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宗教

聖奧古斯丁的魅力在哪裏?

2022-07-08宗教

基督教史一千多年,思想家很多,最重要的兩個:聖奧古斯丁、湯瑪斯·阿奎那。我們了解西方哲學、西方思想不能跳過這兩個人物。

聖奧古斯丁是教父哲學的開創者。我們知道歐洲中世紀主導的哲學是經院哲學,經院哲學的前身就是教父哲學。經院哲學的代表人物是湯瑪斯·阿奎那。

下面我們認識一下聖奧古斯丁的主要思想。

聖奧古斯丁的魅力在哪裏?

公元354年,奧古斯丁出生在努米底亞省。他所受的教育完全是羅馬式的,20歲時,他帶著妻兒來到了羅馬。不久,他又去了米蘭,在那裏以教書為業。在此期間,他本來是一個摩尼教徒,但最後卻在不斷的悔恨的驅使下,被一位有心計的老婦人領進了正統派。公元387年,安布洛斯為他施了洗。公元396年,他回到非洲,擔任希波地方的主教,直到430年去世。

在奧古斯丁的【懺悔錄】中,我們看到了他與罪孽作鬥爭的引人註目的描寫。他終身都為小時候的一個事件所困擾。這實際上只是一件小事,他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有一次把鄰居花園裏一棵梨樹上的梨摘光了。雖然這只是一時興起的頑皮行為,但他對罪過的病態反省卻誇大了這一過錯,認為永遠都不能寬恕自己。在他看來,這無論如何也是一種險行為。

——羅素【西方的智慧】

奧古斯丁不認為自己摘光鄰居家的梨子只是兒時的一時頑皮,懺悔不已。羅素認為他誇大了兒時的錯誤,其實不然。奧古斯丁追問的是人類罪惡的根源。

當你看到獅子和羚羊在一起散步的時候就知道獅子飽了。而自己只有一個胃,五個梨子可能就飽了,為什麽偷光了整棵樹的梨子呢?!

人類罪惡的根源是什麽,這是核心問題。

在猶太民族早期,個人的罪孽被看成整個民族的罪孽,後來才逐漸的被看成是個人的罪孽。古代以色列人不斷被異族人殺戮、迫害、驅趕;災難深重的猶太人要搞清楚為什麽自己的民族有如此多的苦難。

猶太人受的苦難與日本人是不一樣的,日本人的苦難來自自然界,古代以色列人的苦難來自人間。日本人不會提出哲學思想,像一條蟲躺在海面上,地震帶上,在自然界中謀生存。而猶太人不斷的追問被殺戮、迫害、驅趕,乃至無家可歸的原因;為什麽要由摩斯帶著出埃及,奔向希望-迦南?!

他們不斷追問所受苦難的根源,最後找到了;那就是原罪;一切民族皆有罪。由此,猶太人找到了精神上的優越感。「你迫害我你也有罪,但是你不知道罪來自哪裏,我知道」。

宗教需要苦難才能形成和發展起來。讓宗教成功發展起來需要三方面:1平民的苦難,大多數人的苦難;2世界被宣布為末世;3有拯救的可能。

政治和宗教戰鬥,最後的勝利者一定是宗教。宗教必須有最初的殉道者;需要打擊、迫害和苦難;越是迫害它,它越成功。打擊它就是成全它。

愛情具有準宗教的性質。越受打擊,愛情越加崇高。

我們每個人都不完滿,有缺陷,除非做到了斯多葛主義,達到內在完滿,不需要戀愛也可以。

其實人是有缺陷的。宗教讓人認識到人的根本缺陷,然後向偉大的形象歸一,獲得歸屬感。愛情是男女之間的歸屬。宗教是與幫助我們贖罪的偉大形象的歸屬;不可打擊它,越打擊越成就它。

我們終將走入愛情的學校,在這個學校成長、畢業。畢業後就是柴米油鹽的生活;愛情不同於婚姻。

我們不應該將我們的生活經驗作為一種價值標準強加給孩子。他們有愛的權力。

回到剛才的問題,聖奧古斯丁對少年時候的行為深度思考,追問罪惡的來源

佛教的回答是明確的,人間罪惡的總根源叫「人我別」。每個人都將自己的小我看的十分重要,並區分於他人。「人我別」中一定發生輕視他人。輕視他人是無邊無量的罪。放掉小我,就消解了「人我別」。修佛的第一條原則即平等。「見性是功,平等是德」,即所謂功德。

聖奧古斯丁揭示的人類罪惡的根源是什麽呢?!

首先我們來思考一下:上帝是非時間性存在,人怎麽是時間性存在呢?上帝不在時間中,在時間中的都是生生滅滅的。上帝超越時間,是不朽的。那麽人與上帝的關系是什麽?這是奧古斯丁集中討論的問題。

上帝造人,如何造出與上帝本身不同的人呢?上帝不在時間中,人在時間中,萬事萬物都在時間中。上帝造世界,也意味著上帝創造時間。時間是上帝創造的。

上帝為什麽創造時間,把人放在時間中呢?為什麽人不是超越時間的?

這就要討論什麽是時間。為什麽要有時間?如何思考時間?!

時間就是過去、現在、未來。是因為萬事萬物都在變化才有了時間嗎?小麥播種到成熟、日夜交替、四季更換……這些是迴圈、周期;不足以說明人有時間的觀念。

這一點羅素的書沒有很好闡釋;羅素是英國經驗主義哲學家,不能懂,有局限性。(哲學家寫的哲學史要用審視的眼光閱讀。)

愛因史坦十歲就在思考時間問題。

時間的觀念來到我們心中是因為領會到虛無。人知道自己必有一死,時間觀念才進入我們心中。

愛因史坦領會到此,然後需要給時間科學的用法;於是有了極限-光速。用運動速度討論時間差異。時間從哲學到科學的轉變。

我們領會到時間是透過:存在有極限,那就是虛無。領會到虛無才領會到存在。領會存在是透過領會虛無實作的。於是人們心中有了時間。

在牛頓物理時間觀念裏,時間就是一個座標,每一個瞬間和其他瞬間是均值的。無數個瞬間點連線而成時間。

那麽聖奧古斯丁呢?時間是三維的,過去、現在、未來。過去是曾經的真實,已不存在;未來是可能真實但尚未存在。那麽現在呢,是什麽,存在嘛?現在是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某分某秒?秒又可以無限細分……

現在是未來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流入過去。

於是過去、現在、未來都不存在。

時間就是虛無。

上帝把人置於時間中,就是把人置於虛無。

就像【金剛經】所言「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人生如夢!

但是佛性不在時間中,很多人修佛為了超越時間。涅槃不是死,是超越了時間性;抓住不朽的東西活在當下。

對於人類為什麽有惡呢,聖奧古斯丁思考的結論是什麽?

人本在虛無中,領會了虛無就領會了存在。想要抓住存在,守住存在不放,罪惡因此而生。「control everything」「追求存在感」……讓人追求擁有這個那個,占有的東西遠遠超出實際需要。為什麽那麽多貪官家裏放了那麽多錢?官位可能無常,但是透過money就可以支配他人。

讓人超越了動物的自然需要的尺度。占有盡可能的多;資本主義的動力來自於此。馬克思說這叫異化。


人是時間性存在,同時意味著人在虛無中。於是奧古斯丁認為上帝是絕對的存在,人是虛無;人是上帝從虛無中創造出來的,於是也就創造了時間。邪惡,世界的罪惡源於此。在奧古斯丁看來,罪惡更源於人不能正視自己的虛無。

奧古斯丁的思想與柏拉圖有關聯。人正視自己的虛無,而不是抓住虛無的對立面-存在,而是超越虛無與存在之上。柏拉圖的思想也有這一面。柏拉圖認為人根本上有缺陷,每一個人都如此。所以柏拉圖認為愛情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愛情只是在俗世之中,就仍然是虛無的;所以有「柏拉圖式戀愛」-精神戀愛。直接與「愛」本身關聯,超越現實中的愛。現實中的愛都是生生滅滅的。

不是抓住世間的有限物不放就能拒絕虛無的,而是要超越這一點;超越時間性存在;這是人最後的歸宿。如果成功做到這一點就進入天國了。這是教父哲學的語言。

在禪宗中,修行的目標是超越生死。這種在人類現實中產生的效果不是佛教本來的意圖。但是它產生了積極的作用,比如禪宗讓每個人相信自身。世界上沒有救世主;是「自性自度」。而基督教則設立了一個絕對的存在-上帝。


本系列文章來自王德峰老師的課堂「西方智慧與文明」;

如有異議、錯漏,歡迎留言討論。

參考書為羅素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