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社會

一對警察夫妻的「特別」七夕禮物

2022-08-05社會

記者 婁凱

「七夕快樂,那我的七夕禮物呢?」劉玉平對張雲朋發了條微信。不一會兒,張雲朋回了句,「蹲點48小時抓捕了個嫌疑人,跟你分享一下吧,這就是我的七夕節禮物。」。

從校服到警服

嫁一個警察,需要勇氣;警察嫁給警察,需要雙倍的勇氣。劉玉平是歷下區解放路派出所的一名民警,張雲朋擔任天橋區成豐橋派出所的副所長,他倆同在山東警察學院畢業,又一起畢業在濟南工作。「畢業之後的感觸太深了!」談起感受,劉玉平仿佛開啟了話匣子。

2006年兩人結束了愛情長跑,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婚後的生活還是讓劉玉平始料未及。「他一開始在刑警隊工作,加班出差都是常態,經常一個多月的時間,我都見不到人,不是值班就是加班,要不就是在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路上。」劉玉平說,最讓她印象深刻的,是2007年的一次事件。

「晚上七八點鐘,這麽晚了怎麽還沒回家,我給他打電話,電話也不接。」劉玉平說,「可能是比較重要的案件,加班了。」劉玉平雖有過再次撥打電話的沖動,但出於工作的需要,她還是默默等丈夫回來。「晚上九點多,他隊長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弟妹,張雲朋有點事,晚點回去。」因為職業的敏感,當時劉玉平的心裏咯噔了一下,「問什麽時候能回來,他說不要緊,明天就回來了。」聽到這句話,劉玉平默默掛掉了電話。「我一聽最起碼生命沒有危險,也就沒再多問別的。」劉玉平說。

「那一晚,是我最難熬的一個夜晚,幾乎沒睡著覺。」第二天聽到敲門聲,劉玉平一個箭步沖到門前,「我看到眉毛上麵包了一個砂布,問他怎麽回事?他說碰電線桿子上了。」劉玉平雖然心疼,但張雲朋沒說,她也沒仔細問。

「後來他跟我說,他帶著一個實習的學生去抓人的時候,犯罪嫌疑人拿著匕首就沖著學生揮舞而來,為了保護學生,他就往前沖,結果被匕首劃到了眉毛,至今眉骨處仍留有疤痕。」劉玉平說。

最虧欠的是孩子

說起孩子,劉玉平多次哽咽起來,「最虧欠的就是孩子。」孩子小的時候,有時會問她,「媽媽,我為什麽不能每天都能見到爸爸呢?」她就會告訴小家夥,「因為爸爸要抓壞人呀。」

因為雙警家庭經常會碰到值夜班,「一個人值夜班還好,要是都值夜班,孩子晚上那可咋辦。」劉玉平便擔起了看孩子的重任,「晚上孩子就在派出所,辦公室裏有個沙發,他睡覺我工作。」劉玉平說。

「那天孩子跟我說了一句話,他說家裏沒有爸爸也行。我說為什麽?他說天天不在家,要他幹什麽。」這句話讓劉玉平既好笑又心疼,「我說那可不行,雖然說很辛苦,但是他幹的這個工作非常有意義。」劉玉平說完,開始哽咽了起來,眼淚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轉。

「他見到我,除了探討辦案中的心得體會和困惑,就是累得坐著就能睡著,根本顧不上家,心疼但是得包容。」劉玉平對於張雲朋的忙碌,早已習以為常。因為她能體會到警察的不易。「我們已經半個月沒見面了,能正常下班回家,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就已經是最浪漫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