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世界 > 宗教

中國神話故事遇上西方話故事 誰能征服對方?

2020-11-24宗教

1

當古希臘眾神帶著他們無數的後裔降臨東方大地,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戰拉開,無數的凡人跪倒在地,他們驚恐的看著天上那些黃頭發的天使……

「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有神的存在……」

東方諸神已經加入戰鬥,但大多數都是奇形怪狀的異類,中國,這個遠古存在的帝國卻始終無動於衷。

大戰一直在持續,古希臘文明過於可怕,他們聯合西方諸神已然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然而……

中國,這個遠古帝國,他們始終不敢動分毫,因為中國的底蘊他們根本摸不清。

中國的人民在遠處觀望著這場戰爭,無數個日日夜夜他們輾轉難眠,整個世界似乎只剩下他們這裏一片凈土,但他們也在忐忑,不知道何時這裏也會戰火蔓延。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臨了,西方諸神漫天的身影壓到了中國的邊界,他們謹慎的看著這裏面無數類似於螻蟻的人類,顯然他們的註意力不在這裏,但除了這群人類,他們也看不到其他……

「他們的老古董怕是在那次天劫全部殞命了吧。畢竟那遠古年間,他們經歷了什麽不得而知。」不知誰的話語在整個天空回蕩。

「哈哈,應該是死絕了,何況我們怕他們做甚!」又一渾厚有力的聲音響起。

「我去嘗嘗這傳說中的神龍後裔到底是個什麽滋味!」一道身影躍起,漫天的閃電在空中若隱若現,整個天空都在震蕩,地下的人類充滿了絕望。

然而一名僧人站在最前面,他悍然無懼,他雖凡人,但他有著無比強大的信仰。

「你心裏的佛祖救不了你!」那聲音充滿著狂妄,那人身後足足有八支羽翼,他的速度快如閃電,一瞬間來到那僧人面前,那僧人閉著眼,盤坐在地面安然誦經!

「死!」那八翼天使揮動金色寶劍誓要將那僧人斬首。與此同時,漫天的閃電如銀龍一般轟然而下,中國大地,終是未能避免一場浩劫。

「嗡」一根長棍劃破長空,那長棍瞬間變大如擎天之柱,整個天空仿佛一瞬間停住了一般,只是那擎天巨柱轟然落下。

「轟~」整個大地發出一聲巨響,那漫天的閃電被這一棍擊的灰飛煙滅,那八翼天使被壓在棍下再找不到半點身影!

西方諸神全部後退,那長棍慢慢變小,一道身影緩緩而下!

他身穿金甲,頭頂金冠異常耀眼,他腳踏祥雲雙目放出耀眼的金光,那長棍如有靈魂一般飄在他的手中,他身形站定,怒目而視,強大的氣場散發而出。

下面的凡人,看到這樣一個身影,渾身激動的發抖,有他在,縱使萬千神魔鬼怪,又何妨?

2

「有意思,憑你一人便可以阻擋我們嗎?」

西方眾神之中,一道耀眼的光芒閃現,身影瞬間而至,他的身後六支羽翼揮動,氣勢宛如天空中的太陽。

和之前的八翼天使不同,眼前的六翼卻是透明的,雖然透明,但那羽翼卻依然無法讓人直視,甚至他的容貌也在虛影中,難以辨認。此人的氣勢之強,令那手持金箍棒的大聖為之動容。

只這一人便如此,那他身後的萬千神魔,該如何抵擋。

但那也只是大聖的一念之間而已,他揮棒向前,眼神如火,絲毫不懼,曾經千軍萬馬未讓我後退分毫,今日站在我的領地,我又怎能後退?

大聖渾身如火,那金箍棒宛如一座大山揮壓出去,那六翼神使也絲毫不懼,揮動寶劍迎了上去。

「轟~」天搖地動,一股巨大的沖擊波四散而去,一瞬間天昏地暗,太陽的光輝都被遮住。

而地面的人類絕望的看著這一切,這沖擊波足以要了他們的性命。

「阿彌陀佛~」一道悠長的聲音響起,一位身穿白色袈裟的僧人從天而降,伴隨他的還有九龍禪杖。

那九龍禪杖不斷旋轉,僧人盤腿而坐悠然誦經,不同於大聖和那神使,僧人身上沒有一絲淩人的氣勢,但那毀天滅地的沖擊波,卻到不得他的身前便化為烏有。九龍禪杖沖天而起,一道道金光灑下,人類沐浴在金光中仿佛從地獄回到了天堂。

「為何犯我疆土?」僧人的話語在天空回蕩,如雷聲滾滾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大聖見罷,收回金箍棒來到僧人身邊,恭敬的行了佛禮。

「師傅。」大聖恭敬的說道。如此姿態,和之前那個毀天滅地的大聖判若兩人。

「眾神皆應普渡眾生,為何如此侵犯凈土?」那神僧身行瘦弱,但面對那萬千神靈卻氣勢不減。

「我等自當普渡眾生,但只普度我自己的國度。」西方眾神中,又一位站了出來,他黃色的頭發,相貌平平,一身白衣隨風飄揚很是灑脫,若不是他在天上,很可能認為他是一個凡人。

「既是普度自己國度,那還請各位神尊回去,莫要打擾我等先祖休息。」

當西方眾神聽到那僧人說出先祖兩字的時候,神情都為之一變,那表情自然被神僧看在眼裏,神僧波瀾不驚只是站在原地看著天上的西方眾神。

「既然爾等先祖還在世,不妨出來一敘。」

一輪宛若太陽的光輝從眾神中飛出,那是一團光球,根本看不出裏面是什麽。他一出現,西方眾神全部後退了一步。

「先祖自然會來,但恐怕不是今天。」神僧絲毫不懼,反倒上前一步,大聖揮動金箍棒擋在神僧身前神情傲然也無一絲懼意。

「哈哈,遠古時期,你東方眾神開天辟地,征戰四方,而如今也該改朝換代讓你們俯首稱臣。」那太陽光輝之下的人異常狂妄。

與此同時,一只巨大的手掌從那光球之中浮現,那手掌一瞬間便遮天蔽日,整個揮了下來。

整個天空都被籠罩在那巨大的手掌之下,周圍的空氣也隨之扭曲,時空仿佛也被那手掌撕裂,只是一瞬間便在眾人頭頂,隨時砸落下來。

大聖何等人物,自然是渾然無懼,他的金箍迸發出道道金光迎著那手掌沖了過去。

「悟空…」長空中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頓時黑暗的天空再次充滿了光芒。只是那光芒過於刺眼,地下的人類全部閉上了眼睛不敢擡頭看。就連西方的眾神都瞇起眼睛無法直視。他們努力尋找,卻依然無法找到那光芒的源頭。

光芒終於消散,而那遮天蔽日的手掌也消失不見,大地完好無失真,地面上的人類也全都消失不見,大聖和聖僧也同樣沒了蹤影。

更為可怕的是……

籠罩在太陽光芒之下讓西方眾神後退一步為之讓路的那個西方神靈也消失不見……

3

三年後

中國大地暫時避免了一場災難,迎來了短暫的和平。

中國的最南邊,不時會有人去參拜。

相傳西方諸神侵略中國大地的那一天,最後從天而降五個巨大的石碑。每個石碑上都刻著一個字「高、臥、九、重、天」

這五個字似乎隔絕了西方諸神侵略的步伐。那九重天之上,似乎有著連西方諸神都為之恐懼的存在。

「嗡~」一柄三尖槍從半空中毫無征兆的出現,空中一道身影飛速劃過躲過了那三尖槍。

三尖槍插在地面,一道肉眼可見的光波四散開來,隨後一道黑色霧氣出現,迅速將半空中的身影籠罩其中。

黑色霧氣不停抖動,隨後被那神秘的身影振開,半空中的身影不再閃躲,而是立在了空中。

隨後黑色霧氣散去,一只黑色的神犬立在那裏,同時一道光芒閃現而至,那三尖槍如有靈魂一般落入那光芒之中,三尖槍吞吐金色光芒向那半空中的身影襲來。

同時那身影手中長劍揮出,兩道光芒交織在了一起。

一時間半空中光芒萬丈,兩種兵器交擊之聲響徹天際。

百合之後,兩道身影各自後退。

左邊的一襲白衣似神使,頭發無風自動,他眉眼血紅,長劍不停抖動迸發出銀色光芒。

右邊真君身穿銀甲,頭戴飛鳳帽,額頭中間一道豎紋偶有金光迸出,手持三尖槍威風凜凜。

兩人也不答話,身形再次交織在了一起。

那三尖槍突然脫離了他的主人筆直的插入了空中,真君身形淡化消失不見,隨後電閃雷鳴,一道金光四射的羅漢施壓而下。

白衣神使並不驚慌,揮動長劍迎了上去,那金身羅漢帶著無比威壓,一瞬間將白衣神使鎮住,道道金芒迸發出無數符文將他鎮壓。

「破!」一聲如雷鳴般的長喝響起。金光中,一對血色翅膀掙脫出來,隨後那白衣神使手持長劍將那金身羅漢粉碎。

那白衣神使一對巨大的血色翅膀在半空中顯得如此耀眼,白衣血翅如此的不協調,這一刻他似乎不像神使,像一個惡魔。

「兩種神格?墮落天使?」真君身形顯現站定冷冷的看著對方。

那神使並不答話,只是血紅的眉眼上挑,下一刻,他的身形驟然變大,那一對翅膀遮天蔽日一般向真君沖來。

真君不敢怠慢,三尖槍同樣變得如山嶽一般大小揮了過去。

「轟~」這一刻,天搖地動,兩股力量碰撞到了一起。

待碰撞結束,周圍一切恢復平靜,原地只剩下真君和那神犬,那神使已經消失不見。

「這不過是我的一縷化身,二郎真君也不過如此。」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

真君也不答話,只是身體的氣勢徒然劇增,與之前判若兩人,額頭中間的那一道豎紋閃著金光,金光過後一只眼睛出現在真君額頭,原來那豎紋是一只閉上的眼睛!

那眼睛射出一道金光劃破虛空,遙遠的西方一座洞府裏,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照在之前消失的白衣神使身上。

那白衣神使悠然的坐在洞府裏,端起的酒杯卻停了下來。良久他慢慢將杯裏的酒一飲而盡。

「二郎,陪我去玩玩如何?」東方大陸,一道金光落在真君旁邊。

真君並不答話,只是握著三尖槍向前走去。

「來而不往非禮也,怎樣?我們來票大的?」那金色身影一下跳到真君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潑猴,既是去玩玩,為何不叫你的三個師弟,而叫我?」真君反問道。

「哎,我那三個師弟上不了排面,帶他們去,怕是回不來了。」

真君不再說話,只是望著遠方,他手中的三尖槍不安的抖動了起來,仿佛在向真君述說著什麽。

而他身邊的神犬則發出一種特殊的吼叫傳遍半空。

4

希臘一座雄偉的神殿之內,一個英俊偉岸的男子正沐浴在陽光下享受時光,他的神殿全部是黃金修建而成異常的奢侈,神殿之中的女仆們忙忙碌碌不停的為這位主神服務。

「轟~」神殿突然傳出一聲巨響,一根巨大的長棍居然捅破神殿向那主神砸來,那主神神情一楞,千萬年來何曾遇到過如此情況,就是泰坦之戰時期,自己的主殿也未曾被襲擊過。

那主神畢竟身經百戰,一瞬間金光四起,雙手接住那長棍,但那長棍力道很是大,一瞬間將那主神擊飛。

與此同時一道銀芒閃過,一把三尖槍橫掃而來,那主神頓時大怒,身上泛起金光,一道道金芒籠罩在他身上,三尖槍並未刺到那主神的身體,被金芒擋了下來,但主神的身體再次被擊飛。

「看棒!」顯然這二人不想給那主神一絲反應的機會,大聖的金箍棒如山嶽一般吞吐神芒再次向那主神砸去。

「豈敢!」那主神帶著滔天的憤怒看著二人,但他的身體此時已經失去平衡,他的神通被那二郎真君的第三只眼釘選,一時間居然施展不出。他怎能想到,他堂堂的希臘主神,居然在自己的宮殿遇襲,這是何等的荒唐。

那金箍棒帶著漫天威壓,狠狠的砸在那主神之上,那主神身體如炮彈一般筆直的向下飛落砸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

大聖和二郎真君不敢怠慢,迅速落到巨坑中找尋那主神的身影,這是希臘主神,二人不想給他反撲的機會,需要速戰速決,畢竟這是他的底盤。

但異變還是發生,那深坑中,一道金光迸射而出,一道巨大的身影騰空而出,他手持一把巨大的金色弓箭,而此時箭已在弦上,無數金光向那金色弓箭匯聚,一時間天地變色,太陽的光芒仿佛都被這弓箭吸取。

「轟隆隆~」這匯聚天地光芒的一箭射出,威力根本無法想象,仿佛可以毀天滅地。

那一箭瞬間變大,將大聖和真君籠罩在內。

「在我的太陽箭下灰飛煙滅吧。」那金色的主神嘴角和眼角全是金色的血液,如此緊迫下催動太陽之箭,使他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半空中,一只巨大的眼睛顯露出來,那眼睛一閉一合,很是詭異。

與此同時,大聖從那箭芒中脫離而出,金箍棒光芒萬丈再次施壓而來,那主神沒想到他的太陽之箭居然只困住這潑猴半刻,但太陽之箭還在,他是怎麽出來的?

一瞬之間,那金箍棒揮動而來,那主神的氣勢一瞬間攀升到極點,雙手迸出金色火芒硬撼大聖的金箍棒。

兩股強大的力量相撞,大聖這一刻動了真火。

「給我破!!!」大聖怒喝像一個戰神一般,他的身後一道巨大的虛影浮現,那分明是一個巨佛!為了擊殺這主神,大聖此時絲毫沒有保留。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響起,那金箍棒被佛文環繞力量一下攀升數倍。與此同時,那巨佛伸出手跟金箍棒一起將那主神鎮壓。

一瞬間,大地再次坍塌,那主神的金光破碎,金色的血液從他口中噴出。

「真君,快,祭法寶!」大聖此時無比認真,不再叫真君二郎。

「你怎知我借了法寶?」半空中,真君的身影從那巨大的眼睛中浮現出來,雖然說著話,但真君動作絲毫沒停,一座巨大的玲瓏寶塔從真君手中脫離,向那主神鎮壓而下。

「哈哈!」見那玲瓏寶塔,大聖一笑。

「那哪咤大半夜便到我洞府,吵著要和我一同前去,說你和他父親借了法寶。」

「這也沒法,我不提你,恐怕天王不借!你是如何擺脫哪咤的?」

「哼,我自然有我的法子!寶物在你手,人情卻要我來出。」

「那是自然,當年你震碎玲瓏塔,天王怎會借於你,這寶貝自然我去取。」

那玲瓏寶塔將那主神鎮壓,寶塔抖動,散發出道道光暈,慢慢縮小落入真君手中。

與此同時,整個天空突然暗淡了下來,天空中的太陽似乎失去了光芒。

「如今這寶塔已經今非昔比,真個與天王爭鬥起來,恐怕我也逃脫不出。」大聖看著這玲瓏寶塔感嘆道。

天空中的眼睛化作道道光芒向真君額頭處的眼睛匯聚,那太陽之箭也隨之消失,待光芒散盡,真君的第三只眼居然流出了鮮血。

「這太陽神果然不簡單。」真君感慨。

「快走,沒想到這太陽神如此強大,鬧出這麽大的動靜,怕是不好脫身。」

二人說罷,消失在了原地。

東西方交界之處,一只巨大的拳頭從天而降狠狠的砸了下來,大聖顯現身形,揮棒迎了上去。

西方不遠處,四五道身影浮現一瞬而至。

「真君先走,我稍後脫身與你匯合。」大聖與空中的巨大身影戰在一起。

與此同時,四道身影閃著神光將大聖圍住,也不答話,一瞬間施展神通,想將大聖鎮壓。

一道巨大的羅漢從天而降施壓而來。

「你都能脫身,我為何先走?我自然也可脫身。」金身羅漢之中,真君身影浮現,二人背靠背站在一起,面對五個西方主神無絲毫畏懼,身上氣勢不斷攀升強大的戰意浮現而出,這二位可是真個戰神,整個東方大陸無人不知,戰天鬥地無所畏懼。一身傲骨桀驁不馴,曾經的對手,如今一同征戰西方眾神。

「來戰!」真君三眼如炬,論戰意,他比大聖還高,那三尖槍化作三頭黑蛇環繞在真君四周,一道黑霧閃現而至,哮天犬也在此時趕來!

大聖自然也無懼,他摘下頭頂金箍,一團火焰將大聖籠罩,成佛之後的金箍束縛的不再是大聖本體,而是他的戰意!金箍不在,大聖便是那個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

「好一個跟師傅道別,大聖,我等你等的好辛苦。」遠處一道身影襲來,此人腳踩風火輪,身披混天綾,手持火尖槍無比威風。

「真君,既然借我法寶,卻不告知去哪,讓我好找。」又一人身披紅色披風,手持寶劍,無比威嚴。

「師兄,我等出生入死,既是此等大事為何不帶著我們。」後面又三道身影出現。

「哈哈,既然都來了,那今日便戰個痛快,管他什麽主神,一起殺他個天翻地覆!」大聖戰意如火!

「好!戰個痛快。」身後幾位神仙也都戰意盎然,氣吞山河,為何只許他人侵我山河,不許我等征戰他鄉?

5

5

東西方眾神各顯神通戰在一起,天空此時泛起無數光暈,大地劇烈顫抖。

隨著戰鬥的進行,西方眾神不斷加入戰場,此時大聖獨自面對兩大主神,真君同樣面對兩大主神,而天王李靖和哪咤則一起面對三位主神。八戒沙僧和敖烈則面對三位主神。

大聖此時氣勢如虹,全身被火焰包圍,金箍棒如山嶽一般橫掃,任那兩位主神施展神通,卻依然無法奈何大聖,大聖越戰越勇,金箍棒大開大合,一時間壓的兩位主神連連後退。

真君同樣英勇,額頭上的第三只眼浮在半空迸射出道道神芒,真君籠罩在神芒之中宛若戰神,手持三尖槍一往無前,而哮天犬則在真君旁邊不斷伏擊。

天王此時手持寶劍,周身三十六把天罡刀盤旋,哪咤同樣使出三頭六臂,手持三尖槍乾坤圈混天綾與西方主神沖殺在一起。

八戒三人組此時壓力巨大,那三位主神絕對大來頭,一時間將三人壓制,連連受創。敖烈更是化作真龍呼風喚雨想要阻擋這三位主神的攻擊。

此時戰爭已經到了白熱化,這畢竟是西方,如此拖延下去對大聖幾人絕對不利。

大聖情急之下,脫身而出,伸手在頭上拔出一根猴毛,輕輕一吹,那猴毛瞬間幻化出萬千分身向西方眾神攻去。

而就在此時,大聖感覺真身一頓,圍攻他的兩位主神舉起一面巨大的鏡子,那鏡子泛起金色的光芒將大聖籠罩。

「不好!」大聖暗驚,他的身體此時居然動彈不得,而就在此時大聖身旁虛空扭曲,一道身影出現。

那身影揮拳向大聖砸去,一道金光從那道身影的拳頭轟出,然後從大聖的體內透出。大聖頓時感覺身體失去了知覺瞬間被擊飛。

「大聖!」哪咤見狀迅速將混天綾向大聖甩去,那混天綾瞬間將大聖包住。但那道身影並不打算就此放棄,他知道這機會是如此的難得,他的身影再次消失朝著大聖瞬移而去,然後又是帶有金光的一拳狠狠的轟在大聖身體,金光再次從大神身體的另一側透出。大聖口吐鮮血身體如炮彈一般再次橫飛出去。

那身影再次消失……

一聲龍吟響起,一條白色巨龍騰雲駕霧而來,一道道閃電橫空炸裂將大聖籠罩了起來,但如強橫的閃電卻阻擋不了那身影一絲一毫。

又是一拳轟來,但是那閃電散去,那巨龍擋在了大聖身前,敖烈的身體根本無法和大聖相提並論,只是這一拳,敖烈的龍鱗便被震碎,他的身軀被打出一道巨大的血洞……

真君見狀擺脫與他交戰的兩位主神向著大聖飛來,哪咤控制混天綾將敖烈也包了進去。真君站在半空中,第三只眼射出金光想要捕捉那道身影,但此時那道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激烈的戰鬥暫時停了下來,大聖遭受重創,敖烈更是生死未蔔,真君等人將二人保護在身後。

西方眾神慢慢逼近,不給一絲喘息機會。

混天綾中大聖身體動了動,哪咤見狀將大聖放了下來。

「好手段。」大聖站了起來,惡狠狠的說道。語氣沒有一絲受傷的樣子。

西方眾神見大聖居然還能站起來,而且狀態似乎很好,都很驚訝,他們最清楚剛剛出手的神是什麽實力,雖然最強的第三拳被那白龍擋了下來,但中了兩拳就算不殘廢至少也是站不起來的!

「真君,將那太陽神的神魄給我。」大聖冷冷的說道。

真君一楞,但是看了看已經奄奄一息的敖烈,還是將玲瓏塔取出把太陽神的神魄交給了大聖。

「你要幹什麽?」一個身材高大赤裸著上半身的西方主神大喝道。

那太陽神的神魄如一團金色的火焰被大聖攥在手裏,然後青青一捏,那金色火焰便如塵埃一般隨風飄散,再無一物。

就在這一刻狂風起,太陽失去了光澤,風中仿佛傳來了陣陣哀嚎。

「你敢!」那赤裸上半身的主神一下子變得如山嶽大小,一腳向大聖踏來,西方眾神也同時發難。

大聖也同時跳了起來,揮動金箍棒帶起狂風掃了過去!

真君、李靖、哪咤、八戒、沙僧也一同帶起漫天神威沖殺過去。

「嗡~」一道巨大的金色佛紋從天而降筆直的紮到地面將東西方眾神隔離開來,同時天空中一尊巨大的佛落了下來,那佛出現一瞬間帶起無上威壓,一時間西方眾神居然無法直視。

「大聖好本領!居然能把佛祖的神威請來?」哪咤感慨道。

大聖有些驚訝的看著佛祖並未說話……

「阿彌陀佛…」佛號響起,漫天佛紋出現沖向西方眾神,那每一道佛紋都帶著無上威壓,佛紋看似速度很慢,但卻一瞬而至。

每一道佛紋居高而下,壓制一位主神,那主神拼盡全力,卻依然無法掙脫。

佛祖右手擡起不斷伸長抓向雲端,雲端一道身影不斷穿梭,但依然無法擺脫佛祖巨大的手掌。

待片刻之後,那道身影終於被佛祖抓在手中,任憑那身影施展萬般神通卻依然無法逃脫。

「走!」大聖輕喝。

「佛祖都來了,我們不趁機誅殺這幫該死的西方神?」哪咤在一旁不甘心的說道。

「就是,就是!」八戒歪著臉在一旁附和道。

但大聖並未理會,頭也不回的走了,隨後真君也離開了。李靖等人雖有些不甘心,但最後也都離開了。

佛祖以一人之威,震懾西方眾神,那一道道佛紋不斷閃爍佛光,整個天空傳來誦經之聲,這西方大地,此時此刻居然回蕩著誦經之聲!

西方眾神很是憤怒,只這一尊佛,居然將他們全部鎮壓在此,他們一次次的沖擊著佛紋,但都於事無補。

佛祖將那身影抓在手中使其露出真身,佛祖只是看了看,隨後將其放走,但是佛祖將一道佛紋印入了他的體內。

天空中,一道金光自天空而下,落在佛祖身上,隨後佛祖右手一揮,那佛紋突然變大然後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將西方眾神全部擊退。

「阿彌陀佛,佛起,佛滅,萬物皆有原由,固守本心。」佛紋消散,金光凐滅,佛祖的身體產生了一絲絲裂紋,隨後片片滑落,化成金色的光消失不見!

西方深處,一雙雙眼睛穿過虛空在找尋著什麽。

東方大地,一道道虛影徘徊在東西大地交界之處。

「佛起,佛滅…」佛祖的話在大聖腦中不斷盤旋。

6

終有一日,人類以為他們了解整個宇宙。

終有一日,他們認為他們是整個宇宙的主宰。

他們改變現在的一切,他們不滿足現在的一切,他們也不再信奉神佛…

自那之後,蒼穹之上,再無神。

自那之後,西天樂土,再無佛。

在東方的中國,人類不是螻蟻,他們是龍的後裔,他們的供奉之力,滋養神佛,神佛以供奉之力庇佑眾生。古神補天、禦水、射日、引雨、渡難,千年後,人類以為先祖天馬行空,想象力豐富,勾畫出一幅幅動人的東方神話,但如今他們終於醒悟,原來先祖真的與神同生,一切不是編纂,而是真實發生……

信奉之力已經荒廢千年,如今東方之神已經雕零過半,實力越是強大的神佛,需要的信仰之力則越多。

強如佛祖,西方現世,用盡最後一絲人類的信仰之力,以一己之力擊退西方眾神,最後消散於西方大陸,他的佛光在西方如太陽一般閃爍,最後消失。

兩只巨大的怪獸從天而降落入中國大地,他們如山嶽一般大小每踏出一步都會令大地顫動。

這兩頭怪獸如獅子一般,但是獅子頭部的上方卻還長出一顆羊的頭顱,他的身子被黑色的火焰覆蓋,尾巴是一頭毒蛇。這怪獸有三個頭顱,異常詭異。

這兩頭怪獸雖然巨大,但是一躍起就是數十裏,他們口吐黑色火焰,叫聲響徹天際。

兩頭怪獸所在之地雖然是中國比較偏遠的地方,但是也有著很多住宅,人們驚恐的四散而去,兩頭獸根本無人可以抵擋,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漫天的黑色火焰將周圍的一切吞噬,人們驚恐的逃亡,但是卻無法逃過火焰的追逐,他們的家,他們的一切就在這一瞬間被淪陷。

一道白色的光芒落在他們前面,待光芒散去,一只白色的老虎顯出身影。

白色的老虎和一般的老虎並無太大的區別,身形也不大,只是身上閃著淡淡的白色光芒,顯得很神秘。

那兩頭怪獸看到這白虎,頓時變得憤怒了起來,六個頭同時噴出黑色的火焰想將那白虎融化。

白虎仰天長嘯,一只巨大的白虎在它的身後浮現出來,一道耀眼的白芒從那巨大的白虎口出噴出,那六道黑色的火焰頓時被吞噬不見。

白虎抖了抖身體慢慢向那兩頭怪獸走去,白虎所過之處,四周的黑色火焰全部熄滅,白虎無比的威嚴,與那兩頭怪獸怒目而視,絲毫不懼。

白虎每向前走一步,他身後便會留下白色的足印,那足印如蓮花一般閃閃發光。

那兩頭怪獸全身突然爆發出黑色的光芒,隨後每個怪獸分出三個身影,分別為一頭獅子,一只巨角山羊,一只黑色的蟒蛇,他們分六個方向襲來,想一舉將這白虎撕碎。

白虎不為所動,依然向前走,但那六道身影已到近前,六只怪獸猙獰的面孔已經清晰可見,周圍的時空仿佛突然靜止了一般,白虎身後的足印,一點點消失,最後化作白光融入到白虎的身體,那白虎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沖擊波,一瞬間將那六只怪獸擊退,同時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殘影,一瞬間變的無比巨大將一頭獅子撲倒在地 瞬間將其分屍。

然後那白虎身影忽大忽小,無數個殘影留在原地,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化成一道道白芒,那無數白芒越來越耀眼,根本沒有人再能看清那白虎的身影。

待白色的光芒散去,周圍再次恢復了平靜,那白虎站在一座小山上,仰天長嘯,如一個王者一般,俯視著這片天地。而那兩頭怪獸早已被白虎撕碎,黑色的鮮血鋪灑在大地上,但是那白虎的身體卻沒有沾染一絲鮮血。

一聲震耳的鳥鳴響起,一只渾身包圍著紅色火焰的巨鳥出現,同時空中黑色的血液灑落下來,一顆巨大的鳥頭被那紅色火焰的鳥粉碎,隨後這只紅鳥慢慢變小優雅的落在白虎身邊望著遠方。

遠處,無數個身影包裹在虛影中向這裏前進。

「白虎、朱雀中國四大聖獸,只是怎麽少了兩位?」身影未至,一道悠長的聲音響起。

話音剛落,天空突然變色,一只巨龍盤旋而來,這巨龍渾身青色,雙目閃爍金色的光芒,他的龍鱗異常耀眼,仿佛玻璃一樣,不停反射著光芒。

大地在此時也為之顫抖,地面龜裂,一只玄龜出現,他的龜殼由一塊塊尖利的巨石組在一起,看著異常可怕,而他的龜殼之上則盤旋著一條巨蛇。

「這片土地,由我四聖獸守護。」玄武的聲音蒼老卻充滿了威嚴。他的身體緩慢而行,但卻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氣勢。

與此同時,蒼穹之上,一道虛影浮現,那虛影仿佛是一輛輦車,隱約中看到九條金龍控制著那輦車浮在空中……

自佛祖消失十年之後,西方眾神終於決定,不惜任何代價也要統一東方大陸,這一戰再無任何余地。

7

西方眾神漫天神芒交織在一起,沖向東方大陸。

玄武周身迸射出耀眼的光芒,一道巨大的屏障拔地而起,西方眾神的神芒全部被那屏障擋了下來。

蒼穹之中,一道巨大的劍芒滑空而至,那劍芒霸道無比,直接斬向西方眾神。

天崩地裂!那劍芒無人可擋,直直的在地面留下一道深不可測的深溝!那劍芒橫掃而過,一瞬間數十位西方神靈被那劍芒粉碎!

與此同時,蒼穹中一道裂縫出現,無數身影從裏面飛出。

四大聖獸與那蒼穹中的一眾身影一起對西方眾神發起了攻擊。

西方諸神之中,一道血色的身影飛入蒼穹,蒼穹之中頓時光芒四射,整個天空都被耀眼的光芒所籠罩。

片刻之後,那血色的主神從蒼穹之中跌落而下,一把紫色長劍插入他的身體,他不敢置信的看著那蒼穹之上的身影漸漸閉上了眼睛。

「轟隆隆~」驚雷滾滾,蒼穹之上,無數劍芒破空而下。

西方諸神,驚恐的看著這漫天的劍芒,這蒼穹之上,是哪位神尊,頃刻間誅殺他們的主神,揮手間漫天劍芒如雨下,如此毀天滅地的力量,讓身為神靈的他們都為之恐懼。

五道身影騰空而起,他們聯手在半空中布下一道屏障,那無數劍芒轟擊而下,那五位主神拼死抵擋。

「轟!」屏障破碎,那漫天劍芒也被阻擋了下來,但那五位主神全部面色慘白,跌落下來。

「天尊好威風!」說罷,又一道身影一瞬間飛入蒼穹。

蒼穹之中,一瞬間爆發出萬般神芒,插在地面的紫色長劍飛出沒入蒼穹之中,天尊和那西方主神同時消失在蒼穹沒了身影。

沒了天尊的威脅,西方眾神再次沖殺過來,四大聖獸和十二金仙以及他們的徒弟誓死保衛他們的領地。

大戰起,東西方的諸神的戰爭令天地變色,十二金仙與他們的弟子擺下大陣,十二金仙雖然有幾人已經成佛,但卻依然是元始天尊的弟子,此陣法一出,將一眾西方神困住,陣中無數身影閃動變幻莫測,四大聖獸,玄武是最堅實的護盾,在他的庇佑之下,其他三聖獸毫無保留的進攻。

一把巨大的三叉戟從西方陣地飛出,直指十二金仙的陣法。

此三叉戟無堅不摧出其不意,頓時將十二金仙振飛,半空中此三叉戟的主人出現,他手持三叉戟再次擊向陣法中心……

海神波塞冬,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實力異常強大,十二金仙此時本就分身無暇,又如何面對如此強大的主神。

「轟~」千鈞一發之際,一把銀色劍芒橫空出現擋住了波塞冬致命的一擊。

此時玄武的上方漂浮著一道身影,那身影雖然有些模糊 但身上卻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帝王之氣,而那身影手中的劍正是之前玄武身上的靈蛇所化。

「東方古國果然充滿著神奇,一頭畜牲也有帝王之相?」波塞冬看著玄武玩味的說道。

「豈敢!」玄武揮劍橫掃,此時他已完全化身為玄武大帝,他以帝王之姿獨自迎戰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

西方諸神陣地上方,一道門出現,門裏面湧現出無數怪獸朝著東方沖來。

而此時東方半空之中同樣出現一道天空之門,門裏托塔天王李靖帶著哪咤、金咤、木咤出現,他們身後十萬天兵天將一同沖殺西方。

紅色與金色的血液交織在一起,東西方諸神各自施展神通,這是震古爍今的一戰,這也是毫無退路的一戰,大戰進行到白熱化,西方眾神在數量上占有壓倒性的優勢,此時的東方神靈顯然處於劣勢。

「從古至今,所有侵略者都必須付出血的教訓!」蒼穹之上,天尊的聲音響徹天際。

整個天空被金色的血液所籠罩,天尊乘坐九龍沈香輦從蒼穹而下。

戰爭在這一刻突然停了下來,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的阿瑞斯依然無法阻擋元始天尊!

天尊只手遮天,真正的大道在他的身前浮現,天尊身前一個寶珠出現,那寶珠裏自有一方天地,那片天地似混沌初開,沒有日月沒有山水,只是一片鴻蒙!

那混沌珠不斷旋轉,最後飛到半空之中,那混沌珠裏面的世界不停變化,演化出無數大道。混沌珠突然劇烈抖動起來,周圍天地變色,所有時空全部錯亂,西方諸神一瞬間身處鴻蒙之中,他們的神力在這一刻全部消失,而他們四周,無數巨大的怪獸橫行,沒有神力的他們,無疑會變成這些怪獸的食物。

天地恢復正常,波塞冬不再與玄武大帝交戰,因為眼前的元始天尊過於可怕,要不是他實力強大恐怕也會被吸入這混沌珠之內,他一瞬間脫離戰場回到西方諸神的大本營。

混沌珠之內,無數西方神靈被那巨大的怪獸吞食,無論他們如何掙脫,都無法脫離這混沌珠。

西方陣地的後方,四個巨人擡著一座巨大的宮殿,宮殿之中坐著三位主神,他們透過虛空目光落在了元始天尊的身上,天尊自然感受了這三道目光,他的目光同樣落在了那宮殿之上。

一只蝴蝶毫無征兆的出現在宮殿之中,那蝴蝶每煽動一次翅膀四周的空氣都會隨之而扭曲。

而那三位主神在扭曲的空間之中看到了一道身影,那身影如山嶽一般屹立不倒……

8

那蝴蝶慢慢飄到宮殿的一個角落,那裏地面布滿了奇怪的符文,符文之上插著一把十字架。

蝴蝶加速抖動翅膀,時光扭曲一個身影從裏面走出,他的手搭向了那把十字架。

「轟~」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爆發而出,整個宮殿瞬間被這股力量轟碎,周圍也被夷為平地。

眾神之王宙斯散去神力,定眼看向那十字架的地方。

一道身影站在那裏,此時他的身體已經搖搖欲墜,他拔起那把十字架抱在懷裏,鮮血染紅了十字架。

那蝴蝶卻是毫發無失真,它依然在安然的抖動著翅膀,下一刻,那蝴蝶揮動翅膀將那身影

籠罩,隨後那身影消失在淡淡光暈之下。

站在宙斯旁的主神身上神芒沖天,但宙斯卻是一伸手擋住了他。

宙斯隨手一揮,周圍一團透明的光圈消散而去,另一位主神仿佛明白了什麽,神情吃驚的看著這蝴蝶。

「借助元始天尊混沌珠的鴻蒙之力創造一片夢境,不惜神格破滅也要帶走這十字架?」宙斯靜靜的看著那蝴蝶。

那蝴蝶突然如玻璃一般,生出道道裂紋,隨後破碎開來,消失不見……

「你得萬神之幸,獨居一境,就算萬神寂滅,天地崩塌,你依然可以在此境安然無恙,但為何卻為了凡事甘願消散於虛無?」宙斯有些不解的說道。

天尊的後面,一只巨大的蝴蝶虛影出現,它煽動翅膀在虛空中帶起光暈,隨後元尊的身影也漸漸變的空虛消失不見。

「萬般皆為道,若論生死,則無為。」虛無縹緲的話語回蕩在虛空之中。

「天尊!」東方眾神全部跪倒在地,對著天尊消失的地方行禮。

「我不知什麽是道!我只知生便是生,死便是一片虛無!」西方眾神後方,一位身穿黑袍手拿褐色權杖的主神飛向東方眾神。

她身白如玉,一頭黃色長發隨風而動,手中權杖一揮,一道褐色光芒瞬間擴散將東方眾神包圍。

玄武大帝以長劍相抵,那長劍幻化萬般光芒但卻仿佛擊在空氣中一般,那褐色神芒如沼澤一般將東方眾神圍住。

玄武大帝周身神芒大盛,擺脫出來,但此時波塞冬再次迎去,兩人交戰在一起消失在遠方。

「我以神後赫拉之名,將你們囚禁於此!」這女神便是鼎鼎大名希臘的神後赫拉!

那赫拉神力無匹,那褐色權杖更是無上神兵,一時間竟令東方主神全部困於此地。

「沖殺!」赫拉揮動權杖,身後西方眾神施展神通攻向被困的東方眾神。

一時間無數神芒如流星一般朝著東方眾神飛去,此時的東方眾神身陷赫拉所創的泥潭之中無法施展一絲神通。

千鈞之際,一道白色身影從天而降,她一身白色長裙,悠然而下,赤足踏在那褐色神芒之上。

她單手擊在那神芒之上,片片光圈四散開來,那光圈所過之處褐色神芒全部消失。

她隨手一揮,那漫天的神芒頃刻間消失不見!

這位東方女神異常神秘,周身泛起白光,並無法看清真實樣貌。

赫拉大怒,黑袍無風自動,那褐色權杖神芒抖動,此時天地變色,整個天空被褐色神芒所籠罩。

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漩渦生成,那漩渦劇烈旋轉,萬物在這個漩渦面前沒有一絲抵抗之力,周圍的山川河流斷裂都被漩渦吸取。漩渦越來越大,力量也越來越強大仿佛可以吞噬天地!

東方眾神身體不停顫抖他們施展神通抵抗,此時大地龜裂天地變色,一塊塊土地被這力量撕碎被吸扯進去,眾神再無法定身,漸漸失去平衡被那漩渦吸扯進去!

一道白光橫空而過,看不到出處,看不到盡頭,天空、大地、萬物,在這白光所過之處全部靜止,女神絲毫不受這漩渦影響,慢慢漂浮在半空中,她突然仰頭望天,雙目射出道道白芒,天空似乎得到回應瞬間兩只巨大的手幻化而出!這天居然憑空生出雙手!那雙手抓向那漩渦,一瞬間地動山搖,萬物皆震!

「我於萬物之上俯視眾生,我於大道盡頭聆聽眾念!」悠長而飄渺的聲音傳遍東方大陸,中國大地的人全部心中一顫跪倒在地。

大地恢復平靜,天空中的白芒如雨點滴落而下滋養萬物,山川大地恢復如初。

那女神落在地面,她再次雙眼望天,那眼神仿佛能透過無盡虛空,她看了看赫拉,看了看身後的西方眾神,最後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見!

隨後天空射出一道巨大的白芒,那白芒將東方眾神籠罩其中。

「你們的使命已經完成,離去吧,這裏不是終點!」飄渺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後東方眾神全部消失不見!

赫拉站在那裏雙目發直,宙斯在眾神之後望向那虛空,那無盡虛空之上,仿佛有著他都看不到的東西!

但此時戰鼓已響,他們不得不前行,正因為那無盡虛空之上有著他都看不到的東西,所以這東方的那神秘源泉,他必須得到!

而且那預言似乎也很準確,東方的遠古神祖,似乎並不能真正參戰!

這兩天有點事 明天開始更新

9

東方眾神退去,宙斯下令繼續前進,這第一役宙斯就損失了一位奧林匹斯之神,如今波塞冬也下落未知,更重要的他最大的底牌被那莊周奪取。

如今東方眾神大多無法出戰的情況下第一戰就打成這樣,他不免有些心虛,但事已至此,沒有回頭路,如果能拿到他夢寐以求的源泉,付出任何代價都是值得的。

西方眾神按照宙斯的指令前進著,此時他們所過之處一片荒蕪,再看不到一個人類,他們已經全部舍棄家園離開了。

遠方漸漸走來兩個身影,兩位大帝並排而行,雖然只有兩人,但那氣勢仿佛可吞日月。

這兩位天神乃是四禦的兩位紫徽大帝與天皇大帝!

兩位大帝身上神芒吞吐異常淩人,西方眾神竟一時不敢上前。

「大道在前,爾等膽敢妄自詆毀?」天皇大帝揮劍,一道數十米高的劍芒橫掃而去,劍芒在逼近西方眾神的一霎那瞬間幻化出無數劍芒沖向西方眾神。

與此同時紫薇大帝單手指天,那天空轟轟作響仿佛裂開一般,無數星辰轟擊而下。

兩位大帝一瞬間出手,這強悍的攻擊令大地顫抖。

一直高高在上的西方眾神,看著這兩位大帝的攻勢,一時間驚恐萬分。

但他們畢竟是神,鎮定心神,各自施展神通化解二位大帝的攻勢。

同時西方陣營的後方,一些強大的主神也施展神通而來。

兩位大帝的第一波攻勢被西方眾神合力化解,兩位大帝手握寶劍沖殺而去!只兩位大帝便敢沖殺西方眾神的陣營!

兩位大帝揮動寶劍大開大合,強大的神芒四射,一時間如入無人之境,無數西方神靈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那劍芒轟飛。如果說元始天尊只是施展神通轟殺西方神靈,還留了一絲神秘,如今的二位大帝卻是近在咫尺,他們乃遠古神祖經歷無數劫難不死不滅,任西方眾神靈合力施展神通也奈何不了。

此時雅典娜、赫斯提亞、德墨忒爾、阿波羅四大奧林匹斯主神已經加入戰場共同阻擋二位大帝,但這二位大帝依舊不可阻擋,他們乃是東方大地的主宰號令萬物!

天空巨雷滾滾而下、萬般星辰轟擊、大地龜裂無數東方惡靈襲殺而來,這天地萬物都可為這二位大帝而戰!

雅典娜等四位主神合西方眾神之力一時間竟也無法阻擋二位大帝,二位大帝戰力無匹,無絲毫保留,此時天地失色,二位大帝的神芒卻愈加強盛。

這就是東方遠古神祖的實力嗎?一時間西方眾神心生感慨!

艾爾忒彌斯、阿佛洛狄忒又有兩名主神參戰,此時二位大帝戰六位奧林匹斯主神!

這八位大神儼然都動了真怒,一眾西方神靈迅速撤離不想被波及,他們周圍的神芒過於恐怖,強如神靈一不小心都會灰飛煙滅!

宙斯在遠處觀察著二位大帝,他的眉毛緊鎖似乎在思考著什麽,與此同時天空中四只黑色烏鴉盤旋也一直觀察著這二位大帝。

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神通都毫無作用,西方神靈雖然退去,但依然施展神通打擊二位大帝,但他們的神通根本進不了大帝身前!

而就在此時六位奧林匹斯主神同時發動最強一擊,紫薇大帝與天皇大帝身體神芒大盛直沖雲霄,二位大帝揮動神劍迎了過去,那兩柄神劍幻化出萬千星辰迎上六位奧林匹斯主神的至強一擊。

「轟~」巨大的爆破聲響起,周圍一瞬間被光芒所籠罩,六位奧林匹斯主神同時被擊飛,而二位大帝站在原地,他們以劍拄著地面,嘴角溢位鮮血。

而那四只烏鴉卻還在原地絲毫不受這巨大的能量影響,此時他們動了,化作四道黑色光芒向二位大帝飛去。

大帝何許人也,自然早就意識到這四只烏鴉,此時他們身上浮現出淡黃色的道袍,那道袍不是實物只是虛影,四道黑色光芒將二位大帝包圍,那光芒又變成霧氣慢慢將二位大帝吞噬。

「哈哈,遠古大帝的神格,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東西!」黑屋中一道詭異的聲音響起。

那黑色霧氣突然快速翻騰了起來,霧氣的裏面偶爾會有金色的光芒溢位,但無論那金色光芒如何掙紮,那黑色霧氣依然牢不可破。

霧氣之上,一道虛影出現,她只有上半身浮現,身體被黑色霧氣包圍,她的頭發便是那霧氣的來源!

她興奮的張開嘴瘋狂的吸收著二位大帝的神格……

不知過了多久,所有神靈都緊張的看著這神秘女子吸收二位大帝的神格,東方真的沒人來支援二位大帝嗎?這可是他們的神祖!

一道金光從那霧氣中橫掃而出,那神秘女子頓時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擊飛,黑霧破碎,紫薇大帝從中飛出,他手持寶劍浮在空中看著那神秘女子,一道劍芒橫劈而下,那女子身體變成了兩半!

紫薇大帝此時道袍加身,那道袍已經由虛影變為實物,那寶劍劍身周身金龍環繞,他的身體一道金光與他連線,金光的另一處天皇大帝正坐在地面,此時天皇大帝頭發雪白,道袍早已不在,寶劍也偏偏破碎散落一地,他坐在地上閉著眼一動不動!

紫薇大帝緩緩落在地面,守護在天皇大帝身邊。

「轟~轟~轟~轟!」

誅仙劍、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四柄遠古神劍從蒼穹而下,筆直插入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四劍落下,天地變色,所有西方神靈全部被這四把神兵包圍。

一時間無上的威壓令西方神靈顫抖。

宙斯迸發出無上神芒飛在空中看著那四柄神劍!

東方眾神隱忍至今,等的就是此刻,原來他們想將西方眾神全部誅殺在此!

更可怕的是……空中三道虛影從天而降!

元始天尊,道德天尊,靈寶天尊,三位神尊從蒼穹而下……

10

誅仙劍、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四柄上古神劍發出耀眼神芒在西方眾神的正上方合成一把神威無比的巨劍,那巨劍懸在眾神頭頂,一股無上的威壓令眾神喘氣都有些艱難!他們甚至不敢擡頭看這柄巨劍!

「速速退去,否則全部灰飛煙滅。」元始天尊橫在半空充滿威嚴的說道。

一時間西方眾神無人敢言語。

大地龜裂,一個巨大的石像從地底沖出,這石像無比巨大,那些山嶽在這石像面前都顯得和玩具一樣!那巨大的石像居然揮動巨大的雙手向三位天尊拍來!

道德天尊揮動手中佛塵,一道八卦道符沖出落在那石像頭頂,那石像一瞬間定在那裏,隨後那符文金光一閃,一道能量波從石像腦後透出。

「轟!」強大的沖擊波從那石像腦中炸裂,那石像的頭一瞬間破碎,如此強大的沖擊波也只是將三位天尊的道袍吹的微微一顫,那石像破碎散落下來化成流星一般沖向三位天尊,道德天尊微微揮動拂塵,一道八卦道符抵在上面,那無數如流星般的巨大碎石便化作塵埃落在地面。

「不!」那石像發出蒼老而不甘的聲音。

「能得一方安寧,已是萬中之幸,爾等卻還不滿足。」道德天尊撫了撫胡須威嚴的說道。

「三位神尊已經跳出這三界之外,為何還幹預此等凡事?」此時宙斯來到三位天尊身前。

「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爾等自詡天命,便可藐視萬物?」靈寶天尊淡淡的說道。

隨後道德天尊隨手一揮,一道透明道紋朝著宙斯飛去,大道至上,化繁為簡,宙斯深知這道紋的可怕,他動用無上的神威以一指接向那道透明神芒。

一陣清風吹過,宙斯退了三步,而道德天尊只是道袍微微浮動,表情悠然自得。宙斯身後的眾神見狀便想沖上來,卻被宙斯制止。

「速速退去!」元始天尊上前一步,帶著吞天之勢大喝道,那上方的巨劍就要斬落下來!

元始天尊的神威西方眾神可是見識過的,一時間神情全部無比緊張。

「天尊教訓的是,我等這就退下。」片刻後宙斯緩過神來恭敬的說道。

浩浩蕩蕩的西方眾神在宙斯的命令下全部向後方撤退,這一刻他們沒有不甘,如若這三位神尊出手,恐怕他們抵擋不住,只是這誅仙陣他們就未必能破的了。

「轟!」就在他們撤退不久,那誅仙陣爆發出強大的能量,那能量無比強大,前所未有的強大,即使已經遠離了誅仙陣的西方眾神此時也被這股能量震懾!

宙斯立在半空,發動神眼看向誅仙陣的方向。

誅仙陣的正中間,一道巨大的身影躺在那裏,他的周身被紅色的皮裹住,身體消瘦,似人而非人,他雖有面部,但卻只有雙十血紅的眼睛和血盆大口。他身體細長,沒有一絲血肉。他的肚子上此時正插著誅仙陣幻化的巨劍。

這奇怪的生物雙手抓住那把巨劍,身體不停顫抖表情無比猙獰,他不停的掙紮著…掙紮著…

片刻後,他居然將那把巨劍從他的身體拔了出來,沒有鮮血,什麽都沒有從那肚子噴出,仿佛這生物體內沒有任何東西一樣。

那怪物拿起巨劍硬生生的將那巨劍粉碎!一飆風吹過,整個世界似乎都平靜了下來,只有那怪獸仰天長嘯,此時天空中的太陽已經不再散發金光,而是變成了血色散發出恐怖的紅芒,整個世界在這一瞬間變的血紅,諸神之戰尚未如此,而這怪獸降臨,卻仿佛世界末日!

那怪獸突然轉過頭,無比猙獰的看著三位天尊,三位天尊渾身道道金芒,他們的周身空氣都被這強大的神力所扭曲,無數大道的道紋在三人身後旋轉,光是那道紋便讓人無法直視,這一刻三位天尊才展現出了無上的神力!

「轟隆隆~」誅仙陣搖搖欲墜,誅仙劍、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四柄神劍瞬間從地面脫離。

地面那四柄神劍相連的道紋破碎,消失不見,這震古爍今的誅仙陣居然在這一瞬間被這怪獸破壞!

「你們居然親手把我放了出來?」那怪獸的聲音無比低沈,但話語中卻流露出一絲震驚。

而宙斯吃驚的看著這一切,他吃驚於這怪物的強大實力,更吃驚於……這個怪物的身影,他在莊周的那個夢境中看到過,雖然很模糊,只是一道背影,但宙斯敢肯定,莊周給他看的就是這個怪物的背影!

「」親手將這怪物放出來?」宙斯喃喃自語,這怪獸徒手破誅仙陣,這強大的氣場前所未見?這東方的三位天尊到底在做什麽?

(嘻嘻嘻,本故事純屬胡編亂造,沒有雷同,沒有巧合,都是閑扯,莫要當真!)

11

「師傅,三位天尊為何要如此做?」

「我不知,但天尊自有考量。」

「如若失敗豈不世界末日?」

「神尊們的境界不是我等可以揣摩的,如果他們都無法改變世界的軌跡,那又有誰能辦到呢?」

「哎!」

「你就在此安心按女媧大神的指示修行,切記,無論發生任何事你都不可主動走出這大道之末。」

…… ……

東方的中心所在,真君正站在一座山頭上,他的身旁李靖、哪咤、金咤、木咤、雷震子正坐在地上閉目養神。哮天犬此時突然望著一個方向不安的狂吠了起來。

真君手中三尖槍神芒抖動,李靖和哪咤也都站起來望著那個方向。

空中一道裂痕出現,從中飛出五道身影。

其中一道身影此前和真君交過手,乃是墮落天使路西法,而他身後的則是著名的四位大天使長,他們周身籠罩天國之芒,無比神秘。

「你們東方之神,居然給自己定下規則,真是愚蠢。」路西法身後血色的羽翼揮動,神情極為狂傲。

「萬物皆需規則,神也一樣,若無規則束縛,則大道還有何意?」真君手握三尖槍無絲毫懼意。

「那便戰吧,看看誰能笑到最後!」米迦勒此時站到前面,舉劍揮向蒼穹,蒼穹一道巨大的鏡子出現,那鏡子中天國之光透出無數天使從中飛出。

「今天我便要破掉你們的規則!」米迦勒長劍耀眼,仿佛一尊戰神。

天王同樣開啟一道天門,天兵天將從中而出!

身後不遠處,八戒悟靜站在那裏,唐三藏同樣閃現佛光守在這裏!他們並未參戰,他們是最後一道防線!

這裏是他們最後的防線,身後是無數的人類!

這一戰才是東方最重要的一戰,他們無法後退,必須全力應戰。

西方的天使與東方的神靈站在了一起,真君抖擻身軀與路西法戰在一起,李靖哪咤等人共同迎戰四位大天使。

十二金仙與其他神仙共同迎戰漫天的天使,不讓他們前進一絲一毫。

這一戰西方天使顯然準備充足,十年前路西法已經在謀劃這一戰,可惜當時被真君阻攔,未能有更大的進展,但今日他們將不惜一切代價拿下中國最重要的腹地,這裏有他們想要的一切。

東方神靈自當死戰到底,一時間昏地暗,無數神芒交織在一起,鮮血灑滿大地,這一戰雙方毫無保留!

路西法實力之強,真君只有招架之力,但無論路西法發動如何攻勢,真君都未後退半步,寧可死拼,也不退縮!

此時的真君雖處下風,但卻是越戰越勇,他三眼如炬,金光越來越盛,路西法雖有優勢但卻無法一時壓制,相反真君卻如戰神一般主動出擊,不考慮後果,他身旁的哮天犬同樣如此,即使身體已經被路西法重創,但卻依然一往無前一直發動強力的進攻幹擾路西法。

「戰!」真君大喝,真個如戰神降世!

十八尊羅漢威壓而來,道佛兩修的真君實力早已今非昔比,真君化身羅漢之中,帶起無匹的神芒可與天地爭輝!

路西法同樣不甘示弱,身化十八道神芒迎擊那十八尊羅漢。真君身影變幻莫測與羅漢金身融合道佛加身,不死不滅!

路西法十八道神芒一往無前,那巨大的血翅遮天蔽日無比恐怖。

另一邊四大天使長實力也無比強悍,他們仿佛身在天國,那道鏡子中投射出的天國之芒無比強盛,眾天使在天國之芒的籠罩中無可匹敵!這中國的領土此時卻仿佛身在西方的天國!天使長的神通如此強大。

「東方神靈的實力僅僅如此嗎?」米迦勒脫離戰圈飛入空中,同時他的聖劍血紅占滿了無數東方神靈的鮮血,他六支羽翼齊動,用聖劍擊向天國之境!

那天國之境一瞬間爆發出無比強盛的神芒,天國之境中浮現一尊巨大的身影,那身影並非實體,但帶來的威壓卻是無可比擬。那巨大的身影揮動手中的十字架,那十字架瞬間變大橫在空中不斷旋轉。

很快,那十字架便將太陽的光芒遮住,眾神之上,除了這巨大的閃著神芒的十字架再無其他。

十字架不停抖動,一股股巨大的神芒擊在大地上,天使被這神芒擊中仿佛浴火重生,而東方神靈被擊中則身受重傷!

此時四位大天使長全部化身虛空,融入那十字架中,空中那巨大的身影終究再未行動,只是浮在空中。

唐三藏守護之地同樣為了避免,一道道神芒揮落而下,唐三藏將九龍禪杖插入地面,自己化成一道光芒融入那禪杖之中,一時間一道光幕在空中拉開,守護此地!那九龍禪杖不停旋轉不斷將神力註入這光幕之中!

八戒和沙僧此時飛入空中奮力抵抗落下的神芒,那光幕是唐三藏的神格所化,每受一次打擊,便等於他的神格受創一次,八戒沙僧自然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不惜用身體抗衡這漫天神芒,以保護他們的師傅少受創傷!

此時的東方,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浩劫,無數神靈為守護眾生而神格永遠破碎!

真君身染鮮血十八道羅漢金身偏偏破碎,哮天犬艱難站立卻依然守護在真君身前!

那十字架仿佛有無窮的神力,那神芒依然如雨而下轟擊東方眾神,天王等人奮力抵抗卻也漸漸不支!

真君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摸了摸哮天犬,然後看向半空中沐浴神光的路西法。

「退下吧。」真君對著哮天犬淡淡的說道。

哮天犬不依,依然堅定的守護在真君身旁。

「你是個好對手,如果不是今日,真想與你公平一戰!」路西法看著真君心生敬佩。

「結束吧!」十字架中,米迦勒的聲音響起,那空中的十字架劇烈抖動,道道巨大的神芒批落而下!

十二金仙全部騰空而起拉開大陣與那十字架抗衡。

「轟隆隆~」仿佛巨雷滾滾,十二金仙血撒橫空。

「東方之神雕零大半,不要再做無力的掙紮,我等無意殺伐,你們退下吧!」十字架中傳來了加百列的聲音。

十字架再次落下道道神芒,東方大地此時再無神靈可擋!

「啊!我若在,爾等休想!」真君不甘,揮動三尖槍,他的身體瞬間變大,那三尖槍吞吐神芒迎擊而上,即使他已遍體鱗傷,依然無畏無懼!

天王、哪咤、雷震子一眾神靈拖著殘破的身軀隨真君而上!

九龍禪杖之上,唐三藏化身浮在光幕之上,他盤坐而下安然誦經……八戒與沙僧擋在唐三藏的上方面對漫天的神芒,坦然無懼!

而此時,天空突然變成了血色,太陽也散發出血紅的光芒,整個大地都被血色籠罩,真正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但就算如此,那神芒依舊落下,無可阻擋……

「爾等無意殺伐?」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那話語充滿了嘲諷,在空中回蕩…

與此同時蒼穹之上,一根巨大的長棍橫空而下重重的擊在了那十字架之上!那無比強橫的十字架頓時劇烈搖晃破碎開來,四位天使長身體飛出口吐鮮血!

又一棍擊來,那半空中的巨大虛影用手迎擊,那長棍幻化神芒無堅不摧,只一棍,那巨大的神秘虛影便被擊碎,連同那天國之境化成片片碎片灑落而下!

眾天使驚恐的看著這一切!

東方,還有誰有如此強大的神力?他們全部定眼望去,只見一道身影緩緩落下!

「爾等無意殺伐?」又是同樣的話語在半空中回蕩……這一次那話語中有諷刺,更多的是憤怒

這六個字伴隨著遍地東方神靈的屍體如尖刀一般刺入所有天使的心裏!

(更新了 更新了 大聖歸來 誰人可敵?)

12

東方大地,女媧自蒼穹而下,她腳踏祥雲帶起片片大道神芒將那巨大的怪物籠罩,這是女媧的天地法則,在女媧的天地法則之內,任何人的生死由女媧裁決。

「女媧?」那怪物望天有些吃驚,但此時女媧的天地法則已經將其籠罩。

「今天我便破了你的法則!」片刻後那怪物回過神來,他的身軀突然幻化出無數雙手臂,他的每雙手臂都有血色的能量湧動,異常強大!他的手臂撐住女媧的法則,想要破開而出。

女媧雙手透出神芒撐住天地法則,那天地法則大道茫茫無比深奧!

裏面的怪物表情無比猙獰,他那無數雙血紅的手重重的轟擊女媧的天地法則……

「給我破!」那怪物仰天長嘯!全身散發出恐怖的紅芒。一瞬間女媧的天地法則劇烈顫抖。

「轟~」天地法則居然被這怪物硬生生破開,女媧帶起片片殘影橫飛而去……

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女媧的天地法則定世間萬物,女媧的天地法則一出,萬物都得聽其號令,無論任何神明都無法逃脫,但這一次,這個怪物異常恐怖,生生的將女媧的法則破開!

「你憑著僅存的神力便想將我困住?」那怪物看著女媧的方向說道。

隨後那怪物看向三位天尊,強大的能量爆發而出。

「嗯?」那怪物露出一絲疑惑。

「鴻鈞在哪裏?」那怪物問道。

三位天尊不語,只是同時展開漫天的大道之力鎮壓而去。

「憑你們?」那怪物無比囂張,竟然藐視三位天尊!

那血紅色的身軀抵擋三位天尊的大道之力,他那無數手臂似乎無堅不摧居然可以硬撼三位天尊。

三位天尊此時身後大道之力漸漸聚合在一起,他們身後一道巨大的身影浮現,那身影揮手而來帶起無上大道之力。這身影無比強橫,擡手間仿佛可以將天地撕裂。

那虛影一出,竟慢慢將那怪物壓制,那怪物無比憤怒,被那巨大的手掌擊中身子翻飛而去。

「今日,你們全部要神格破碎,灰飛煙滅!」那怪物的聲音如驚雷在空中回蕩。

同時他的無數雙手掌之中出現恐怖的頭顱,那頭顱無比陰森,只有一張巨大的嘴再無其他!

那怪物將所有手臂伸展開來,那一顆顆巨大的頭顱張開了血盆大口!

三位天尊同時施展大道之力一瞬間便將那怪物吞沒。

怪物的身軀被大道之力所籠罩,三位天尊的大道之力瘋狂撕裂爆發出的力量可以將任何一位主神粉碎無數次!

但是,當大道之力光芒褪去,那怪物依然立在空中,同時那無數頭顱閃現血色光芒從那血色巨口噴射而出!

那能量所過之處天地崩塌,再無一物!

女媧與三位天尊分立四個方向以手抵住那恐怖的能量!不讓其擴散!而三位天尊分開,那壓制怪物的巨大身影也消失不見……

西方眾神此時也在關註這場遠古神祖之戰,這場戰爭已經完全超出他們的預料。

而宙斯更是隱隱不安,他似乎意識到自己是被眼前這幾位東方神祖一步步引到這裏的,他似乎也明白了東方諸神為何且戰且退……

四位東方無上的大神,共同擋住了這毀天滅的一擊。

但是那怪物的下一次攻擊同時開始,這怪物仿佛有無窮無盡的能量……

「哈哈,這世間是你們唯一的弱點!你們如此,鴻鈞也是如此!你們自以為設了一個局,但是誰在局中,誰又在局外?」那怪物說完,再次準備發動毀天滅的一擊。

「這人世間,是我們的弱點,也是我們最終的大道!」女媧此時全身被白色光芒所籠罩,她漂浮在半空中,腳下大道之芒如風不斷旋轉。

女媧擡頭望天,天空從中裂開,蒼穹之上大道之芒滾滾!

「蕓蕓眾生,大道之末!」女媧的話語充滿無盡威嚴。一道白芒自蒼穹而來將女媧籠罩,此時的女媧白裙飄飄,她雙目射出白色光芒,周身天地法則環繞,她腳踏虛空揮手間天地顛倒!此時的女媧才是真正遠古神祖模樣,無人敢於直視!

蒼穹似乎得到了回應,五道光芒在蒼穹之上閃耀。

「土…風…雷…水…火…」女媧每說一字,便有一道大道之芒從天而降!

大道之芒籠罩之下,五顆靈珠出現,五個巨大的身軀從那五顆靈珠之內浮現而出!

那五道身影出現的一瞬間大地顫動,狂風呼嘯,暴雨傾盆,漫天火海巨雷滾滾而下,整個天空仿佛一下變成了煉獄。

此刻那怪物毀天滅地的攻擊也隨之而來,那五道身軀此時也動了起來,他們各站一個方位抵擋這怪物毀天滅地的一擊!

與此同時那怪物正上方又有兩顆靈珠從天而降,那兩顆靈珠幻化出一黑一白兩道巨大的身軀向那怪物鎮壓而來。

這一刻,天空呈現出一個巨大的道紋,那道紋及其復雜,在天空不斷變化,而那七道巨大的身影,與天空的巨大道紋相連,一瞬間爆發出無比強大的能量。這一瞬間真的是毀天滅地,那強大的沖擊波直沖蒼穹!

這七顆靈珠,是女媧的人間最強之力,此時被女媧催動而出!那七顆靈珠之內,是創世之初,女媧借用人間之力封印的七大上古魔神,他們每個都蘊含毀天滅地的力量!

「轟隆隆~」待萬物歸於平靜,那怪物被七個巨大的身軀撕碎破於這天地之間……

這一幕無比震撼,七個巨大的身影屹立虛空遮天蔽日,天空中此時仿佛下起了血雨,不知那是真正的雨還是那怪物的血肉……

「哈哈!痛快!」女媧身後,一只巨大的血色手掌出現,那手掌破開女媧的天地法則,竟將女媧握於掌中!

那手掌一閉一張,一道白芒自那手掌消散,除此之外那巨大的掌中便什麽也沒有了……

與此同時那七道巨大的身影消失不見,那七顆靈珠失去神力落入地面。