學了動物醫學預防獸醫專業。」

2013年從新疆農業大學碩士畢業後,王盈盈回到家鄉陜西省渭南市,如願進入合陽縣畜牧獸醫局,當上了一名獸醫。此後,因機構改革,她被調整到行政崗位工作。朋友們都說「這下可以輕松了」,王盈盈卻急了:「專業扔了可惜!不和動物在一起,還叫什麽獸醫?」

2018年,透過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王盈盈來到距離家鄉200多公裏的千陽縣,重操舊業。「做獸醫,還是和動物近些,心裏踏實。」她說。

王盈盈一心撲在工作上的執著,也漸漸化解了親友們的不解。

2018年從西北民族大學畢業後,呂燁在西安當過寵物醫生、幹過銷售,兜兜轉轉,最終還是回到家鄉幹起了本行。「女孩子做獸醫,沒有熱愛是不行的。說到底,還是割舍不下。」呂燁回憶說。

在縣城做獸醫,除了努力提升業務水平,如何與群眾打成一片、成為養殖戶信任的「名醫」,也是這些青年女獸醫需要面臨的難題。「剛開始工作時,我講的很多專業術語,養殖戶聽不懂,我也幹著急。」談及過往,呂燁忍不住笑了。

跟隨單位前輩下鄉的過程中,呂燁學會了先「閉上嘴、睜大眼」,努力傾聽養殖戶的訴求,觀察老師們如何與村民溝通。「一定要有親和力。比如做流調,得轉譯成‘了解情況’,群眾才聽得懂。」

兩位年輕人的到來,也給人員結構老化的千陽縣畜牧獸醫工作站註入一股新風。去年底以來,陜西部份地方疫情反復,工作人員難以下鄉開展工作。呂燁和王盈盈一合計,開辦起「千陽縣奶山羊智慧服務」的公眾號,直接上手寫科普文章。夏季畜禽防疫技術要點、奶山羊傳染性結膜角膜炎的防治、羔羊腹瀉常見病因與防治……一篇篇文章言簡意賅、幹貨滿滿。

「老師這個稱謂,沈甸甸的」

今年1月,正值奶山羊產羔期,千陽縣兩個養殖場50多只羔羊出現不明原因腹瀉。接到「急診掛號」,王盈盈和呂燁迅速「出診」。在排除重大疫病後,她們發現,由於擔心羊羔受凍,養殖場沒有做好通風,加之養殖員頻繁更換,防疫措施沒做到位。「這是養殖理念出現了偏差。要防病,既要做好保溫,也要加強通風,只要把羊舍裏的墊草鋪厚就行。」呂燁分析。

在她們的幫助下,沒過多久,問題得到解決,養殖戶打來電話,連聲道謝。「得到群眾認可,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候。」呂燁說。

從事獸醫工作近10年,王盈盈親歷了養殖行業的點滴變遷。「比如奶山羊,過去以散養為主,有的養殖戶就是靠著墻根養幾只,環境又臟又臭。現在都是規模化養殖,一些小型養殖場也有了移動羊舍,清潔、管理起來都很方便。」她說。

隨著獸醫管理體制改革推進,基層獸醫工作職能也在發生改變。千陽縣畜牧獸醫工作站站長李維東介紹,縣級獸醫站從過去以診療經營為主,轉變為以承擔疫病防控、畜牧技術推廣和行業監管職能為主。

相較於前輩們的工作,王盈盈和同事們肩上的擔子更重了。她們既要保障全縣的動物安全,也要保證畜禽產品的品質安全。「地上跑的、水裏遊的,這些養殖場,我們都要定期開展巡查。養殖檔案填寫、畜禽調運是否有檢疫證、投入品來源是否正常等,都在我們的檢查之列。」王盈盈說。

入行這些年,最令王盈盈和呂燁驕傲的是,千陽縣沒有發生過重大疫病和食品安全問題。經過她們的技術指導,一些養殖戶也提高了畜禽產量,增加了收入。「過去,少數人對獸醫行業有偏見。如今,越來越多人開始認識並尊重這份職業。」呂燁說,現在,老鄉們會叫她們老師,「這個稱謂,沈甸甸的。」

盡管還年輕,王盈盈和呂燁已經下決心要在基層紮下根來。「站裏有幾位老黨員,一幹就是半輩子,和許多養殖戶都成了朋友,我也想成為他們那樣的人。」呂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