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宗教

塔利班到底是個怎麽樣的組織?他們在阿富汗幹了什麽?

2021-08-24宗教

上個世紀 80 年代,逃亡至巴基史坦的阿富汗難民超過 350 萬。難民營裏孩子們唯一的出路,是去附近極端右翼伊斯蘭教組織創辦的伊斯蘭宗教學校,這裏不僅可以免費上學,還有免費的食宿。

進入這裏的孩子與世隔絕,唯一的資訊源只有老師灌輸的糟粕。這些「學校」學的是一種源自 18 世紀叫瓦哈比的宗教教義,追求所謂的「純凈的伊斯蘭」,說白了就是極端宗教主義。 有時候學校還會教他們怎麽使用武器,以掃蕩這個「不幹凈」的世界。在反抗蘇聯那會,以及後來的塔利班戰爭中,這些學校都是各類「聖戰」最不竭的兵源,一批一批被洗腦的學生,受蠱於極端思想,像死士一樣走上戰場。

後來這些「學生」們,在毛拉·奧馬爾的帶領下,創立了「塔利班」。

1996 年塔利班取得政權後,除了給當地相對穩定的政治環境外,屠殺平民、種族清洗,乃至種植鴉片、販毒、走私,幾乎無惡不做。

他們在自己占領地實施徹底的返古政策,取消和仇視一切現代事物,禁錮婦女,廢除所有新聞媒介和出版物,取消包括音樂、電影和攝影在內的一切娛樂和藝術,違抗者被割舌頭、戳瞎眼睛、砍下頭顱,國家一夜間回到原始社會,驚人的愚昧返古,整個人類歷史都罕見。

可為何塔利班如此作惡,還是能夠打到喀布爾?「宗教極端主義」又為何能在阿富汗站住腳?這其中隱含著怎樣的故事?要了解這一切,則要從阿富汗的歷史講起。

1. 闊過

1747 年,統治阿富汗的波斯政權發生內亂,國王被親信殺死,一名負責保護國王後宮嬪妃的守衛軍官,憑一己之力擊退前來騷擾的兇徒,順利突出重圍。這名軍官叫艾哈邁德·沙阿·杜藍尼,經此一役,一舉成名。

艾哈邁德是個 25 歲的年輕人,身體高壯,長著一張寬頰大臉,杏仁眼帶著幾分浪漫豪情。在波斯政權內亂之前,他是國王身邊最可信賴的將士,不到 20 歲,就已統領一支 4000 人的精銳騎兵部隊。

塔利班到底是個怎麽樣的組織?他們在阿富汗幹了什麽?

堪達哈的艾哈邁德·沙阿陵墓

內亂導致波斯政權瓦解,年輕的艾哈邁德失業了。阿富汗的部落長老們坐下來開會,準備推舉出一位新國王。很令人意外,沒有任何部落威望的艾哈邁德,被部落長老看中,戴上了麥草編織的王冠。

史書上說,是因為部落長老看他擁有「貴族和王者之氣」,但實際的情況是這位年輕軍官不僅擁有一支忠心耿耿的鐵騎部隊,而且承繼(暗中搶劫)了波斯國王遺留下的大量財寶。 榮登大寶後,艾哈邁德沒有走專制之路,反而把不同部落的首領團結到一塊,成立 9 人制的顧問委員會,一起治理國家。

在他的治下,不同部族和諧相處,城市鄉村互通有無,國家一派妍妍向榮之象,說波斯語的塔吉克人、信仰什葉派的哈紮拉人,以及隸屬突厥語族的烏茲別克人,都向年輕的國王俯首稱臣,帝國疆域西至今日伊,東至印度河畔,盛極一時。

塔利班到底是個怎麽樣的組織?他們在阿富汗幹了什麽?

艾哈邁德·沙阿建立的帝國版圖

阿富汗人民,第一次形成民族意識,共同居住的區域也第一次被人叫阿富汗,後人因此尊稱艾哈邁德為「國父」。

當時的阿富汗和今日相比,反差巨大,以至於很多人並不知道也不相信,其實阿富汗祖上也曾闊過。

艾哈邁德治下的阿富汗,是伊斯蘭世界中僅次於鄂圖曼帝國的第二大強國,而當時的美國還未建國,英國正跟法國人死磕,剛剛奪取了一小塊印度大陸的殖民權。

激烈反抗的印度土著,把英國侵略者塞進「加爾各答小黑洞」,艾哈邁德率領的部隊卻已經打到印度首都。生氣的英國人廢了一個印度總督,艾哈邁德卻直接廢黜了莫臥兒帝國的皇帝,扶持傀儡政權,占領印度西部大片領土。

你沒看錯,阿富汗曾經強盛到把印度踩在腳下,能與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現代國家分庭抗禮,同桌而食。

2. 仇恨的種子

只可惜,阿富汗雖然盛極一時,畢竟還是個半奴隸制國家,遇到賢主,勢力可一飛沖天,賢主一死,國家則陷入無休無止的內鬥和衰落。

1772 年,艾哈邁德死於頜骨癌,他的不孝子孫為爭奪王位打得血肉模糊,此後半個多世紀,國家陷入綿延不絕的分裂和內鬥,期間一共換了 6 位皇帝。直到 1826 年,另一位強勢的皇帝多斯特·穆罕默德登基,才重新統一國家。

多斯特·默罕默德不算是艾哈邁德的直系後裔,但同屬一族血脈,身形瘦長,蓄著長胡須,黑眼珠,年輕時沈溺酒精,當了國王後,整個人變成熟,周圍人都說他言語溫和,是個謙謙君子。

塔利班到底是個怎麽樣的組織?他們在阿富汗幹了什麽?

多斯特·默罕默德

唯一不幸的是他的運氣差了點:

就在阿富汗重新恢復秩序之際,西方尤其是以英國為代表的工業國家,突飛猛進至現代社會,把阿富汗、印度等老弱病殘遠遠甩至身後,更要命的是,在拿破侖入侵的刺激下,阿富汗頭頂上的另一個大帝國也蘇醒了,這就是求生欲極強的沙皇俄國。

當時的俄國,除了黑海有個不冰凍的出海口外,偌大的帝國被常年積雪的北冰洋生生圍成了一個內陸國家,而黑海本身也被陸地包圍無法通達五洋,只有繼續往南擴張,或還有機會奪取阿拉伯海出海口。

但如此一來,勢必威脅英國人占領的印度次大陸,所以英國人急需在中間扶持親英屬國,抵禦俄國人日益逼近的威脅。

就這樣,夾在兩個大帝國中間的阿富汗成為夾心餅乾,誰都想咬一口。在這種情況下,阿富汗如果國力強盛可左右逢源,可一旦衰落勢必五馬分屍。

當時穆罕默德傾向與英屬印度合作,但英屬印度總督奧克蘭有點不信任他。奧克蘭這人頑固迂腐、疑心重,他認為穆罕默德的個性過於強勢,不太可能聽命於英國女王。

與英國人磨磨唧唧的態度相反,俄國人反倒相當爽快,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與阿富汗達成了幾項合作協定。

這下英國人急了。其實此時的穆罕默德依然傾向跟英國人合作,他與俄國人達成的只是派駐使節這類無關痛癢的合作,目的只為挑起英國人的「醋意」。只可惜,英國人不解風情,反而發出言辭激烈的警告信,讓他斷絕跟俄國人的來往。

更蠢的是,剛剛聽聞一點點俄國人的動靜,英國人就迅速找了個替補代理人——舒賈(艾哈邁德的孫子),並利用堅船利炮,把穆罕默德趕下了台。

阿富汗第一次嘗到「落後就要挨打」的滋味,也第一次見識了現代西方殖民者的槍子,自此埋下仇恨的種子,在傀儡政權統治期間,各地的遊擊戰、刺殺行動此起彼伏。

塔利班到底是個怎麽樣的組織?他們在阿富汗幹了什麽?

英阿戰爭圖

1841 年,被各種刺殺行動弄得身心俱憊的英國人,準備跟阿富汗的部落酋長們坐下來好好談談。會談在一個空曠之地舉行,但剛談一半,兩邊的人馬就廝打起來,混亂中,英國駐阿富汗總督被當場捅死,頭顱被人砍下,掛在了河邊旗桿上。

這次不愉快的談判,把英國人給驚呆了,他們急匆匆命令傀儡皇帝舒賈,出兵鎮壓騷亂,可沒想到,膽小怕事的舒賈眼見形勢扭轉,瞬間從傀儡變成臥底,跟同胞一起舉起了抗英大旗。

混亂中,陷入阿富汗人民戰爭的英國人棄城而逃,包括軍隊、家眷、雜役在內的 16500 人集體徒步轉移,但走到印阿邊境時,被潛伏在羊腸小道中的阿富汗人攔截並屠殺。最終,只有一名軍醫僥幸活著離開,其余的人不是被當場殺死,就是被抓回去當奴隸。

訊息傳到英國本土,「紳士們」都怒了,決定實施殘酷的報復行動。

9 個月後,兩位英國將軍率領裝備精良的現代部隊,強勢攻入喀布爾,一聲令下,一把火點燃了喀布爾市中心大巴紮,大火熊熊,連帶周邊所有建築瞬間化成了灰燼,城市哀嚎遍野,不少賊兇趁亂搶劫,成千上萬條生命葬送,無數平民失去家園。

泄忿的英國人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一堆灰燼,和一個痛恨西方殖民者,視現代西方為洪水猛獸的仇恨的阿富汗。

回首歷史,我們會發現阿富汗的命運,其實都已在這場熊熊大火中埋下伏筆,一直到今天,許多阿富汗人都因為恐懼不願踏入現代社會大門,乃至極端返古,此後這個國家大多數的悲傷和執拗,也都跟此一隱隱作痛的傷口相關。

3. 第一次摩登

為了馴服桀驁不馴的阿富汗人,英國人 19 世紀 80 年代又發動過一次戰爭,不過跟第一次入侵類似,除了增強了阿富汗人的仇恨外,啥也沒改變,啥也沒得到。

1921 年,西方國家因為一戰弄得精疲力盡,暫時沒有更多精力管轄殖民地了,阿富汗趁機迫使英國人簽訂了一份協定,取得獨立主權。接著是世界經濟危機,然後又是二戰、冷戰,阿富汗得到一段沒有外敵入侵,自主發展的黃金時段,直到 1979 年蘇聯入侵才戛然而止。

說起來,阿富汗人第一次見識現代生活方式,是在 1840 年英國人第一次占領阿富汗期間,聚集在喀布爾的英國人,建立成熟的西式社群,帶來了精美的玻璃器皿、西洋樂器,葡萄酒、雪茄,還舉辦各種舞會、茶會、板球和馬球比賽、業余戲劇表演,當然還有打扮時髦、從不遮臉的女人。

當時的阿國人跟英國人幾乎零交際,他們在山頂遠遠看著這些西洋人「瞎胡鬧」,並警告所有女人,千萬不能接近這些異教徒,哪怕只是碰了碰肩膀,也可能被視為出軌、淫蕩。

而英國人燒殺搶掠,更讓阿富汗人恐懼西洋事物。直到 1901 年,新皇帝哈比布拉登基,阿富汗人才有所動心,慢慢開啟心扉去接受一些「摩登」器物。 哈比布拉其實個標準的紈絝子弟,沒什麽雄才大略,整日縱情享樂。哈比布拉沒有任何興趣南征北討,也沒有誌向搞民族復興,但出於好奇心,卻建立了第一所現代意義上的世俗中學,第一次將數學、外語、繪畫、歷史和西方科學引入了阿富汗,還從國外帶回來幾部電話機,在喀布爾建立了第一個電話網路。

大概同一時期,阿富汗第一個水電站動工了,城市裏有了電燈,各大城市的電報網建設成型,國王還買了幾台汽車,讓王公貴族們嘖嘖稱奇,為此他又一聲令下在王宮周圍修了幾條公路。喀布爾儼然有了現代城市的模樣。

哈比布拉更加重要的遺產,是吸引了大量具有世界眼光的專家、學者回到國內。其中一位叫塔爾齊的作家、轉譯家(引入轉譯過凡爾納的小說【海底兩萬裏】、【環遊世界八十天】),成為了皇帝的貼身親信,創辦了一份叫【新聞之光】的報紙,將世界上最新的科技成就、文化革新引介到國內。

塔爾齊憑借才華吸引了一批青年貴族門生,並將西方現代生活方式介紹給他們,其中一位門生叫阿曼努拉,是哈比布拉第三個兒子。這位未來繼承大統的年輕人,將在幾十年後推行一套阿富汗歷史上最為激進的現代主義改革。

塔利班到底是個怎麽樣的組織?他們在阿富汗幹了什麽?

阿曼努拉,第一個留下照片的阿富汗國王

1923 年,登上王位不過 4 年時間,阿曼努拉就決定效仿土耳其的凱末爾,在國內推行一部新憲法,以取代過去阿富汗人一直遵循的宗教法典沙裏亞法。這部新憲法,實際是一部徹底世俗的現代化法典,如果強制實施,勢必一夜間蕩滌所有阿富汗的傳統習俗。

比如新法典規定,禁止酷刑,廢除奴隸制,公民有權舉報貪腐官吏,甚至可直接向國王申訴冤情,禁止過去流行的童婚,規定法定婚齡為 22 歲,同時廢除女性外出必須戴罩袍的陋俗,規定男人不得幹涉女性穿戴自由,還有一些更細的規定,比如禁止鞋商制造老式鞋子,只能制作西式皮鞋,蓄胡須的人不準當公務員,官員必須打領帶、穿西服。

據說為了貫徹這些規定,阿曼努拉會憤怒地闖進國民家裏,強行摘掉婦女的面紗。有一次他撞見一個穿罩袍的婦女,勃然大怒,當場命令婦女脫下罩袍,並付之一炬,弄得她只好赤身裸體跑回家。在國外存取時,國王和王後都穿著西式服裝,尤其是王後索拉婭多次穿著露肩的薄紗,引得西方八卦媒體一通狂拍。

這樣的西式作風,當然在西方大受歡迎,阿曼努拉也不客氣,趁著西方人高興,順便從德國要回來幾架飛機、一批卡車和工業機械,同時用青金礦石做交換,讓德國人幫著在阿富汗建了一家肥皂工廠。

但是,阿曼努拉顯然走得太著急了一點,這世界上最成功的改革,從來不是這種激進的、渴望一朝變天的改革,而是將改革結合現實,揉入過往和歲月,潤物細無聲。否則,大機率會失敗。更何況,阿富汗還是一個被西方人種下了仇恨種子的國度。 因為激進的改革,鄉下人早已經把阿曼努拉視為「異教徒」,他的妻子露肩的照片傳出後,有人說他不是國王是皮條客,還有人造謠說他建造的肥皂工廠原料是穆斯林肉體。

他的改革觸動了宗教領袖的利益,一名叫舍爾·阿迦·穆賈傑迪的宗教領袖公開反對他,並煽動暴力。但礙於這位宗教領袖的影響力,阿曼努拉不敢直接逮捕,只是暗示他可以到另外一個國家。最終舍爾·阿迦流亡至印度,落腳於德奧班德。

70 年後的歷史證明,舍爾·阿迦這次出走,是阿富汗現代史上最重要的轉折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