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兩岸

台灣人如看待高砂義勇隊?

2019-01-25兩岸

問到現在的台灣人如何看待高砂義勇隊,是不是其他答案都忘了這個人和她的「還我祖靈」靖國神社合祀除名運動……

台灣人如看待高砂義勇隊?

高金素梅

2002年高金素梅起領軍對日「討還祖靈」行動,訴求日方將70多年前受征參戰的「高砂義勇隊」陣亡人員名字,從靖國神社供奉名冊中除名。為此十余次率「高砂義勇隊」遺族到東京靖國神社和紐約聯合國總部抗議,並向日本法院提出控告小泉首相參拜違憲。

2002年

今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佈投降五十七週年紀念的前夕,由台灣原住民立法委員高金素梅率領了一個原住民團體前往日本東京靖國神社,因為他們的親人被奉祀在那裡。但他們和每年八月十五日要到靖國神社去「參拜」的日本官僚政客不同,他們是第二次大戰期間,被日本當局強征去南洋參加作戰的「高砂義勇隊」犧牲者的後人,他們不但和李登輝以其哥哥入祀靖國神社為榮不一樣,並且,他們以先人入祀靖國神社為台灣原住民族的民族恥辱,他們抗議靖國神社把他們的先人當作是日本軍國主義侵略罪行的工具入祀靖國神社,他們更抗議把他們的先人和屠殺他們族人的日本征台軍入祀在一起。他們要把他們先人的牌位撤除回來,帶回自己的故鄉台灣。他們在靖國神社,喊著抗議的口號,以原住民的語言唱著安慰他們先人靈魂的靈歌,向日本人民講述著台灣原住民在日本殖民統治下悲慘的命運,使得在場的日本人為之動容,為之淚下,徹底粉碎了日本軍國主義的謊言,也徹底粉碎了日本軍國主義在台代理人「皇民化」餘孽李登輝以日本殖民統治為「最有良心的統治」的謊言。

原文連結:

2003年,抗議時任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

現在擺放在神社的台灣原住民族,其實是日本軍國主義毒化教育下的「受害者」,他們是軍國主義「真兇」所惡意利用的「受害人」。他們根本不能擺放在代表軍國主義的「靖國神社」的「惡名」之下。進一步說,即使是在戰爭中戰死的一般日本人,也是日本軍國主義蠱惑或逼迫下的「犧牲者」。對他們,我們也應懷著人道之情同情他們。

2005年:

抗議「台聯」參拜靖國神社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強征台灣原住民族成立「高砂義勇隊」共二萬餘人遠赴南洋作戰,因「高砂義勇隊」多被派赴戰場的第一線,故死傷極為慘重,戰後生還者僅餘1/3人數,且多數成為傷殘。

日本戰敗後,將「高砂義勇隊」犧牲同胞的靈位擺進靖國神社,與進犯台灣的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靈位並列,共同接受慰靈祭祀,這種將兇手與被害者同置一處的做法,基本上是將台灣原住民族視為永遠臣服於日本軍國主義鐵蹄下的子民,是對台灣原住民族最大的侮辱!

身為「高砂義勇隊」犧牲者的族人同胞,我們不忍心我們親人的靈魂繼續受到這種侮辱和虐待。日與夜不能並存,加害者和被害者的靈魂是不可能和平共存的。因此我們希望將他們的靈魂取回,放在他們日夜盼望的家鄉,讓他們能夠和親在一起受他們的思念!

靖國神社抗議受阻

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