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宗教

雲中真人東遊記(27)

2019-04-18宗教

我和小芊上了那叫直升機的青鳥,小芊既無限崇拜又有點懷疑的道:「太師祖,您真是天上的神仙啊,這青鳥真是您座騎嗎?我們怎麽不騎在它背上,而要進它肚子裏呢,還有那風冷雲上尉是誰啊?」

我道:「休多問,師父說什麽就是什麽,師父所為也都必有道理,只是我等不知罷了,或是那叫風冷雲上尉的神仙偷了師父的坐騎私下凡間,今日物歸原主罷了!」

師父道:「還是青雲孺子可教也,久必證大道也!」

我欣喜不已,卻聽師父又道:「還好,都是一鍵操作。」

接著,他用手指在那鏡子般的物事上一按,就聽頭頂格吱吱一響,狂風忽起,那青鳥竟飛了起來,小芊一聲驚叫,緊緊的抱住了我,我亦心驚,但感受著她溫暖的懷抱和身後的兩團綿軟,我的心漸漸定了下來,卻聽小芊道:「太師祖真是神仙,這麽大的鳥說飛就飛,,小師祖,你要永遠陪著我,可不許哪天話也不說,就飛走了。」

我道:「我們跟著師父,一起成仙,做一對神仙眷屬,到時我帶著你一起飛。」

卻說那骷髏早已先一步出去,搬開洞口巨石,宣示眾人去了,而青鳥離地面不過二三尺,在洞內緩緩飛出,待得出洞,青鳥陡然一升,離地丈許,卻見地面上已經跪了數百人,另有幾十人呆呆的站著,不知所措,跪著的人狂呼大叫,磕頭如搗蒜,都道:「崔祖仙師法力無邊,我等皈依,且勿降罪!」

忽聽一人大叫番語,對著青鳥連搖手帶指點,意圖拉地面上的人起來,但無人理會,他跑到跪在地面的李絲雅面前,又說番語,卻聽李絲雅道:「胡說,哪有這種機器,不管叫直升機還是青鳥,都是青鳥神,能在肚子裏駕駛還是騎在青鳥背上的都是神仙!」

卻見師父一招手道:「頭盔!」

那骷髏的腦袋突然離體,直入青鳥半開著的門,套在師父腦袋上,卻忽然變形,成了一個頭盔形狀,而無頭骷髏仍挺立不倒,這一下,連那些站著的人也嚇得跪倒了十幾個,卻見青鳥門已關閉,師父道:「閃開,看本仙懲治不信之人!」

這一聲當真驚天動地,比先前單純骷髏發出的聲音大出數倍,李絲雅忙擺脫那番人,只見青鳥上一道火光淩空射下,那番人立刻渾身著火,只嘶喊了數聲,就倒地不起,而身上火勢越燒越盛,轉眼成了一堆骨灰!

旁人早已閃開,見此情景更是跪地不起,大叫饒命者有之,狂呼皈依者有之,那些站著的人只剩四五個了。

師父驚天吼聲復起:「兀那幾人,還不皈依,更待何時?」

卻見一人忽然舉槍射擊,子彈打在青鳥前頭的玻璃上,劈啪做響,卻不能傷分毫,卻聽師父道:「讓你們嘗嘗機關槍的厲害!」

只見青鳥前頭一側忽然噴出長長的火焰,似有什麽東西在轉動發射,而轟雷般的聲音隨即響起,那還站著的四五人直被打得身體如炸開般四分五裂,那拿槍的人更是脖子斷裂,腦袋也被打碎,爛西瓜般滾得老遠!

師父又道:「李絲雅,你且從實招來,你們對元老院有何陰謀?」

李絲雅擡起頭來,只見她光潔的額頭上已滿是塵土,隱有血跡,她用帶著哭音的顫抖語聲道:「稟仙師,是那保羅高山帶了十幾條黑魚精來,說是能發什麽雷火,可以滅掉元老院的大船,他先聯絡了劉香,劉香又找到我,讓我聯絡鄭氏,一起起兵反對元老院,劉香原不知我是青鳥教的人,是我不合豬油蒙了心,一直怕當初抓文大區長的事發,想借本教和保羅.高山等人的勢力打擊元老院,好免得日後被元老院懲罰,我知崔祖仙師也是元老院的人,今既得罪了崔祖仙師,再不敢幻想脫罪,唯盼速死,只願祖師仙人勿要折磨我死後的靈魂!」

師父道:「只要你今後皈依我座下,我自與元老院關說,讓他們不為難於你,文區長也是住世真仙,憐你無知,也不會為難你。兀那老道,你姓甚名誰?」

老道大驚,磕頭出血道:「弟子魏鶴真,無知得罪仙人,還望恕弟子萬死之罪!」

師父道:「你且帶罪立功,這就去召集其他教眾,同來海邊,其他眾人,且都起來,隨我去海邊殺黑魚怪,擒眾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