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宗教

「問答」修習大護衛經

2020-11-24宗教

我想在家裏讀誦【大護衛經】當做功課。請做一些相關的開示,或者提供一些建議!

答:

更多資料可以看看法住禪林方面在禪林護衛經是經常念誦的也有一些篇章收錄在早晚課裏心經常在這些善美的目標上轉起平時取到的都是這些善美的目標並且修習慈愛、悲憫、隨喜和平舍是很好的這種取到清凈的目標也是對於禪修非常有幫助的修習舍覺支有可能直接進入四禪誦讀、思維的時候可以慢慢熟悉熟悉清晰到一定程度之後心會在取到那些目標的過程裏進入到更深的平靜那個平靜可能是進入到四禪的契機護衛經一般令心在世俗目標上轉起並且主要修習善法目的是給心以保護這些目標這些作意都善美、清凈這時心就會獲得信賴能夠去到更深的平靜可以說這時進一步的止禪和觀禪修習的輔助所以被作為日常的練習。

轉載:

部份護衛經:<文件>上座部佛教念誦集.pdf

禮敬彼世尊、阿拉漢、正自覺者!

一、何謂「護衛經」?

巴利語parittà,音譯為「巴利達」,意為護衛、保護、守護。根據上座部佛教的傳統,有一些經文具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能夠使念誦者和聽聞者免除危難,帶來吉祥。從祈請念誦護衛經的邀請文中可以知道,護衛經具有能夠排除不幸、達成一切成就,使痛苦、怖畏、疾病等消失的護衛作用。因此,經典的編纂者和持誦者把這一類具有護衛功效的經典編集在一起,統稱為「護衛經」。

在古代的斯裏蘭卡,諸大長老們從巴利語經藏中選取了一系列的經典,組譯成【大護衛經】(巴利語MahàParittà;新哈雷語為MahàPiritPota1),又稱「四誦分巴利」(CatubhàõavàraPàëi2),即「四部念誦的聖典」。3現在,這四種誦分一共包括了二十九部長短不一的經。4在所有的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包括斯裏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寮國等——在許多的場合都有念誦護衛經的傳統。若有居士前來請求出家,比庫5們會為他們念誦護衛經;有施主前來寺院作布施供養,僧眾們會應邀為他們念誦護衛經。

在誦戒日、入雨安居日等,僧人們會在寺院或自己的住所念誦護衛經,有許多寺院和禪修中心甚至把念誦護衛經定為每日的課誦。而在家佛教信徒們則會在逢年過節、嬰兒出生、結婚喜慶、祝賀壽辰、喬遷新居、生意開張、生病、親戚去世、追思先人等日子,邀請僧眾到其家中念誦護衛經。有些虔誠的在家信徒甚至還能流利地背誦多部護衛經。

二、護衛經的起源

念誦護衛經的傳統可以追溯到佛陀的時代6。在巴利語經律中,就有幾部經典被認為可以起到保護念誦者的作用。在【增支部〃第七集】中收錄了一部【蘊護衛經】7。在該經中,佛陀教導住在森林中的比庫們為了保護自己免遭毒蛇等有傷害性的動物的攻擊,在向諸蛇類散播慈愛的同時應念誦該經8。在【寶經】中的第二首偈頌,佛陀指示那些鬼神們要勤勉地保護人們。佛陀在【旌旗頂經】中直接教導諸比庫透過憶念佛法僧的功德可以消除恐懼和害怕。最明顯提到學習、掌握護衛經能夠守護、保護佛陀弟子的是收錄於【長部】第32經的【阿嗒那帝亞經】。

在【寶經】的義註9中談到:韋沙離城10原是個繁榮富饒的城市。但是有一年因幹旱、歉收而發生了饑荒。首先死的是窮人,他們的餓殍被扔到外面。由於屍體的臭味,非人11進入城內。之後更多的人死亡,又引起瘟疫的蔓延。如此,韋沙離遭受饑荒、非人和疾疫三種災禍。韋沙離的市民齊集到國王處商議,決定到恒河對岸的王舍城去迎請佛陀前來消除這一切災禍。佛陀了知此行將能利益許多眾生,於是帶領五百位比庫前往。當佛陀的腳才踏上韋沙離的國土,天上立刻下起傾盆大雨,雨水把所有的死屍沖進恒河,並把大地清洗幹凈。沙咖天帝12也帶領諸天前來。由於大威勢諸天的會集,多數非人逃散了。世尊站在城門口對阿難長老說:「阿難,你學習此【寶經】之後,拿著諸供器與離差維的王子們一起,在三道城墻之間繞行誦【寶經】作護衛。」

於是,具壽13阿難在誦護衛經時,用世尊之缽裝滿水灑向城內各處。就在長老誦「凡會集此……」時,那些非人四處奪門逃竄。在非人離去時,眾人的病也隨之痊愈。

在【應作慈愛經】的義註14中談到:有一年在臨近雨安居時,有五百位比庫到世尊處取得業處之後,來到喜馬拉雅山腳下一個景色迷人的樹林中住下,準備在那裏度雨安居並精進禪修。但是該林中的樹神卻不喜歡這些比庫,在夜晚比庫們履行沙門法時,變現出可怕的形象、發出恐怖的聲音來恐嚇比庫,使他們無法專註、忘失正念,然後再用臭氣使他們產生劇烈的頭痛。受到幹擾的比庫無法繼續居住下去,不得不離開,前往世尊之處。世尊知道原委後,對他們說:「諸比庫,再沒有其他適合你們居住的地方,你們唯有住在那裏才能達到漏盡。諸比庫,回去吧!依那個地方住下來。如果希望諸神不恐嚇你們,應學習此護衛經,並以此護衛經作為你們的業處。」於是那些比庫依世尊的教導,念誦此經並回到該森林。那裏的樹神得到了慈愛,歡迎他們並為他們提供服務。就這樣,那些比庫住在那裏日夜精勤禪修,最終都證得了阿拉漢果。

三、護衛經的保護作用

護衛經之所以能夠起到保護的作用,按其功能來分,可以歸為以下幾類:

1.三寶類:這一類的經典乃是透過隨念佛陀、正法以及僧團的殊勝功德來達到保護的效果。諸如【寶經】【旌旗頂經】等。信徒們在皈依三寶時,會念誦如下皈依文三遍:Buddhaüsaraõaügacchàmi.(我皈依佛)Dhammaüsaraõaügacchàmi.(我皈依法)Saïghaüsaraõaügacchàmi.(我皈依僧)皈依,巴利語saraõa,直譯為庇護所、避難所、安全處。而Buddhaüsaraõaügacchàmi直譯為「我走向佛陀為庇護所。」「我去佛陀的庇護所。」對於「我皈依法」「我皈依僧」諸句亦同。因為佛、法、僧三寶是佛教僧俗信徒們的庇護所、皈依處和安全處,所以,皈依、隨念三寶的功德自然就能對佛教徒們起到保護的作用。還有幾部屬於禮敬佛陀的護衛經也可歸於此類,如【孔雀護衛經】【月亮護衛經】【太陽護衛經】及【阿嗒那帝亞經】中偈頌的開頭部份等。

2.慈愛類:這一類的經典乃是透過對某一類特定的眾生乃至一切有情散播慈愛而達到保護的效果。諸如【應作慈愛經】【蘊護衛經】【慈愛功德經】等。佛陀在【慈愛功德經】中提到經常散播慈愛而達到慈心解脫的禪修者可以獲得十一種功德(功效),其中就包括受到非人的喜愛、諸天守護和不會遭受火、毒、刀槍的傷害。因此,慈心的功德能夠保護散播慈愛者免除危難和帶來祥和快樂。

3.道德類:這一類經典其實是佛陀對其弟子特別是廣大的居家信眾在倫理道德上的教導和建議。與其把這一類經典視為擁有保護的作用,毋寧說是透過讀誦、流傳這些經典,能起到提高道德修養、化世導俗的作用。如【大吉祥經】【衰敗經】【賤種經】等。

4.法義類:這一類經典其實是教導佛法義理的經典。也許傳統上認為佛陀的教法本身就具有保護的效果,故也把它們視為護衛經。如【轉法輪經】、【諦分別經】等。

5.法療類:這一類經典以討論覺支法義的三部【覺支經】為主。這些經典記載了透過聽聞、思維七覺支而治愈重病的例子。還有另一部【吉利馬難達經】,記載了具壽吉利馬難達(Girimànanda)透過聽聞和思維十種禪修業處而治愈重病的例子。由於透過聽聞和思維這些法義曾經治愈了佛陀以及某些弟子的重病,所以通常會在信徒生病時念誦這些經典。

6.稱名類:這一類經典羅列了一系列特定的人物或鬼神的名號,透過稱頌他們的名號而起到保護的作用。如【吞仙經】羅列了許多過去諸獨覺佛的名號;【大集會經】羅列了許多諸天、鬼神的名號。特別是【阿嗒那帝亞經】,透過稱頌七位佛陀、四大天王以及呼喊諸亞卡17大神將的名號,使佛弟子們避免遭受諸非人、亞卡的幹擾和傷害。

然而,無論是哪一類的護衛經,能夠產生護衛作用的原因還在於這些經文的本身都是真實語。真實語,巴利語saccavajja或saccavàca,即真實的話語或言而有信18。由於佛陀所說的話都是真實不虛的,憑借著這些真實語的力量,可以使念誦者達成所願。正如在【寶經】中,有十二首偈頌是宣說佛法僧三寶的功德。由於這些功德都是佛法僧的真實素質,確實是三寶所具備的,因此在這些偈頌的後面都有一句真實語的表白:「憑借這真實的話語,願一切有情獲得安樂。」

同時,佛教徒們相信,由於過去所造作的恭敬三寶、布施、持戒等善業,許多善人命終之後投生到天界。這些天界的善神們自然也恭敬三寶、喜歡善德和守護擁有善德的人們。正因如此,在每次誦護衛經之前,都會念誦:「願普輪圍界,諸天來聆聽……」等的邀請文,邀請整個輪圍世界的所有諸天都前來聆聽佛陀所說的正法。同時,在念誦完護衛經之後,又會念誦:「空居與地居,大力諸天、龍,隨喜功德後,恒守護佛教!」等回向功德文,祈請這些喜歡善德的諸天時常守護佛法與佛陀的弟子們。

另外,護衛經能夠產生保護作用還與念誦者和聽聞者自身有關。如果念誦者對三寶有信心、持戒清凈,而且念誦時發音準確、吐字清晰,能夠使護衛經透過念誦者之口而發揮應有的效力。同樣的,聽聞者對三寶的信心以及自身的戒行也是很重要的,因為護衛經無法在對三寶沒有信心和道德品質敗壞的人身上產生功效。

四、對護衛經的幾點誤解由於護衛經具有免除危難、帶來吉祥的功效,因此也容易讓人產生許多誤會。下面將列出幾個常見的錯誤觀點,並稍作澄清。

有很多人認為護衛經是咒語,因而把「護衛經」誤譯為「護咒」,例如把【蘊護衛經】誤譯為【蘊護咒】,把【孔雀護衛經】誤譯為【孔雀護咒】等19。

咒,梵語為mantra(曼怛羅,譯作密咒、真言)、dhàraõã(陀羅尼,意為總持)或vidya(巴vijjà,意為明、明咒、咒術)。是指不能以言語說明的、有特殊效驗的神秘音聲,是為了達成某種目的時所念誦的秘密章句。故咒又可作神咒、禁咒、密咒、明咒、真言等。

咒語一般可分為息災咒、增益咒、幻變咒術和降伏咒詛。⑴.息災咒(梵÷àntika):可以用來護身治病、祛除災厄、滅除障難等。⑵.增益咒(梵pàuùñika):可以用來祈求利益、獲得成就、增長福德等。20⑶.幻變咒術(梵màyàka):可以隱身遁形、神通變化、上天下地、穿墻走壁、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點石成金等。⑷.降伏咒詛(梵abhicàraka):可以驅役鬼神、降妖除魔、起屍殺人、誅殺怨敵等。

世界各地的先民們幾乎都存在著咒術信仰。在印度遠古的吠陀時代(西元前1500-前600年),咒術已得到普遍的套用。其後編集的四種【吠陀】(Veda,意為智,明,知識)成為婆羅門教的根本聖典。其中的【夜柔吠陀】(梵Yajur-veda)是婆羅門祭司舉行祭祀時所誦咒文的集錄。【阿闥婆吠陀】(梵Atharvaveda)是禳災、招福等咒語的集錄。在佛典中,通常稱博學的婆羅門為「諷誦者、持咒者、精通三吠陀者」(ajjhàyakomantadharotiõõavedànaüpàragå)。同時,在非婆羅門的各種沙門團體中,也有許多外道修行者依靠替人念咒、作護摩(homa,火供一類的祭祀儀式)、看相、預言等來謀生。

然而,佛陀卻把這一類的咒術稱為「畜生明」(tiracchànavijjà),稱依靠咒術等伎倆謀生的手段為「邪命」(micchàjãva,不正當的謀生方式)。而且佛陀遠離依靠這些「畜生明」來謀生的「邪命」21,對於佛陀的弟子們也是這樣22。在【律藏〃小品〃小事篇】中,佛陀明確禁止比庫們學習和教導「畜生明」。因此,在佛陀的正法、律中,是不存在所謂「咒語」的。23

不過,從護衛經所能產生的功效來看,卻與息災咒與增益咒的作用非常相似。這也就難怪會有人把護衛經誤會成咒語、把「護衛經」誤譯為「護咒」的了。

但是,咒語和護衛經還是有區別的。咒語註重的是神秘的語言及音節,賦予其語言與音節神秘的意義24,相信透過念誦這些語言及音節能夠產生不可思議的神秘效驗。咒語通常都不需要轉譯和解釋,咒語的含義並不重要,音聲本身遠遠高於其意思,有許多咒語甚至只是一些毫無意義可言的音聲組合。

然而,護衛經的力量並不在於音聲,念誦護衛經的語言也不神秘,有時理解經文的含義比死記硬背更重要。許多經典之所以被視為護衛經是因為她們具有深遠的教育意義和現實意義。例如:【吉祥經】在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是一部家喻戶曉的經典,學校甚至把它當成教科書來教育年輕一代。僧俗信徒們依照【應作慈愛經】中的教導來散播慈愛以及作為禪修業處。佛陀教導【蘊護衛經】的原意在於散播慈愛而非機械地念誦經文。

【十法經】是出家人應當經常用來檢查、省思自己身心的十條行為規範。而更多的護衛經實際上只是佛陀的教導開示,從內容上看很難發現它們跟神秘力量有任何的關系。透過念誦護衛經,能夠起到排除不幸和使痛苦、危險、疾病消失的作用,因此有些人無論遇到任何大小事情、各種不幸,都把希望寄托在護衛經上,把護衛經當成是消災解厄、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

佛教相信緣起,世間上的任何事物和現象都離不開因果律,在佛教中的各種觀念和行為也不能與業果法則相違背,念誦護衛經當然也不例外。

對於護衛經與業果法則之間的關系,我們可以聽聽彌林達王(Milinda)與龍軍(Nàgasena)尊者之間的一番問答。彌林達王問:「龍軍尊者,世尊如此說過:‘非虛空.海中,非入山.縫隙;世界不存在,能脫死神處。’但世尊又教導護衛經。諸如【寶經】【慈愛經】【蘊護衛經】【孔雀護衛經】【旌旗頂經】【阿嗒那帝亞經】【指鬘經】。龍軍尊者,如果去到虛空中、海洋中、殿堂、小屋、山洞、洞窟、孔穴、縫隙或山林之中都無法擺脫死神的話,那麽誦護衛經就是錯的。如果基於護衛經可以擺脫死神的話,那麽‘非虛空.海中„„’這句話就是錯的。這也是自相矛盾的問題,結上加結,今向您提出,您必須解開它。」「大王,世尊如此說過:‘非虛空.海中„„。’世尊也教導過護衛經,但那是對尚有余壽、具足生機、已離業障者來說的。大王,對壽命已盡者則沒有作為和手段能使其存活。大王,就如一棵已死、幹枯、無生機、生命已壞、壽行已離的樹,即使用一千罐水去澆也不能使之存活或發芽變綠。同樣的,大王,藥物和誦護衛經對壽命已盡者則沒有作為和手段能使其存活。大王,地上的藥物對那壽命已盡者是不會產生作用的。大王,護衛經可以保護、護佑尚余壽命、具足生機、已離業障者,為了他們,世尊才教導護衛經。大王,就像莊稼成熟、可收割時,農夫會防止水流入。但在谷物幼嫩、如雲般具足生機時,則會用水灌溉使它增長。同樣的,大王,對於壽命已盡者,可把藥物和護衛經的作用置之不理。但對那些尚有余壽、具足生機的人,為了他們而念誦護衛經之藥,他們能透過護衛經之藥得以增長。」「龍軍尊者,如果壽命已盡者會死,尚有余壽者能活,那麽,護衛經之藥也是無用的。」「大王,你以前見過有疾病透過藥物而治愈嗎?」「是的,尊者,見過好幾百次。」「那麽,大王,‘護衛經之藥也是無用的。’這句話即是錯的。」„„(中略)「龍軍尊者,護衛經是否保護一切人?」「大王,保護一些人,不保護一些人。」「那麽,龍軍尊者,護衛經並不是萬能的。」「大王,食物是否能保護一切人的生命?」「尊者,保護一些人,不保護一些人。」「什麽原因呢?」「尊者,因為有些人過量吃食物,因霍亂而死。」「那麽,大王,食物不能保護一切人的生命?」「有兩種原因食物可以奪取生命:飲食過量或熱力羸弱(消化不良)。龍軍尊者,能夠維生的食物可因惡習慣而奪取生命。」「同樣的,大王,護衛經保護一些人,不保護一些人。大王,有三種原因使護衛經不能保護:業障、煩惱障和無信障。大王,能夠保護有情的護衛經可因自己的所作而失去保護力。大王,猶如母親滋養腹中的胎兒,細心地準備生產。生產後除去不凈、汙垢、鼻涕,染以最上之妙香。後來有別人的兒子辱罵、毆打或打傷他時,她會憤怒地抓他們帶到君主處。但如果是她的兒子犯罪、越軌,人們在抓住他去君主處時用棍棒、拳腳打他、揍他。大王,他的母親是否也可以抓住抓他的人而帶到君主之處呢?」「不能,尊者。」「大王,是什麽原因呢?」「尊者,因為是他自己的罪過。」「同樣的,大王,能夠保護有情的護衛經對自己有罪過者是徒然的。」——【彌林達問經】

上述的「護衛經萬能論」是一種極端,而這種「護衛經非佛說」的觀點則是另一種極端。持有這一類錯誤觀點的人多數是所謂的「原始佛教論」者和一些佛教學者。這些人一般都受過西式的現代教育,接受西方的理性思維以及治學方法。他們在研究佛教經典時多數只是註重經典中的理性成分。

護衛經強調信仰的力量、天神的介入,而透過念誦和聽聞護衛經所產生的功效和作用,也非所謂的科學、唯物主義等所能解釋。由於護衛經中所包含的這些非理性因素,故有些學者認為:護衛經與古代印度人對天地鬼神的信仰和萬物有靈論有關,像佛陀這樣重視智慧、反對迷信的導師是不可能教導諸如護衛經一類的低俗信仰的。護衛經的出現只是後期佛教徒在受到婆羅門教和民間習俗的影響下、為了順應一般民眾的信仰才產生和整合的。

我們並不否認現今形式的護衛經是後期編集的作品,也不否認後期的佛教徒曾或多或少地誇大了護衛經的神秘力量。然而,正如在前面【護衛經的起源】一節所述,佛陀的確教導過弟子們為了保護自己而學習某些護衛經,念誦護衛經的傳統的確可以上溯到佛陀時代。大部份的護衛經都是佛陀言教的真實記錄26,編集者只是把這些經典奉為護衛經而已。

在禪修過程中,信根和慧根的平衡是很重要的。在學習佛法時也一樣。【清凈道論】中說:「信強而慧弱則成迷信,信於不當之事。慧強而信弱則偏於虛偽一邊,猶如由藥引起的病般不可救藥。唯有兩者平等,才能信於正當之事。」信根偏於感性,而慧根則傾向於理性。過度感性容易造成偏激、盲從、迷信或宗教狂熱;過度理性則傾向於狡黠,不但自己不肯踏實修行,而且喜愛批判與評頭品足。這兩種態度對修學佛法都是有害的。亦如前面所引的【彌林達問經】中提到,不信障正是使護衛經失效的三種原因之一。

五、護衛經的念誦程式

念誦護衛經的傳統普遍流行於各個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各國念誦護衛經的方式和內容略有差異,但都大同小異。比如斯裏蘭卡的在家信徒邀有些護衛經也並非完全是佛陀所說的。如【諦分別經】為沙利子尊者所說,【孔雀護衛經】為菩薩過去世投生為孔雀時所誦,【阿嗒那帝亞經】為韋沙瓦納天王所說等。27見【清凈道論〃說地遍品】的「諸根平衡而行道」。

請比庫到其家中念誦護衛經時,會把白布鋪在椅子上請比庫們坐下,而緬甸的比庫到居士家中則多數是席地而坐。斯裏蘭卡、泰國的比庫在念誦護衛經時有系聖線的習俗,但在緬甸則較為少見。

根據上座部佛教的傳統,念誦護衛經所使用的語言是佛陀的語言(Buddhabhàsà)——巴利語。巴利語源於佛陀當年講經說法時所使用的馬嘎底語(Màgadhika,Màgadhã,摩揭陀語)。上座部佛教的比庫們幾乎在所有正式的場合——諸如傳誦經典、授戒、作僧甘馬28等——都使用這種古老又神聖的語言。

不過,因受到語言因素等的影響,各國比庫的誦經音調也各有特色。斯裏蘭卡傳統的誦經音調註重巴利語的長短音、送氣不送氣音,韻律優美動聽。泰國傳統的誦經音調也註重長短音,且在每部經文剛開頭的一句多數由長老比庫起音領誦。緬甸傳統的誦經方式長短音區別不大,而且念誦速度較快。

然而,無論是在斯裏蘭卡、泰國還是緬甸,最普遍被用來作為祝福的經文是三部護衛經——【大吉祥經】【寶經】和【應作慈愛經】。念誦這三部經幾乎適用於一切適當的場合。

下面,將依斯裏蘭卡的傳統來介紹念誦護衛經的基本程式:

如果在家信徒希望比庫前來家中念誦護衛經,他們可提前一兩天到寺塔中去作邀請。邀請時應指明邀請比庫的人數和誦經的目的、時間等。得到僧團的同意後,則可回家著手準備。

到了誦護衛經的那一天,居士們以鮮花、香、燈等供養佛像,並在佛像前擺放一盆清水和一個護衛聖線球。等比庫僧眾來到家門口時,男居士們會為每一位比庫洗足、擦腳30。比庫們則依瓦薩(vassa,即戒齡)先後列隊進入屋內。若是虔誠的信徒,此時還會在比庫們行走的地方鋪上地毯、撒上花瓣、燃上好香等,盡力供養。

待比庫們一字排開坐定後,於家中恭候的諸親戚、朋友會圍聚坐在比庫前面的地上,頂禮三拜。

主人帶領大家一起念祈請誦護衛經的邀請文31。此時,長老比庫會為信徒們作簡短的開示,開示的內容可以是關於護衛經的意義、聽聞護衛經的利益,專心恭敬聆聽的功德等等。

根據上座部佛教的傳統,在家信眾在作布施、聞法、禪修等功德之前,一般都會先向比庫請求受三皈依和五戒,令其戒行清凈,從而使所作的功德更加殊勝。故此,為了施主們的利益,比庫可授予他們三皈依和五戒,因為守持凈戒本身就是一種功德。若條件允許的話,更可授予三皈依和八戒。

授完戒後,長老比庫引聲念誦【邀請諸天文】。隨後,從Namotassa……開始,比庫們齊聲次第念誦【禮敬三寶】【大吉祥經】【寶經】【應作慈愛經】【勝利吉祥偈】【大勝利吉祥偈】【無畏偈】、等,最後以【隨喜功德】作結。

在比庫們開始誦經不久時,一位男居士輕步上前,從比庫手中接過聖線球,一端仍由比庫們拿著,另一端則傳遞給每一位在家信徒拿著。然後大眾恭敬合掌,安靜地聆聽佛陀的法音。

念誦完護衛經後,再把聖線收回,剪成約一拃手長的護衛繩,由長老把它綁在信徒們的右手腕上。護衛水則可以飲用或洗臉。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長老比庫還可為居士們作些祝福或佛法開示。此時,信徒們也可獻上袈裟、日用品等供養34,以積累布施功德、種植福田。比庫在離開之前,還可帶領信徒們念誦【回向功德文】,把所作的一切善德,作為斷除煩惱、證悟涅盤的助緣,同時,也可把功德回向給親戚乃至一切眾生。護衛經念誦儀式圓滿結束。

在斯裏蘭卡還有一種更加隆重莊嚴的儀式是念誦【大護衛經】。念誦所有的【大護衛經】通常需要整夜的時間。信徒們事先在寺院或其他公共場所的空地上搭一臨時帳幕(maõóapa),擺設平台。在平台的桌子上供奉一座小舍利塔(或一尊佛像),並準備好清水和護衛聖線球等。

夜幕降臨,比庫僧團登上平台坐定後,信徒中的長者帶領眾人一起念祈請誦護衛經的邀請文。長老比庫作簡短開示並為大家授三皈五戒後,僧眾齊聲念誦護衛經(程式大致同上)。等到誦完【大勝利吉祥偈】後,僧眾離開,只留下兩位比庫開始念誦【大護衛經】。待念了一段時間後,另外兩位比庫走進帳幕,接替前面兩位而無間斷地繼續念誦。

等念誦完四種誦分的所有二十九部【大護衛經】後,全體僧眾再次走進帳幕,誦【應作慈愛經】等並以【隨喜功德】作結。最後居士們再次念誦三皈五戒,作回向功德,結束【大護衛經】的念誦儀式。次日早上,信徒們往往會設齋供養比庫僧團。

六、關於本書

由於本書著重在介紹屬於斯裏蘭卡傳統的【大護衛經】,故此本書所編譯的念誦儀規和經文內容都依照斯裏蘭卡的傳誦本。斯裏蘭卡傳誦本與緬甸和泰國的傳誦本在個別巴利語用詞上會有一些不同,而有些則屬於詞語組合上和語法上的差異。然而,這種差異是無關要緊的,它們幾乎不會影響到經文所想要表達的內容,當然也不會影響到中文的轉譯。

本書內容分為兩大部份:第一部份介紹最為常見的、一般作為祝福之用的護衛經念誦程式。這一部份以最常用的三種護衛經——【大吉祥經】【寶經】和【應作慈愛經】為中心,同時也把經常結合此三經一起念誦的【禮敬三寶】【大勝利吉祥偈】【無畏偈】和【隨喜功德】等一並編排進去,從而組成一套完整的念誦儀規。

第二部份是【大護衛經】。【大護衛經】一共包含二十九部長短不一的經典。下面將分別介紹這些經典的內容提要:

1.皈依:即皈依佛陀、佛陀所善說之法、依法行道的佛弟子僧團,以此佛、法、僧三寶為庇護所、皈依處。透過念誦此三皈依文,他(她)便可成為一名佛弟子。佛陀的一切僧俗弟子皆以此佛法僧為皈依。

2.十學處:遠離殺生、不與取(偷盜)、非梵行(淫欲)等十條學處是沙彌35應持守、學習的戒律。同時,它們也是一切佛教出家眾皆應遵行的基本學處。

3.問沙彌:緬文版作【問童子】。內容按照數目的順序設臵了十個重要的基礎佛學問題,透過一問一答的方式幫助沙彌學習和記憶。

4.三十二行相:又作三十二身分、身至念,即佛陀教導弟子們應觀察思維的三十二個身體組成部份。當然,佛陀教導這些並非為了生理學或解剖學的目的,而是為了揭示色身的厭惡、不凈。

5.四種省思:出家眾在受用衣、食物、坐臥處(住所)和藥品這四種生活資具時須進行如理省思,即思維使用這四種資具的正確用途和目的,這稱為「資具依止戒」(paccayasannissita-sãla)。假如不經省思而受用的話,則屬於「欠債受用」。

6.十法經:這是佛陀教導的另外一種作為出家人應當經常省察的十件事情:⑴.已舍離美好;⑵.生活依賴他人;⑶.行儀舉止應有不同;⑷.是否會譴責自己的戒行;⑸.戒行是否會遭到有智的同梵行者們譴責;⑹.將會與一切喜愛的事物分離;⑺.思維業果法則;⑻.如何度過日日夜夜;⑼.是否樂於空閑處;⑽.臨終時是否能透過同梵行者關於上人法的檢問。

7.大吉祥經:根據該經的義註說,古印度發生了關於「什麽是吉祥」的爭論,結果分成三派,三派各持己見,相持不下。爭論傳到了天界,但也無有定論。沙咖天帝派一天子到佛陀處請示此事,於是佛陀用偈頌的方式教導了三十八種最吉祥事。這三十八種吉祥事是在家眾和出家眾的行為準則與身心指南。直至今天,這些教導仍然對提升現代人(無論他是否佛教徒)的道德品質、心靈素養和生活品味有很大的幫助。傳統上,念誦該經作為祈願吉祥、祝福之用。

8.寶經:有一年韋沙離城發生了饑荒、非人和疾疫三種災禍,當地居民邀請佛陀前往,佛陀教導阿難尊者透過念誦此經平息了災禍。該經共有十七首偈頌,前面兩首是佛陀吩咐諸鬼神應認真聆聽此經並保護人類。中間十二首偈頌為稱頌佛、法、僧三寶的功德,透過稱頌三寶功德的真實語來祝願一切有情安樂。最後的三首偈頌為沙咖天帝所說。念誦該經一般上作為驅除疾疫、災難和非人之用。

9.應作慈愛經:緬文版作【慈愛經】。有一群住在森林禪修的比庫受到樹神的幹擾,佛陀教導念誦此經並依經散播慈愛。本經共由十首偈頌組成。

開頭兩首半偈頌教導一位透過聽聞等而以世間智領悟到涅盤境界的寂靜之後,為了善巧於自己利益的禪修者應當修行三學,應當具足有能力、正直等十五種素質。接著的三首半偈把一切有情分為七種不同的組合來散播慈愛。不但透過祝願眾生快樂安穩來散播慈愛,而且也透過不欺騙、不輕視,不互相以忿怒、瞋恚想而希望對方受苦來修習。就如母親會用生命來保護自己的獨生子一般,把慈心無限量地散播到一切世界,並且在行立坐臥等姿勢中安住於慈愛。最後一首偈教導以慈心禪那為基礎修觀斷除邪見、具足出世間戒和入流道37正見,再以第三不來道舍斷欲貪,最後證悟阿拉漢,不會再投胎輪回。38

10.蘊護衛經:在沙瓦提(Sàvathã,舍衛城)有位比庫被蛇咬死了,佛陀說那是因為該比庫沒有向四類蛇王族散播慈愛的緣故。若比庫向維盧巴卡等四類蛇王族散播慈愛,就不會被蛇咬死。於是佛陀教導此經:向各類眾生散播慈愛,要求有傷害性的生類離開,最後以禮敬七位正自覺者作結。

11.慈愛功德經:佛陀提到經常修習慈心禪那者可獲得十一種功德:⑴.睡眠安樂;⑵.醒來快樂;⑶.不做惡夢;⑷.為人們喜愛;⑸.為非人喜愛;⑹.受諸天守護;⑺.不為火、毒、刀所傷;⑻.心能夠迅速得定;⑼.容貌光潔;⑽.臨終時不昏迷;⑾.若還沒有證得阿拉漢果,來世則可往生到梵天界。

12.朋友功德經:本經記載於【本生】,是菩薩在過去世投生為德密亞(Temiya)王子時所說的偈頌。講述了他由於不欺騙朋友,得到了許多的利益。

13.孔雀護衛經:菩薩在過去世投生為一只金孔雀,它每天早上登上山頂,望著太陽升起作禮拜,祈願得到守護而安度白天,又禮敬諸婆羅門、諸佛、諸解脫者及他們所具足的菩提解脫。在作過護衛後才前往覓食。傍晚它也同樣登上山頂,望著太陽下山作禮拜後才準備居住。由於金孔雀每天都作這樣的護衛,竟避免了七代國王所派遣的獵人的追捕。

14.月亮護衛經:月亮天子被拉胡阿蘇羅王(Ràhuasurinda)抓住,他憶念世尊並請求庇護。世尊對拉胡說月亮天子已皈依了他,要求釋放月亮。拉胡釋放了月亮天子後驚恐地跑到其主韋巴吉帝阿蘇羅王(Vepacittiasurinda)處。韋巴吉帝問明其故,拉胡阿蘇羅王回答說如果不放開月亮,他的頭將會裂為七分。

15.太陽護衛經:內容基本同於上經。太陽天子被拉胡阿蘇羅王抓住,他憶念世尊並請求庇護。在世尊的要求下拉胡釋放了太陽天子。

16.旌旗頂經:世尊對諸比庫講述過去諸天和阿蘇羅發生戰爭時,沙咖天帝叮囑三十三天眾望著他的旌旗頂,或望著巴迦巴帝天王、瓦盧納天王、伊沙那天王的旌旗頂,則能去除怖畏和懼怕。世尊借此對諸比庫說,假如比庫們在山林郊野感到怖畏、懼怕時,應憶念佛、法、僧的功德,能去除怖畏和懼怕。

17.大咖沙巴長老覺支:有一次具壽大咖沙巴(Mahàkassapa,摩訶迦葉)患了重病,世尊前往探望他。在問明病情後,世尊提到修習、多作七覺支,能導向證智、正覺、涅盤。它們分別是: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和舍覺支。具壽大咖沙巴聽了之後疾病因此痊愈。

18.大摩嘎喇那長老覺支:除了患病的是具壽大摩嘎喇那(Mahàmoggallàna,摩訶目犍連)之外,經文同前。

19.大準達長老覺支:有一次世尊患了重病,具壽大準達(Mahàcunda)前來探望。世尊吩咐大準達誦出七覺支,聽了之後疾病因此痊愈。

20.吉利馬難達經:有一次具壽吉利馬難達患了重病,具壽阿難把此事稟告世尊。世尊教導具壽阿難前往具壽吉利馬難達處宣說十想(即十種禪修業處):⑴.無常想;⑵.無我想;⑶.不凈想;⑷.過患想;⑸.舍斷想;⑹.離貪想;⑺.滅想;⑻.一切世間不可樂想;⑼.對一切諸行無欲求想;⑽.入出息念。具壽吉利馬難達聽聞和思維這十種想後,疾病得以痊愈。

以上四經都談到了透過聽聞和思維七覺支或十想治愈了佛陀以及某些弟子的重病,因此在傳統上相信讀誦和聽聞這些經文具有療病的作用。

21.吞仙經:有一次,世尊指著環繞在王舍城周圍的五座山對比庫們說:這些韋跋拉山、般噠瓦山、方廣山、鷲峰山、吞仙山還有其他的稱呼和名字。過去曾有五百位獨覺佛常住在這座吞仙山中。人們只看見他們進入此山,但進入後即不見,於是認為這座山吞掉了這些仙人,因此把它叫做「吞仙山」。隨後世尊說出了許多獨覺佛的名號,並說應禮敬這些超越執著、已般涅盤的獨覺佛們。

22.轉法輪經:此經乃世尊證悟無上正自覺後在巴拉納西仙人落處的鹿野苑對五眾比庫——袞丹雅(Koõóa¤¤a,憍陳如)、跋地亞(Bhaddiya)、瓦巴(Vappa)、馬哈那馬(Mahànàma)、阿沙基(Assaji)所開示的第一部經。經文開始談到出家人應有的修行態度:應當避開縱欲與自我折磨這兩種極端,行於中道。中道即是八支聖道。然後世尊以三轉十二行相的方式教導了四聖諦:苦聖諦、苦集聖諦、苦滅聖諦、導至苦滅之道聖諦。袞丹雅在聽開示時證得了入流果,並成為世尊教法中的第一位比庫。當世尊在轉法輪時,從地居諸天開始乃至色究竟天40的諸天與梵天聲稱:世尊所轉的無上法輪,不能被沙門、婆羅門、天、魔、梵或任何人所逆轉。歡呼聲響徹整個梵界。

由於這部經是世尊成就佛果之後所宣說的第一部經,也因為此次初轉法輪,使佛陀的教法圓滿具足了佛、法、僧三寶,所以此經在上座部佛教傳統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許多佛弟子們都喜歡在節日或特殊的日子裏讀誦此經。

23.大集會經:世尊住在釋迦國咖畢喇瓦土(Kapilavatthu,迦毗羅衛)的大林,與五百位阿拉漢比庫一起。當時,來自十個世界的諸天為了謁見世尊和比庫僧團而雲集。有四位凈居天人也前往,並且每位還說了一首偈頌。世尊對比庫們說:就如現在一樣,過去諸佛和未來諸佛也都有像這樣的諸天集會。世尊吩咐那些比庫依各自擁有的天眼去了知非人,並宣說了前來集會的諸非人、天眾的名號:有來自各地的亞卡、四大天王及其眷屬、諸龍、妙翅鳥、阿蘇羅、各類諸天及梵天人等。此時,魔羅帶著魔軍也前來,企圖用貪愛困縛大眾,但因無機可乘而撤退。

24.阿喇瓦咖經:世尊來到亞卡阿喇瓦咖(âlavaka)的居處。阿喇瓦咖亞卡叫世尊出去又進來,如是三次世尊都照辦了,到第四次時世尊沒照著做。阿喇瓦咖亞卡說他想問些問題,如果佛陀回答不了則將攪亂其心,撕裂心臟,抓住腿扔到恒河對岸去。世尊說沒有任何人能夠這樣做,同時也回答了阿喇瓦咖的一連串問題。阿喇瓦咖亞卡聽了之後生起信心,皈依三寶成為近事男。

25.耕者跋拉度阿迦經:有一次,世尊來到耕者跋拉度阿迦(Kasãbhàradvàja)婆羅門的工作之處托缽。婆羅門對世尊說他食用自己的勞動所得,也勸世尊應食用自己的勞動所得。世尊回答說他也食用自己的勞動所得。婆羅門說他從未曾見過世尊的勞動工具。於是世尊以農耕來比喻他所具有的種種功德。婆羅門聽後以大銅碗盛滿乳粥想供養世尊,但世尊說他不吃由吟誦偈頌得來的食物,並說沒有任何人能夠消化此乳粥。婆羅門依世尊的指示把乳粥倒在無生物的水中,乳粥即唧唧作響、冒出濃煙。婆羅門歸依佛、法、僧並請求出家受具足戒,最後透過精進努力證悟了阿拉漢果。

26.衰敗經:這部經與【大吉祥經】很相似,都是在討論有關家庭、社會的倫理道德。經文提到有位天人在深夜前來謁見世尊,請問什麽是衰敗之人和導致衰敗的原因。世尊以偈頌回答了十二種導致衰敗的原因,並且說如果智者清楚種種衰敗之因,他將能快樂地生活。透過該經,我們將發現佛陀在兩千多年前所譴責的墮落生活與今天的幾乎沒什麽兩樣。

27.賤種經:又作【拜火者跋拉度阿迦經】。有一天,世尊托缽來到拜火者跋拉度阿迦(Aggikabhàradvàja)婆羅門的居處。當時,正在祭火的婆羅門喝住世尊並罵他為禿頭、賤種。世尊問他是否知道什麽叫賤種以及作為賤種之因,婆羅門回答說不知道,並向世尊請教。於是世尊說那些為非作歹、道德敗壞、奸詐邪惡之徒才是賤種,並且得出結論:並非因為出身而為賤種,也非因為出身而為婆羅門;由於所造之業而為賤種,也由所造之業而為婆羅門。世尊舉例說出身為賤民的馬當嘎(Màtaïga)照樣能達到最高的榮譽,連剎帝利和婆羅門等都來侍奉他,而且也能往生梵天界。反而作惡的婆羅門照樣會受到斥責和墮落到惡趣。拜火者跋拉度阿迦婆羅門聽了之後生起信心,皈依三寶成為近事男。

28.諦分別經:有一次,佛陀提及他在鹿野苑所教導的四聖諦,即苦聖諦、苦集聖諦、苦滅聖諦和導至苦滅之道聖諦。隨後又稱贊沙利子(Sàriputta,舍利弗)和摩嘎喇那兩位上首弟子,鼓勵諸比庫應親近他們。並說沙利子能詳細分別、闡明四聖諦。世尊離開後,具壽沙利子即向比庫們詳細解釋四聖諦:苦聖諦為生苦,老苦,死苦,愁、悲、苦、憂、惱苦,所求不得苦,簡而言之:五取蘊即苦。苦集聖諦為能導致再生的渴愛,包括欲愛、有愛、無有愛三種。苦滅聖諦即是渴愛的完全滅盡、解脫、無執著。導至苦滅之道聖諦即八支聖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沙利子尊者在此經中對四聖諦的解釋亦見於【長部大念處經】。

29.阿嗒那帝亞經:此經在二十九部大護衛經中的篇幅最長。經文講述世尊住在王舍城的鷲峰山時,四大天王帶領亞卡、甘塔拔42、甕睪鬼43、龍四大軍團,來到世尊之處。北方的韋沙瓦納44天王告訴世尊:有些亞卡不信樂世尊,有些亞卡信樂世尊,但是大多數的亞卡並不信樂世尊。因為世尊教導遠離殺生、不與取、欲邪行、虛妄語和諸酒類,但大多數亞卡經常違犯這些惡行,所以他們不喜歡世尊。有些世尊的弟子隱居在人跡罕至的山林郊野、偏僻處,在那裏有些不信佛的亞卡居住。為了保護世尊的弟子不受傷害,韋沙瓦納天王請求世尊受持此【阿嗒那帝亞保護經】。

在得知世尊默然同意後,天王宣說了此經:首先禮敬過去的六位佛陀:維巴西佛、西奇佛、韋沙菩佛、咖古三塔佛、果那嘎馬那佛和咖沙巴佛,以及現在的茍答馬佛陀。然後提到守護東方的為持國(Dhataraññha)天王,統領甘塔拔;守護南方的為增長(Viråëhaka)天王,統領甕睪鬼;守護西方的為廣目(Viråpakkha)天王,統領諸龍;守護北方的為韋沙瓦納天王,統領亞卡。這四位天王各有九十一位擁有大神力的兒子,且皆叫做「印達」,他們都見過並禮敬佛陀。

經中特別談到須彌山之北的古盧洲,那裏的人民生活快樂,不事生產而享用著自然生長的糧食。男女兩性的關系是自由的,既沒有夫妻的概念,也沒有自私和占有的想法。住在那裏的亞卡以牲畜和人類作坐騎,跟隨他們的主人遊歷諸方。韋沙瓦納有許多空中城市,還有十二位亞卡神將。亞卡們的集會堂鳥語花香、風景優美。

韋沙瓦納天王說:如果佛弟子們透徹掌握了此【阿嗒那帝亞經】,假如還有非人、亞卡、甘塔拔、甕睪鬼或龍等膽敢以邪惡之心跟隨他,這個非人將不能獲得尊重和居住權,也不能嫁娶,甚至使其頭裂為七塊。遭到那些邪惡非人幹擾的佛弟子應呼叫亞卡大將軍們的名字。韋沙瓦納在說完此經後,與諸非人一起離開。

世尊在翌日天亮後,把前夜發生的經過告訴比庫們,叮囑諸比庫為了保護、免受傷害與安樂住而受持此【阿嗒那帝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