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宗教

去除宗教與文化對解脫者的法的染汙:正面地回答難以解答的問題

2021-08-24宗教
去除宗教與文化對解脫者的法的染汙:正面地回答難以解答的問題

由於知乎的限流,經過考慮,在此重新釋出

直接的解答是:

沒有任何的見解、評價,不會隨著你心取到的特相、處在的傾向的變化而始終相同。

心是會變的,心面對所緣的作意當然也會不同。

生活中的例子是這樣:

你有這樣的觀察嗎?

當你餓著肚子去逛超市時,幾乎一定會比吃飽時逛超市買得更多。

當你饑餓時,你的眼根接觸到了那個色,心中生起了那個相,你會作意:這個是好吃的嗎?吃了這個會發生什麽?

當你飽足時,你的眼根同樣接觸到了那個色,你的心中生起了那個相,你會作意:這個包裝是優質的還是下列的?這個價格是劃算的還是不可接受的?這個物品是必需的還是非必需的?買了這個會帶來麻煩嗎?這個我應當現在裝進購物車,還是轉完回來時再考慮?……

同樣的,當你面對異性、面對自己的不善、面對傾向於舍棄舍離布施時,你如何能夠認為,有什麽恒常不變的、我的、真的、超越過緣起條件心取到的相心此刻的傾向的「特別的選擇」呢?

那個追求特別,追求恒常,追求「不變的我」正是解脫者的教導的反面。那給自己加戲的傾向必定是不善的,導致今生的痛苦、未來的苦報的。

而當你試圖將這種加戲淩駕於輪回和解脫之上時,你就成為了極端傲慢、極端膨脹、對自己的善法和智慧造成極強破壞的。

這樣的無智與驕慢會帶來心不能安寧、無法抵禦外來的沖擊、去到常常是痛苦的動蕩的陷於錯見而難以以自己正直、清凈的觀察而得到解脫。

這是特別麻煩的,這樣的錯見當中包含著復雜的無明。

你認為中國傳統的禪、說禪、指著什麽說有無,說「什麽是真,什麽是假」,這是通往心清凈,心解脫,去除掉對內部的認同、去除掉對外部的認同而去到一向的舍棄、舍離、清凈的道路嗎?

如果這聖者的法,阿拉漢的教導能夠用俗法、指代、辨析來達到,那麽這樣的清凈道、解脫的法,就存在於這個世俗的、言語的、邏輯的、靈感的有生當中。這可能是真的嗎?

當一個人這麽做了努力,相信了幽幽地指著什麽,說著虛空,心錯以為什麽有、什麽沒有的「佛教徒」「哲人」「開悟者」「師父」「禪師」「學者」,甚至成為了那樣的談論者,那麽驕慢與邪見就穿透了你的心,你本來有覺支,能夠清凈地轉起,保護好自己小世界的心就被那個引發昏沈的、臟兮兮的惡法所蒙蔽了。

這是非常常見的,一些大乘佛教徒、在寺院裏走動的人、自稱是念佛人的宗教信徒,他們在經歷了信仰、膜拜、求加持、依賴外部與咒語、錯誤地期待來生、故弄玄虛地說空說有說真說假說恒常說有我之後,變得肥胖、昏沈、顯得骯臟和粗重。

這是來自阿拉漢的教誡:

你應當對不善的法、包含無明和傲慢的說辭有警醒:

當有人說外部的身如何巨大;

當有人說外面的國多麽光明;

當有人談論解脫者的法卻驕慢而不內守;

當有人做出幽幽的姿態而不住於舍離和念處;

你應當見到那無明的人的心揚起的塵土;

你應當見到那持續的昏沈、心染汙給他引生的痛苦。

在這麽觀察了外部的身,外部的心之後,

你知道外部的身的苦,外部的心的苦。

那也是無常的,不恒常,那由於錯誤的見洞穿了他的心,

那曾經能夠避離外部的沖擊而自由地轉起的心受到了

「一概而論,無法分清內部與外部」的不善法的染汙。

輪回當中的貪婪與傲慢確實是可厭的;

而那傲慢到以自己愚昧的想法曲解解脫者的法則更加可厭;

如同將臭穢的汙水灌滿透徹、有智慧、能享受清凈的心靈。

你應當見到那汙染的過失,以這正直的觀察將那曾經生起的喜愛、認同去除。

在聽聞了解脫者的教誡之後如理地思維:

那確實是無常的,那個觸及我,又滅去;

那確實是苦,它曾經染汙我的心靈;

那確實不是我的,那只是一些說法、特相的集

——他們杜撰的驕慢、牛氣的佛、菩薩並不存在;

他們認為的內部外部沒有區別、善法不善沒有區別、喜愛與厭惡沒有區別、貪圖與解脫沒有區別,這當然是錯誤的。

你應當很多地實踐四念處的教導,如這解脫者所說的,努力轉起自己的心,

觀察這是內部的身、這是外部的身、這是內部的心、這是外部的心;

這是善法、這是心有蓋覆;

這是貪心、這是嗔怒;

這是未解脫的心,這是已解脫的心。

以這四念處的教導克服自己的心極端的怠惰、無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