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宗教

雲中真人東遊記(17)

2019-04-09宗教

我大急之下,忙欲救師,誰知久坐腿麻,竟又一個跟頭從床頭栽下,掙坐不起,耳音卻越發清明,忽聞海棠咯咯笑起,聲音既似極其淒慘又似極度歡愉,片刻聲止,萬籟俱寂。

卻聽師處踹門聲忽起,接著是小芊驚慌已極的聲音道:「好妖道,竟敢用‘三峰采戰’之術’盜我外婆一世神功,拿命來!」

我大驚,不知何處來的力氣,一躍而起,奔向師父屋子。

但見門板早已倒在地上,屋內紅燭早熄,借著月光,見師父仰躺於床,通身大汗,面白唇青,但肌膚胖白如故,似乎無事,但小芊的劍卻橫在他脖子上方,幸喜不曾落下。

海棠則汗出如漿,遍體粉紅,身下床單有大片水漬,她正虛弱的對著小芊搖手,道:「小芊,不可傷害師父,師父雖破了我的‘吸精大法’,但卻不曾用三峰采戰之術盜我精氣,我雖然損失了一年功力,並且余下八十九年功力也被散氣還功,但今後每練一天,就恢復一年功力,八十九天後就會恢復功力的。」

又對師父道:「師尊,你怎知我這吸精大法的練門在腋下?」

師父哼了一聲,並不做答,海棠卻強支著身體,跪俯在師父身側,道:「弟子謝師父不吸精氣之恩,自此後弟子心服口服,再不敢有二心了。」

我見海棠翹臀高聳,不禁面紅過耳,才記起這是無限春光,於是手拉小芊,雙雙結束。

我和小芊回到廳中,半晌後,師父和海棠梳洗已畢,復到廳內。

海棠焚香凈手,又對師父大拜了三拜,然後吩咐小芊也如此對師父和我拜了三拜,之後和小芊垂手侍立於前,不敢稍語,唯小芊偷眼看我,雖眼中淚光未凈,但笑意盈盈,深情款款。

師威嚴道:「海棠,你且說說,你這吸精大法,是何來由?」

海棠恭敬道:「稟師尊,我本逍遙派弟子,但我派三大神功,除小無相功一項外,其余兩項北冥神功,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都已失傳,但古籍中尚存只言片語,另其中北冥神功一項曾被日月神教教主魔尊盜去,改編為吸星大法,但不久又失傳,是我得了吸星大法殘篇,結合余下的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殘篇,又借鑒了一些旁門左道的法門,創出這套吸精大法,雖然吸取精氣的功效不如北冥神功和吸星大法,但卻壓住了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每三十年一散功的隱患,直到今日師父破去我的功力,此隱患才爆發,以至散氣還功。」

師父道:「你功力恢復後如果不再吸取男子之精,會死嗎?」

海棠道:「當然不會,不過功力增長慢些罷了。」

師父道:「那以後不要吸男子之精了,害人害己。」

海棠唯唯而應。

自此後,師父就暫住於海棠家中,方知海棠家即是此地莊主,此莊名曰桃花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